阅读历史 |

第七卷 第八章 长长的吻(1 / 2)

加入书签

「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够好呢?」罪人大吼大叫的同时,其实也认了自己所犯的错。

正因为从某处对对方的缺点有所理解,所以才会提出那样的问题。

就连问题的存在本身也浑然不知,当然不可能发现。

杰萨斯卡・涅嘉里・里希堤度「黄金定律的反证」皇历四二七年

早晨的太阳从地平线的另一端缓缓升起。布昂停在生锈的街道标志前,阳光公平地洒在布昂以及我们的身上。

在离开贝尔嘉村的路上,我们各自维持着自己的姿势,一片静寂没有人说话。

路旁是盖到一半就废弃的水泥墙,在这一片荒野之中不知这片墙是在守护些什么,真是毫无意义的物体啊。比这片墙还更没有存在意义的我,在墙边坐了下来。

眼睛和肩膀都感受到巨大的疲惫,累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跟优拉比卡的对决。与库耶罗再次相遇。梅尔萨鲁的固执。凯莉拉艾以及希耶丝母子先后丧命。我们一行人的心都被伤得好累好累。

「……为什么大家不能够好好地相处呢?」

阿娜琵雅怀里抱着黑猫埃尔温,嘴里喃喃碎念着,她提出的问题震耳欲聋地在马路上回荡。我无法回答。

「在梅多雷亚,每个人的感情都很好。有安蒂、艾莉西亚、姿拜、多蕾姆,我们五个姐妹虽然有时候会吵架,但都会马上和好。」

阿娜琵雅开始说起自己的过去。她的记忆已经一点一滴地恢复了。

「我的养父和养母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我们还曾经一起去玩水。在我被艾莉西亚欺负的时候,我都会说绝不要再被欺负了,但我的养父就会说:不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因为人跟人来往是不可能永远都维持良好关系的。我的养母则说:不管阿娜琵雅想做什么,我都会永远爱你的。」

阿娜琵雅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应该是因为想到了重要的回忆吧。

对人们来说像宝石一样重要的回忆。

不过,幸福的时代,不是今天也不是昨天,往往都是在遥远的过去不是吗?

我和库耶罗闪耀的那些日子也是如此。美好的,总是在遥远的往昔。

「一年半前发生了那个事件。因为悲惨而无理的死亡而闻名的事件。」

我的嘴慢慢吐露出过往的故事。光是要阐述陈年往事,我的胸口就像被尖锐的荆棘刺着一般。

「我们彼此都很了解对方,但却仍旧无法达成和解。为此,库耶罗一直想要把我杀掉,而我也打算将库耶罗杀掉。」

在彼此的剑刺伤对方的瞬间,我在库耶罗的眼睛里看到了混杂着爱与恨的复杂情感,那双眼睛里映射出我丑陋的模样,至今我仍记得很清楚。

要不是吉吉那前来阻止,说不定当时我就已经魂归九天了。

不过说真的,说不定就这样死去反而还比较好。

如果那时候我的死可以让库耶罗的心情变得开朗一点的话,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尽管如今只剩憎恨与痛苦,我还是会这么想。

「人们总是无法接受自己的错误,而且也无法允许别人犯错。」

尼尔金在我背后感叹地说。我将视线转向他,看到他的下颚带着伤。在道路标示牌下方屈着身体的阿娜琵雅,抬头看着我们。

「为什么?」阿娜琵雅的双眼里流露出儿童天真的好奇。「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然而,到底要如何处置这段感情,根本没有人知道。」

好像瞬间老了一千岁似的,尼尔金叹了一大口气。

「真是个不错的想法。」我对着一切了然于胸的尼尔金说道。

「不不不,我也只是个出一张嘴的人罢了。」

「你是把我当笨蛋耍吗?」

我用鼻子冷哼了一声。

精神分析根本一点意义也没有。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每个人都非常渴望能够得到答案。

科学与咒式持续进步,然而人们却还是找不到弥平憎恨的方法,也尚未发现自己能够允许的方法。

我现在倒是想问问看这个一直以来都被我忽视的男人,心中有什么想法。

「尼尔金,为什么你会那么恨龙呢?」

「说起来,我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龙,其实我觉得龙也好、人也好,说不定本质都是一样的,会有这种说法大概只是风声传言吧。」

尼尔金打了个哈欠,并藉此为刚刚的话题画下句点。

手机铃声响起,是威涅尔将咒弹补给地的候补情报传送过来了,紧接着传过来的是相关的地图。

我把所有人集合起来,然后在马路上将立体地图打开。

四个人和一只猫全都盯着老修女曾说过的地名—梅多雷亚,该地所在的位置刚好有街灯的光照射着。

「你和你的爸爸跟妈妈一起住在这边吧……」

阿娜琵雅紧紧抱着埃尔温,眼睛盯著名为梅多雷亚的地方看。

「从地图来看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根据威涅尔的情报,梅多雷亚好像指的就是这个被群山环绕的盆地,在那附近完全没有住人,而且梅多雷亚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所使用的名字了,因此现在就连国土院也不晓得这个地名。」

我专心看着地图,不过可以感觉到吉吉那正盯着我的侧脸看。

阿娜琵雅之前被带去的地方,是连地图上都不存在的城市。她的朋友以及养父母也都住在那里。一种讨厌的感觉挥之不去。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件事情都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为了隐瞒某些事情才做出来的。

我看着阿娜琵雅,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似乎很能理解我们对实际状况的猜测。

「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去一趟,已经有很多人为了我而死了,我想去挖掘出事情的真相以及我的过去。」

在日正当中的时刻,阿娜琵雅将内心的决定告诉我们。

「我绝不会说我自己去就好了这种话,因为我知道我只是个小孩子,如果没有嘉优斯和吉吉那的帮忙,根本什么都做不来。」

少女稍微停顿一下,接着下定决心似的说道:

「所以我就直接说了,拜托你们,请帮助我。」

我想都没想就说出了答案。

「我和吉吉那都会陪你到最后的,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旅程了。」

听到我说的话,吉吉那苦笑着表示同意,阿娜琵雅的表情变得像日出的天空一般开朗。

当然,把阿娜琵雅直接丢下、自己逃走是简单多了。

但是,如果一直因为害怕就逃走的话,那我根本一点都不会进步。照这样的速度,根本甩不掉库耶罗和亚蕾希艾儿对我的诅咒。对吉吉那来说,他也必须要解决和优拉比卡之间的恩怨情仇。

「那个,你们好像没有把我算进去耶。」

在我们都做出决定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执拗的声音。

「好啊没关系啊,你们就这样随意把我带来带去,完全都不用管我的想法啊。」

尼尔金用脚尖踢着小石头,阿娜琵雅嘴角微微扬起。

「要走哪一条路呢?」

吉吉那切断会演变成导火线的话题,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回到地图上,寻找着可以通往梅多雷亚的道路。详细的道路信息由尼尔金用手指比了出来。

「看来要去梅多雷亚的路有点难走啊。从主要干道一路挺进可以吗?因为我们后头还有追兵,所以看来也只能露宿在野外了。」

「不,梅多雷亚太远了,沿路上一定会有人设好埋伏等着我们,所以应该要用迂回的方式前进。再者我们也需要补充高位阶的咒弹和咒式道具。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我想今天我们可以一口气赶多一点路,如果明天早上就能抵达索柏斯村的话,我想敌人应该是找不到我们的。」

吉吉那说完内心的想法之后,阿娜琵雅脸上就露出了疲倦的表情。吉吉那和尼尔金也是一样,全都好像感受到沉重的疲劳感似的,不约而同叹了一口气。

不过,我的注意力只专注在一个点上。

「我们轮流休息的话,应该今天晚上就可以留宿在罗南迪了。」

我用手指比着离干道有一些距离的驿站,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们不可能限制敌人不要再进行攻击,所以多多少少都一定要补充咒弹。因此我们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下午赶到索柏斯村去做补给,这样会比较好。」

尼尔金似乎无法接受我的提案,眼睛里流露出不同意的眼神,不过我完全忽视他的主张,径自往布昂走去。

吉吉那看起来似乎也有点无法接受我的说法,不过从他

的侧脸看来,似乎没有想到什么反对的理由。

我心里很清楚选择前往罗南迪的理由。虽然我知道阿娜琵雅一定急着想要挖掘真相,不过我也很疲倦,心中更是充满不安。

布昂疾驰前进,早晨的阳光照射得一片通红的边境景色飞快地往后退。

经过一整天的赶路,在抵达罗南迪的时候已经变换成了月亮高挂夜空的场景。

罗南迪是商业重镇,城市里头街道四通八达,街灯和霓虹灯都开着,整个城看起来明晃晃的。我将车开到市区中心的大楼旁阴影处停好。

我们各自分配了情报搜集以及补充咒弹的工作,并约好再次集合的时间。阿娜琵雅天真的眼神望向身旁的少年。

「我又得跟尼尔金先生一起行动吗?」

「你有什么不满的吗?你口中的尼尔金正打算在和淑女来往的方面建立起一点点自信,你想要把它毁掉吗?」

看得出来尼尔金有些愤慨。少女转而望向我,执拗的话语仍在她的嘴里打转。

「没什么。对了,嘉优斯依旧是自己一个人行动吗?」

「马上,喔不,稍微花一点时间办完事情就会回来了。」

「那么我和吉吉那先生是要去购物对吗?」

阿娜琵雅带着尼尔金,一起往前走去。吉吉那一瞬间陷入迷惘,接着便走在尼尔金和阿娜琵雅的身后跟着去了。

我自己一个人往里头的马路走去。

我拜托威涅尔帮忙调查吉薇妮雅的行程,得知她在参加完欧索多祭典之后,会直接到罗南迪来出差。就像她之前所说过的,为了要向边境的「异貌者」采买药品的原料,她有时候得要到这边来见业者、看样品。吉薇所住的饭店位置一下子就查到了。

最近我和吉薇总是没有办法聚在一起,因此我想要突然出现给她一个惊喜。在旅程中演出大重逢的戏码,将我们的关系一口气修复。

一想到吉薇惊讶欣喜的脸庞,我就忍不住从鼻子发出嗤笑声。不久,我的脚步停了下来。

在饭店前的走道上,我看到吉薇的身影。尖尖的耳朵、白金色的头发。她似乎正专心地在看着某个东西,那姿态实在太可爱了。我在巷弄里打算要出声叫她,但下一秒我见到的画面却让我整个僵硬了。

在吉薇的身旁,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那个男子有着一头栗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珠。身型看起来很高大,侧脸看起来似乎是个诚实的男人。

男子的脸靠近吉薇,而吉薇则羞怯地迎了上去,两人的唇相互重迭。

时间彷佛在那一刻冻结了,我只能呆呆望着两人的身影。

两人的唇分开了,女人凝望着男人。

吉薇的目光一移开,男人便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他从驾驶座伸手出来向吉薇挥手,接着便开着车走掉了。

目送车子离开的吉薇,直到车子的影子小到看不见了,才回身走进饭店的玄关。

我多么希望就像传统的剧本一样其实那男人是吉薇的哥哥或是表兄弟但一想到吉薇根本就没有兄弟一阵寒意直窜指尖恶心欲吐的感觉也随之袭来那个男人有亚尔利安人特有的尖耳朵这让我心脏痛了起来不管在这世界的哪个角落具血缘关系的两人都没有互相亲吻的习惯啊!想着想着我踏出了一步。

接着,再踏出一步。我的身体受到情绪的驱动,不自觉地开始在人行步道上开始跑起来。

在饭店的大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我侧身滑了进去。服务柜台的男服务生对我说了一些话,但我完全听不进去。我的视线盯着电梯看,看来全部都正在向下移动中。

我前往走廊的另一端,走下楼梯。脑中不断浮现最坏的状况,拚命地往角落追过去。前途不明的感情在我的心中逐渐扩散开来。

我扶着墙壁转了半圈,寒冷的地下停车场空间很宽敞,里头停着的车辆整齐排列。

在靠里面的地方,我看到吉薇拿着车钥匙正在打开车门。

「吉薇!」

我的声音让打开车门的吉薇肩膀抖动了一下。

接着,她把脸转向我。绿色的眼珠,凝视着慢慢走近的我。我的心跳急速上升,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刚刚全速狂奔的关系。

「嘉优……斯?你,怎么……会在这里?」

握着车门把手的吉薇对着我笑了笑,然而她脸上的肌肉全都变得僵硬,笑容看起来非常不自然。

我默默地靠近吉薇,笑着将车门关上。怒气已经让我的理智断线了。

「刚刚在上面跟你碰面的那个男人是谁?」

虽然话是我说的,但听起来完全像我的声音。那是既灰暗,又令人讨厌的声音。我和吉薇视线相交、距离拉近。我压着车门的手加重了力道。

「我在问你刚刚的那个男人是谁?」

像雷击一般的怒吼声在地下停车场回荡着,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吉薇则是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慢慢地,她睁开了双眼,翡翠绿的眼珠静静地流露出嘲笑的意味。

「为了处理公司之间的共同业务,所以我来和前男友碰面,这跟你没有关系吧。」

冷冷的话语从吉薇的双唇流泻而出。冰冻的话语冷冰冰地掉落在水泥地面上,就这样四处散逸。

「所以是你的前男友,库拉那斯,是这家伙对吧?」

「那又怎么样?」

这种蕴含毒气的声音,我不曾从吉薇的嘴里听到过。无边的想象把我的理智彻底击溃,我完全无法思考,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来,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你和他……」

干巴巴的舌头自顾自地动了起来,我压根就不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也脱口而出了。

「你和他……睡了吗?」

吉薇一瞬间陷入迷惘。感觉上是下意识地喃喃自语起来。

「……如果是的话,那又怎么样?」

地下停车场被日光灯照得明晃晃的,而吉薇平板的声音就在水泥墙和地板之间回荡后消失无踪。

我的脑海里,恶梦般的情境不断浮现。吉薇纤细的裸体,被其他男人压住的样子。我想象着在男人的爱抚以及腰部规律的动作下,吉薇发出甜甜娇喘的画面,光是如此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彷佛被黑色的火焰给烧焦了。简直就是最可怕的恶梦在现实生活中成真了!

吉薇用绿色的眼珠回望着我,我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对她的眼睛颜色感到如此厌恶、如此愤怒。

「我只是做你曾经做过的事情而已……」吉薇说话的语气也开始亢奋起来。「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你有什么好抱怨的呢?嘉优斯・利瓦伊那・索雷尔先生。」

「这……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今年初才发生的事情就已经算是过去的事了?」

我很想要回点什么话,然而却没有办法好好控制舌头。呼,就连膝盖也开始震动起来。难道这就是分手的预感吗?我受得了这样的冲击吗?我就要面对恋爱的结束了吗?

「我知道了,你先等一下。现在的气氛太诡异了。」我无法理解的思绪在脑海回荡,就好像最近的阴霾一样挥之不去。「曾经有各式各样的事件,我和吉薇都一起撑过去了,就像雷梅迪乌斯事件和欧鲁洛多事件一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不断重复发生的理由。」

我开始重新切割,我的舌头努力全速冲刺,助主人一臂之力。

「我真心诚意地跟你道歉,以前是我不对。但是,这个问题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解决了,吉薇你也先冷静下来,你这样的说法,不就显示出你的个性吗?有点奇怪吧?」

「这……」吉薇不知道为了什么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接着她便坚定地说:「不,完全不一样,根本就不一样。」

吉薇的话语戛然而止,并且就这样保持沉默,只是无声地看着我。不行,再这样下去责任就会转移到我身上了。要赶快修正话题的轨道。

「真的很抱歉,要我跟你道歉几次都没关系。」

「我不想要了。」吉薇的脸移开,我看着她的侧脸,发现到她的脸上浮现了沉重苦闷的疲倦。「我不想要了。跟你这样为所欲为、像孩子一样幼稚的人交往,对我来说得到的只有痛苦而已,根本看不到未来。」

「我现在,不,我一直都有在思考,将现在的咒式事务所扩大经营,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总有一天,我会换一个安全一点的工作,和你……」

「那是什么时候?几年后吗?你可以保证吗?」

「这……」我的舌头停了下来。在脑部不断搜寻着接续的话语,前语言中枢和后语言中枢火力全开,但却什么也找不到。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你长得很帅,你的手很灵巧,你对我很温柔,你煮的菜也很好吃,但是这些理由已经没有办法成为让爱续航的动力了。」

吉薇彻底地将女人的现实面呈现出来,而我却将男人不负责任的洞越挖越深了。

虽然看到了恶梦一般的场景,但我心中还是无条件地想要继续这段恋爱。我真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啊,居然下意识在想着这样的事情。

吉薇湿润的眼眶转向正面看着我。

「就算是我,也有拥有幸福的权利。跟出轨过的没用男人在一起,总是把我的事情搁在一边,这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你总是用暗示的方法让我知道你灰暗的过去,但重点却又保密不说,你觉得这样很帅气吗?你就和那个臭屠龙族一起继续当你们吊儿郎当的咒式士吧,就这样死一死那更好,再见了。」

吉薇在车上作势要开走,我用右手反射性地抓住她的左手,接着我的左手也伸了过去,紧抓住吉薇的右手手腕。

我们两人像是为了解读对方的心似的,彼此互相凝视着。

「嘉优斯,分手吧。刚刚我不晓得你为什么说得这么过分,但我一点都不坚强。」

吉薇的脸上浮现出悲痛的表情。

「我真的很爱你,但是光只有爱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的。我不喜欢谎言,也不喜欢没有未来的感觉。所以拜托你,跟我分手吧……」

结束了,吉薇瞳孔里的愤怒再次复活了。

图片05

「……很痛!请你放手好吗?」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