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八卷 特典 米菈、小朋友与盗猎组织(1 / 2)

加入书签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会灰的鸟弹

扫图:会灰的鸟弹

录入:kid

与奇美拉克劳森决战几天前的某一天,米菈离开圣波利的市中心,来到沿海不少民宅并排而立的阶梯状城区。

这是以确认没有遗漏任何线索,或是有无其他有益情报为名义的观光。

海阶层层堆叠而成,视野开阔、和已开发的市中心比起来,给人颇为沉稳的印象。时间的流逝似乎也慢了下来,单就环境来看,这是个舒适宜人的好地方。

更别说,随处都能听到小朋友粘冲饱满的嘻闹声,可见这个城市多么适合居住,甚至令人难以想像是由那个奇美拉克劳森所建。

除了民宅之外,还看得见几间小店。不过,和积极做生意的店家比起来,大部分都是出于兴趣开店营业的店家,带给人一股悠闲的气氛。有的店老板会跟客人一起喝茶聊天,有的开著店睡起午觉,还有的老板把店交给熟客自己出去采买,丝毫没有汲汲营营的感觉。

顶层的城市虽然充满贪腐官员,以及地下拍卖会等的犯罪气息,下层却完全相反。米菈想著想著忍不住笑了。

只不过,在这个阶梯状的区域里,除了葛雷格尔的工坊之外,还藏有不少贩售冒险者用具的名店。亚伦说,由于那些店都会挑客人,所以在这里来往的大多都是善良的冒险者。

结果,就间接强化了附近的治安。不经意地环视四周,看似正义使者的冒险者与骑士随即映入眼帘。他们一跟米菈对上眼就温柔地微笑,如外表所见,似乎都是些正直的人。

阶梯状区域就是这种地方,又由于人流比上层的城市还少,因此外人以及可疑人士格外显眼。

和平闲静的城市最适合优闲地放松。米菈悠闲地享受观光,甚至差点忘了调查这个名目,在午餐时候造访一间小餐厅。

那间店位在小巷的深处,是唯有熟客才会知道的私房小店。店内空间虽小,却井然有序,摆满了各式各样趣味横生的小物。

(就是这种店才必定好吃吶。)

米菈从店内的气氛如此判断,立刻在吧台的座位坐下,问老板有何招牌菜色。

由于大海近在眼前,老板推荐海鲜,听说是一早从港边市场买来的新鲜渔获。

现捕现捞的新鲜海鲜。米菈心想真是太棒了,点了豪华海鲜盖饭。

大约五分钟后,盛满生鱼片、炙烧与烤到香味四溢鲜鱼的碗公端到米菈面前。

「喔喔,令人食指大动吶!」

豪华二字名符其实,价格虽然不便宜,但上头的海鲜分量实在,不对,甚至多到物超所值。米菈在海鲜盖饭上淋上老板特制的酱汁享用。

味道可说是绝品。

就这样,米菈大啖海鲜盖饭心满意足,心情愉悦地离开了小店。他心想机会难得,迈开步伐前往和海鲜盖饭有关的港边市场。这时他已经完全把调查的名目拋到脑后了。

想前往港口,必须先从现在所在的小巷,回到有阶梯的大道。在小巷里正想朝外面走,忽然在对面民宅旁边看到一个小孩。

在民宅比肩而立的空间内,想让小孩尽情玩耍似乎稍嫌狭小,不过不论是哪都能成为小朋友的游乐场。

(喔~喔~真有精神吶。)

小孩子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然后溜进民宅之间的狭小缝隙中,看起来像是在玩捉迷藏。米菈想到自己小的时候也喜欢钻狭小的地方。

就在米菈回想孩提时光的同时,又有另一个小孩跑了过来。看到或许是扮鬼的小朋友,米菈找回赤子之心,旁观他的动向,看他能不能找到对方。

接著不知为何,那个小孩也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钻进同一个缝隙里。

(看来不是扮鬼的吶。那么,现在还没开始找人吗?)

但是躲在同一个地方好像不太正常。米菈这么想时,又来了另一个小孩子。然后他居然跟前两个小孩一样,环顾四周之后钻进缝隙里。

(这是怎么回事?)

三个人躲在同一个地方真的是偶然吗?在那之前,格外警戒四周的模样也很令人在意。

就在米菈抱著这个疑问的同时,脑中浮现某种预感。在犯罪的世界中,有些不法之徒会利用不容易被怀疑的小孩,给他们一点零用钱,让他们从事运货或是收集情报的工作。

莫非,刚才的小孩子是受到坏人指使,帮他们做坏事。如果叮咛小孩要小心别被跟纵,就能解释刚才那种拙劣的警戒行动了。

小孩子们可能有危险。

「事不宜迟吶!」

这时米菈终于想起调查的名目,判断应该为了以防万一进行确认,四处张望了一阵子,就跟在小朋友们后面钻进缝隙里。

穿越狭小的缝隙,来到一个由民宅外墙包围的小空地。空地中央种了一棵大树,小孩子们就聚集在树下的草丛中,而且一共有五人。

(他们在做啥吶?)

米菈一走上前,听到脚步声的小男孩便一惊抬起头,对米菈崭露敌意。

但下一瞬间,他一和米菈对上眼,敌意便顿时消失,脸上反而露出警戒的神色。

「你、你要干嘛!?」

小男孩离开草丛,挡在米菈身前。听到他的声音,其他小孩也抬起头,望向米菈的方向。

「哪里,老朽不想干嘛。不过是散步不小心来到这儿罢了。」

说不定,指使这些小孩的坏人就潜藏在附近。米菈一面回答,一面缓步靠近,用《生体感应》探索四周。

「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什么也没有。」

小男孩的语气像是在叫外人快点离开。其他的小孩没有动作,只有从小男孩背后探出充满好奇心的表情。看来,除了最刚开始跳出来的小男孩之外,其他人都没什么戒心。

「喔,这儿是秘密基地吗?真是个好地方吶。」

感应结果,周围没有可疑的生体反应。唯一让米菈感到纳闷的,是小孩子聚集的草丛中央,有个比小孩还要更小的反应。

「这、这里禁止进入!」

小男孩挡在米菈前面,表情明显像是在隐藏什么。从状况看来,他们一定是瞒著父母,在这里偷养小动物吧。不过,照顾生物非常困难,对小孩子来说更不容易。

米菈这么想,尽管有些多管闲事,还是认为应该至少确认一下状况。

「汝不论如何都不让老朽通过吗?」

看著小男孩的眼睛,米菈温柔地微笑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小男孩一看,脸突然红了起来,过了半晌才把眼神别开,似乎是觉得和米菈面对面很害羞。

「可、可疑的家伙不可以过来!」

小男孩勉勉强强地回答,用尽全身的力气瞪了米菈一眼;但是时间并不长,他马上就把变得更红的脸撇开。

「既然如此,老朽就没问题了吧?如汝所见,老朽可不是什么可疑人士吶。汝自己看看?」

米菈张开双手,展现自己没有敌意,像是要他看清楚一般慢慢转了一圈。

「爸、爸爸说,可疑的家伙每个人都这么说。」

嘴上这么说,小男孩仍出神地看著米菈,眼神十分纯情。

「嗯,确实如此,汝说得有理。那么,汝要如何才愿意相信老朽?」

米菈这么问,小男孩便开始沉吟思考。这时,他背后的其中一个小女孩与另一名小男孩低著头走出草丛。

「让她过吧,大姊姊看起来不像坏人。」

「嗯,大姊姊好漂亮。」

两人畏畏缩缩地发表意见。小男孩听了也发现有点勉强,支支吾吾地说了声「是这样没错……」,但下一刻又下定决心似地喃喃自语「可是,我们一定要保护它才行!」对米菈露出坚定的眼神。

「我想到了,身分证!爸爸说没有身分证就不能进去重要的地方,所以只要有身分证,我就承认你不是可疑人士!」

小男孩要求米菈出示身分证。虽然不晓得他倒底知不知道身分证是什么,米菈仍心想这样就好说了。

米菈的持有物中,有两样物品能作为自己的身分证明。

其中之一,是所罗门颁发给他的勋章。勋章上刻了阿尔凯特王国国王所罗门之名,在其他国家也能发挥一定的效力,非常好用;不过在这次不太适合。跟小孩子解释权力也是对牛弹琴。

「嗯,身分证啊。那么这个如何?」

既然如此,选项就只剩下一个。米菈出示冒险者证给小男孩看,证明自己是连小朋友也认识的冒险者。

小男孩紧紧盯著冒险者证看,突然笑逐颜开。

「好厉害!我看过这个,这是冒险者才有的东西!也就是说,大姊姊你是冒险者吗!?」

看来他看过冒险者证。小男孩这么说,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对米菈投以崇拜的眼光。在此同时,其他小孩听到他的声音,也都表情开朗地跑了过来。

「好厉害喔──!」

「大姊姊原来是冒险者!」

「好帅喔!」

「大姊姊好漂亮!」

看样子对小孩来说,冒险者是有如偶像一般的存在。刚才的戒心不知去向,小孩子们朝米菈蜂拥而至,对少女露出毫无防备的笑容。

米菈心想A级冒险者中不乏被视为英雄的人,所以这个职业在小孩子间应该会有高人气,没想到效果超出预期。

他心想自己顺利让小孩子们上钩,暗自窃喜的表情和坏人如出一辙,但著迷地看著冒险者证的小朋友们都浑然不觉。

米菈表明自己是冒险者,博得了小孩子们的信赖,自我介绍之后也问了小孩子们的名字。

第一个跟她说话的小男孩名叫马尔斯。八岁的马尔斯是这群小孩中年纪最大的,也是大家的领袖。

接下来,建议马尔斯让米菈过的女孩名叫帕蒂。只会讲「大姊姊好漂亮」的小男孩叫做瑟欧。而剩下两个人,男生叫做马修,女生叫做璃娜。听他们说,五个人总是在一起玩。

五个人的好奇心都非常旺盛,自我介绍之后,马上问题轰炸米菈。他们想必十分崇拜冒险者,问题先从该如何才能成为冒险者开始,进展到战士职业与术士职业的差别,以及战斗的基本知识。

接著他们又问米菈攻略过哪些地下城、跟哪种魔物战斗过,又找到了什么宝藏,好奇心永无止尽。

米菈每一个问题都仔细回答。虽然包含了游戏时代的经验,不过冒险就是冒险,他面对小孩子一脸得意。

就在米菈完全掌握了小孩子们的心时,中央树木根部的草丛突然发出沙沙的声响摇晃。

「啊,它好像起来了。」

帕蒂回头,跑到草丛边,然后她从草丛里抱了什么起来,嘿咻嘿咻地跑了回来。

(居然……!生体感应感应到的,原来是这家伙啊。)

除了小孩子之外,草丛里还有另一个反应。米菈以为那是小孩子们偷养的动物,而他的预感也没有错;但是米菈一看到小动物的真实身分,眼神便不禁染上惊愕。

米菈过去只看过一次,圆滚滚可爱无比的动物,是唯有栖息在深山森林中的幻兽,拉姆罗斯特的幼兽。

「可以告诉大姊姊吧?」

帕蒂抱著圣兽幼兽,回头问马尔斯。

「好啊,说得也是。没关系。」

马尔斯瞥了米菈一眼,点头回答。看来,自己已经获得了他们的信赖,足以知道他们的秘密了。

「大姊姊,大姊姊,这只小猫咪叫做苏菲。」

帕蒂走道米菈面前,露出开心无比的笑容说。

「喔,甚是可爱吶。」

从外表看来,苏菲像是一只圆滚滚的小老虎,可爱程度突破天际。米菈从帕蒂手中接下苏菲,看到它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叫出声来。

苏菲盯著米菈,下一秒像是把全身交给米菈一般自己扑进少女怀里,放心地眯起眼睛。

「甚是可爱吶!」

米菈忍不住紧紧抱住它,小孩子们便异口同声地喊:「大姊姊好厉害!」

小朋友们说,苏菲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亲人,足足花了半个月才让他们抱。

(这想必是因为精灵的庇护吶……)

幻兽拉姆罗斯特被视为精灵的守护兽之一,有不少事件与精灵相关。而现在,米菈身上除了好几重精灵的庇护之外,还获得了精灵王的庇护。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因为这样才会马上获得认同,但他没有提及这件琐事,得意忘形地对小朋友们说:「厉害吧?厉害吧?」

「不过,就老朽所知,这只幼兽难得一见,汝等是在哪儿找到的吶?」

拉姆罗斯特的幼兽原本不该栖息在这附近。究竟为什会在这里,受到小孩子们的照顾?

米菈提出这个疑问,马尔斯便开口回答。他说,一个月前五个人一起玩的时候,在港口的仓库后方找到浑身湿透、瑟瑟发抖的苏菲。

刚遇见苏菲时,它非常怕人,在一定距离外喂它吃东西,它才不那么害怕。

马尔斯又说,他们慢慢接近,才发现它的脚受伤了。帕蒂泪眼汪汪地接著说,那时它的脚痛到没办法走路。

五人一致认为,不能这样置之不理后,凑合大家的零用钱,不够的就从父母的皮包里偷拿了一点,一起买回复药。

喂苏菲喝下回复药后,伤口虽然愈合了,但还没恢复到能够走路。大家又一致认为要照顾它到复原,就把它带回这座秘密基地了。这就是拉姆罗斯特幼兽,苏菲会在这里的原因。

此外,从内容听来,小孩子们似乎不知道苏菲就是幻兽拉姆罗斯特,只以为是体型比较大的幼猫。

「现在已经恢复了吶。」

苏菲原本受了没办法走路的伤,但现在已经看不见伤迹了。

「嗯,它的伤马上就好了,可是我们不知道它的妈妈在哪里……」

马尔斯跟小孩子们说,小宝宝跟妈妈在一起最好。等伤治好了之后,他们想把苏菲还给它的妈妈;然而,他们对它的父母在哪里毫无头绪,垂头丧气地说不管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嗯……这也无可奈何吶。)

拉姆罗斯特是稀有的幻兽,唯有栖息在山峦环绕的森林中之灵域,还被指定为保育类动物。它们的幼兽不可能自己到处乱跑,父母更不可能让小孩走失。不仅如此,这里位在辽阔荒野之中的大陆西部,拉姆罗斯特的栖息地不可能在这附近。

既然如此,苏菲会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毫无疑问是人所为。由于通商条约严禁交易幻兽与圣兽,由此可以推测明显是盗猎而来。

如果苏菲是跟父母一起被抓来的话,它的父母就应该在盗猎组织的管辖之下才对。如果只有苏菲被抓,它的父母就在遥远的森林之中。此外,从拉姆罗斯特的战力推测,后者的机率比较高。

如此一来,小孩子不论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

「话说回来,汝等没问父母关于苏菲的事情吗?他们或许知道喔?」

拉姆罗斯特是大名鼎鼎的幻兽,小孩子们如果对父母说一样的内容,他们一定也会得到和米菈相同的答案。这么一来,至少应该知道它栖息在什么样的地方才对。

米菈一说出这个问题,小孩子们就尴尬地低头。不久之后,帕蒂开口说:

「因为它很小,所以我们要保护它。」

帕蒂紧紧抱住苏菲,语气温柔无比。她虽然是个小孩,模样却跟母亲一样。这似乎也是所有小孩的共同意见。

米菈不禁侧著头纳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句话听起来像是他们笃定有敌人想要危害苏菲。

小朋友们应该没有发现苏菲是幻兽拉姆罗斯特。既然没跟父母说,应该也不知道盗猎的事情才对。

如果敌人是盗猎者十分合理,但既然不知道盗猎者的存在,小孩子们视为敌人的人又是谁?

「是说,是何人在欺负苏菲?」

米菈这么一问,小孩子们就慢慢说了起来。

某一天,他们一如往常,去港口帮苏菲找食物。他们要到了杀完鱼后的碎肉,以及没办法卖的小鱼。在回程途中,有个大人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比较大只的小猫。

小孩子们马上就发现他说的是苏菲,并认为他知道苏菲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个大人就有可能知道苏菲的父母在哪里。可是,因为那个大人很可怕,所以小孩子们都回答不知道。

「我知道,穿那种衣服的大人有很多坏人。」

马尔斯突然说出这句话。看来,那时他们遇见的大人穿了某种特别的衣服。

「那种衣服是指哪种衣服吶?」

米菈这么问,马尔斯就拚命描述那件衣服的特徵。深蓝色衣服的胸口上别著徽章,背上还画了纹路等等,他说出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特徵。

「嗯,原来如此吶。老朽明白了。」

米菈最近也常常看到那种衣服。或许是因为马尔斯说的特徵十分好懂,他随即发现,那是国营设施职员的制服。

「他们一定是想欺负苏菲。」

马尔斯面露敌意说。当初遇见苏菲时它受了伤,可怕的大人又在找它。小孩子们认为,苏菲一定是从欺负它的大人那里逃了出来。

这个想法有点太偏向坏的方向了,不过米菈知道圣波利的实情与真相,无法否定这个可能。

奇美拉克劳森潜藏于圣波利这个国家的幕后。一如他们的调查,和奇美拉克劳森有关的人士混进了国营设施里也是事

实。这么一来,就未必没有和盗猎相关的人。

小孩子们说,穿那种制服的大人有很多坏人,可见他们也察觉到了潜藏于圣波利的黑暗面。小孩的直觉常常不容小觑。

「我的爸爸也穿一样的制服,所以爸爸如果知道的话,坏人也会知道。」

就在米菈佩服小孩子们的直觉时,马修垂头丧气地说。

「我的爸爸跟小马的爸爸是好朋友,所以我如果跟爸爸说,就一定会被发现。」

璃娜接著说。听他们说,他们都是邻居,父母的联繋也很强,所以只要有一个人说,所有人的父母都会知情。

小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爸爸妈妈会告诉坏人,让他们来欺负苏菲。大人马上就会联络坏人,所以不能相信,他们必须自己保护苏菲。

(嗯……实际上不知如何吶……)

现在无法立即判断小朋友们看到的人,是否真的是国营设施的职员。他们的判断基础是那套服装。换言之,只要穿上那套制服,不论是谁都能假扮成国营设施的职员。

盗猎者有可能是为了让对方放松戒心,才会伪装成公务员。

话虽如此,米菈也无法断言对方是冒牌货。从圣波利的内情看来,甚至有一半的可能不是。

只不过,不论如何,米菈的答案都早已决定。

「好,老朽明白了。就瞒著父母保护苏菲吧,老朽也会助汝等一臂之力!」

马尔斯他们虽然只是小孩,心中却带有坚强的意志。米菈得知他们的秘密,自告奋勇帮助他们。更重要的是,在能不能相信大人之前,自己也不能放著还是小宝宝的苏菲不管。

「米菈姊姊,谢谢你!」

或许是相当开心,马尔斯兴奋地接受米菈的提议。其他孩子们也没有意见,米菈就这样成功加入孩子们中。

只不过,这时米菈并没有发现,小朋友们明明对大人们绝对保密,为什么会和自己说这么多。

没错,对他们来说,米菈也是同年龄层的伙伴。

米菈跟孩子们缔结了同盟关系,召开作战会议,讨论该如何带苏菲回到爸爸妈妈身边。议题从该如何寻找苏菲的父母开始。

在图鉴上查苏菲是什么动物。学习占卜术。瞒著苏菲的事情,去综合公会问#跟米菈一样的冒险者#。大家一起成为冒险者踏上旅程。大家一起在城里寻找。依赖苏菲的嗅觉。爸爸妈妈一定会来找它,所以留下苏菲就在这里的记号。诸如此类,从较为现实的方案,到天马行空的想法,小孩子们提出了各式各样的意见。

米菈没有干预小朋友们的讨论,姑且先等他们统合意见。不过讨论到一半时,米菈发现某个事实怅然地垂头。

大人们怎样的话在小孩子们的讨论中此起彼落,且相当沉重,可见他们十分怀疑之前遇到的制服男子。大人也从小朋友们的选项中完全刹除。

不只如此,「跟米菈姊姊一样」这句话也不时出现。这时米菈终于发现自己为何能如此轻易地加入小孩子们之中的事实。

(在小孩眼中看来,老朽也是小孩喔。可恶……)

这应该是他理想中的女性样貌才对。米菈相信自己的喜好相当正常,压抑著空虚的感情,努力故作平静继续旁观小朋友们的会议。

小孩子提出的方案虽然不够成熟,依然有经过仔细的设想。在大致列出来之后,就姑且告一段落。

「米菈姊姊怎么认为,会顺利吗?」

应该是已经想不到了,马尔斯如此徵求米菈的意见。在此同时,小孩子们的视线一齐集中在少女身上。

「嗯,这个吶。首先──」

他原本有点赌气,但马上就扮起最聪明的军师角色,听到马尔斯的疑问,像是终于轮到自己一般装模作样地嘀咕,才说出自己的想法。

米菈先跟小孩子说明幻兽拉姆罗斯特的知识,以及从目前的状况能够理解的事情。

首先,拉姆罗斯特是唯有生活在山间森林的稀有幻兽,它们不会离开森林,荒野辽阔的大陆西侧也不是它们的栖息地。

「不过苏菲确实在此。那么为何它会在此──」

米菈边展现自己和小孩子不同、知识丰富的一面,边得意洋洋地继续说出自己的推测。小孩子们听了,则是露出像是在说「不愧是冒险者」闪闪发亮的表情,仔细聆听米菈的话。

米菈说,苏菲绝对是被人带来这里的。

拉姆罗斯特的父母总是成对行动,个体战力又相当优秀,捕获难度绝对不敷成本。如此一来,苏菲应该是在父母不注意时,被独自抓走的才对。

苏菲被抓走之后,或许是找到机会、或是抵抗,从那个人手中脱逃,并在这时遇见马尔斯等人。

他省略了盗猎的部分,将从状况与情报推导出的来龙去脉解释给他们听。

「那么,苏菲的妈妈就在很远的地方了吗?」

「已经见不到妈妈了吗?好可怜……」

虽说西侧没有它的栖息地,大陆仍十分辽阔,拉姆罗斯特的可能栖地非常之多。要在这么多选项中找到苏菲父母的所在地可说是大海捞针。小孩子们似乎也知道,面带悲伤的表情紧紧抱住苏菲。

「不要紧,关于这个问题,老朽有个妙计。」

米菈露出微笑让孩子们放心,像是重头戏现在才开始一般说出那个办法。

苏菲是被人带走的,既然如此,把它抓来的人就一定知道苏菲和父母一起住的地方。换言之,只要能找到那个人,就应该能问出苏菲父母亲的位置。

「这时就需要汝等所说的邪恶大人了。他既然在找苏菲,就代表他知道苏菲被带来此地。不论他是带苏菲来的本人,还是受人之命寻找,都肯定知道和苏菲的家有关的情报。如此一来,只要逮到他让他吐实,就能得到吾等想知道的情报了。」

米菈一口气说出自己考察的内容,得意洋洋地面露微笑。他笃定这是最确实又可行的办法。

但是不到半晌,就发现小孩子们的反应并不热烈。究竟怎么了?米菈一问,小孩子们就说米菈说的话太复杂了,听不太懂。

(唔……一口气说太多了啊。)

米菈这么想,仔细地加上补充,又解释了一次。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不愧是米菈姊姊!」

「嗯嗯,冒险者好厉害喔!」

犯人一定知道作案现场。小孩子们大致上这么理解,喊著好厉害好厉害开始鼓噪,为了找到能让苏菲回到父母身边的可能性而庆祝。

然而,只有马修不安地垂头。

「怎么,汝有何烦恼?」

米菈这么问,马修便轻轻点头。

「可是,那些是邪恶的大人耶。苏菲的妈妈一定也是很厉害的幻兽,就连妈妈都保护不了苏菲,那个人一定非常厉害。」

或许是听懂了米菈的解释,马修对那个人比较而出的实力感到担忧。

幻兽拉姆罗斯特确实具有媲美高等魔兽的强度,从它们身边夺走小孩绝非易事。如果纯粹只有躲起来偷偷掳走的话,并不需要多少战斗力;不过考虑到紧急情况,依然必须具备能够逃离的实力。

换句话说,马修发觉对方不是小孩能够应付的对手。

「米菈姊姊一定能抓到他!」

看到马修满脸不安,马尔斯坚定地回答。看来他十分相信米菈,语气和表情都充满信心。

但是马修盯著米菈,又露出更复杂的表情垂下眼来。

「米菈姊姊也有可能打不赢……」

就连小孩子都晓得,C级冒险者是分类为高等的强者,也知道米菈身怀绝技。即便如此,现在的米菈仍然有一个最欠缺说服力的部分。

「嗯……汝言之有理吶。」

倘若是邓不利夫时代,老练的气魄就绝对不会令人不安;但现在,自己的外表却是个会被小孩子当成伙伴的柔弱少女。如果以外表的印象为优先,楚楚可怜的少女绝不可能战胜可怕的大人。

「那么老朽就来特别露一手,证明绝对没问题给汝等看。」

马修会这么担心,是因为除了C级这两个字之外,没有其他衡量实力的要素。既然如此,让马修安心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展现实力给他看就行了。

米菈充满自信地微笑,指著空地中央的树旁边,叫孩子们仔细看清楚。

要是一如往常在一瞬间召唤,一定会吓到他们。米菈汲取过往经验,顾及到这点慢慢召唤黑骑士。

魔法阵浮现,身穿黑色铠甲的骑士从中现身。他的外表搭配红光闪耀的双眼,散发连大人都不禁颤抖的魄力。

「如何?此乃老朽的召唤术,黑骑士。很可靠吧?」

为了不吓到孩子们,黑骑士慢慢走来,在米菈身旁待命

。米菈拍拍黑骑士表示慰劳,凸显他又安心又安全。

「好强喔──!!」

马尔斯不只不怕,一看到身穿黑铠的骑士便双眼闪闪发亮,满脸好奇地跑了过来。他上上下下摸著黑骑士全身,不停喊著「好帅喔──!」除此之外,为了避免危险,黑骑士并没有持剑。

米菈看到马尔斯兴奋的模样,微笑心想他果然是男孩子。除了马尔斯以外,其他小孩都不太敢靠近,但是另外两名小男孩似乎不必担心,他们的表情就跟看到英雄一样。

问题是两个小女孩。

(唔嗯……对女孩子来说果然有些太可怕了吗……)

黑骑士乍看之下倒也不像是坏人,又由于外表充满威压感,难免会令人感到害怕。

米菈心想既然如此,跳到黑骑士肩上,凸显他没有危险;不过对小女孩们来说没什么效果。

此举反而对马尔斯效果超群,他喊著「好强!」靠了过来。

「汝也想坐坐看吗?」

米菈这么问,马尔斯便满脸笑容地回答:「想!」

黑骑士让马尔斯坐在肩膀上起身。或许是这招成功奏效,在远方旁观的其他两个小男孩,马修跟瑟欧都靠了过来。

米菈趁这个时候召唤神圣骑士。心想由于是白色的,威压感应该会比黑骑士还低一点才对。

两个小男孩骑上神圣骑士的肩膀开怀大笑。马尔斯看到后来登场的白骑士,眼睛更加闪闪发光。

不知不觉间,马修的不安似乎也消失了,三个小男孩在两个骑士的肩膀上露出轻松又心情愉快的样子。

可是神圣骑士对剩下的两个小女孩好像没什么效果。她们甚至在不知不觉间抓住米菈的裙襬,从她身后战战兢兢地探头。

苏菲则是在黑骑士及神圣骑士脚边跑来跑去,可能是这里头胆子最大的一个。

「嗯……看来他们暂时理解了。」

他成功达成目的,让小孩子们理解自己足以和可怕的大人战斗。虽然这样就可以了,但是米菈不想让小女孩们感到恐惧就结束。

在这个时候召唤凯特•西或是天马她们一定会很高兴,不过现在的目的是凸显自己的强度,应该以这个主题召唤才对。

米菈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坚持,想到要召唤女孩子一定会崇拜的帅气女性,阿尔菲娜。

但米菈却立刻打消这个念头。他想不是召唤阿尔菲娜上战场,而是来安抚两个小女孩,一定会惹她生气。

实际上,阿尔菲娜是主人至上主义,所以这个烦恼完全是多余的;但对米菈而言,阿尔菲娜严肃武人的印象比较强烈,因此这次才会跳过她。

话虽如此,米菈还是认为在这时召唤女武神是不错的选择,于是取而代之召唤比较悠哉的克莉丝汀娜。

「女武神,克莉丝汀娜,遵循召唤速速赶到~!」

米菈以蔷薇召唤阵和咏唱打开召唤大门,克莉丝汀娜便面带灿烂无比的笑容从中跳了出来。

克莉丝汀娜是女武神姊妹中的小妹,给人有点漫不经心的印象;但七姊妹人人都是出类拔萃的美女,乍看之下她倒也像是身穿轻铠的可靠女剑士。

「总觉得汝特别有精神吶。」

米菈这么说,克莉丝汀娜便立刻回头跪下,快活地回答:「主人召唤的时机太好了,真的很谢谢您!」

克莉丝汀娜说,今天在女武神居住的英灵殿举办了大规模的模拟赛。

虽然基本上自由参加,不过由于主办人是阿尔菲娜,因此女武神几乎全员到齐。而七姊妹当然没有选择自由,全部强制参赛。此外,她们全都不准在预赛落败,在决赛中不取得好名次就得进行特训。

可是,七姊妹有唯一一个脱离强制参加限制的方法。

「我原本放弃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受到召唤,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奇迹!啊啊,神明跟主人呀!太感谢你们了!」

她一定认为这是奇迹,克莉丝汀娜合掌对米菈一拜,献上至高无上的祈祷。

七姊妹脱离大赛的唯一办法,就是听从主人的召唤赶来。对于主人至上主义的阿尔菲娜而言,召唤是优先度高于一切的荣誉。

「该怎么说,汝等总是这么愉快吶。」

对克莉丝汀娜来说,特训的日子宛如地狱,米菈看到她的模样反而笑了出来。他从克莉丝汀娜身上感受到,她们活生生地度过自己的生活。

「真是的……一点都不愉快。比起这个,主人。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就这样召唤我一整天!」

听到米菈的话,克莉丝汀娜尽管有些不满,下一瞬间立刻做出精彩绝伦的下跪,可见她多么拚命。

「这个啊,得看汝的努力了。」

召唤克莉丝汀娜的理由,是为了在不吓到小女孩们的条件下显示自己有多强。话虽如此,都难得召唤她来了,让她完事之后再回去也不赖。

米菈立刻包含这件事情,跟她说了苏菲与幻兽盗猎者的事情。

「原来如此……依照我的表现判断啊。我知道了,主人!」

如果能让小女孩们放心不害怕,又能解决盗猎者的事情,就能被召唤一整天。克莉丝汀娜立刻如此理解,打起精神,站到帕蒂跟璃娜面前达成第一项条件。

「你们看~不可怕喔~」

她这么说,面露和蔼可亲的笑容,蹲下来配合小女孩们的视线高度。克莉丝汀娜似乎是认真的,那副样子就跟资深保母或是诈欺师一样。

不知是否是计策成功奏效,或者是因为克莉丝汀娜出现在她们与黑骑士及神圣骑士之间,帕蒂跟璃娜从米菈背后探出脸来,走向克莉丝汀娜。

「大姊姊会帮我们打败坏人吗?」

「打得赢吗?」

两个小女孩这么问,克莉丝汀娜便回答当然可以,拔剑出鞘,她的剑就突然耀出光芒。

「我就用这把光之剑,打败所有坏人给你们看!」

看来她非常习惯展现自己。克莉丝汀娜高举光之剑的模样彷佛英雄传说中的一幕,确实耀眼夺目。

看到这一幕,因为黑骑士兴奋的男孩子们热血沸腾,而最重要的女孩子们看著克莉丝汀娜的眼神也和刚才截然不同。

克莉丝汀娜从两人的眼神笃定自己一定会被召唤一整天,歪嘴微笑。就在这个时候。

「是猫咪耶!」

「好可爱的猫咪喔!」

帕蒂跟璃娜这么说,跑向克莉丝汀娜,盯著她的轻铠看。一看,轻铠的角落刻了一个猫咪的图案,还发出微弱的光芒。

「对吧,很可爱吧?」

看来,那是克莉丝汀娜自己刻的,而且还附带注入玛那就会发光的特效。

小女孩们一听到可爱的猫咪图案是克莉丝汀娜亲手画的,开始跟她央求自己也想要,她便爽快地答应。

克莉丝汀娜用腰间的短剑,在帕蒂的发夹,以及璃娜的小包包上刻了猫咪的图案。结果,小女孩们笑容满面,不安也全都拋到九霄云外了。

(没想到她居然有雕刻的特技吶……)

米菈对新发现感叹,看著帕蒂跟璃娜开心的身影,微笑称赞她干得好。

克莉丝汀娜马上就跟两个小女孩打成一片,就这样加上苏菲一起玩了起来。三个男孩子则是说要修行,挑战黑骑士跟神圣骑士,跟他们小心翼翼地玩起摔角。

米菈面带微笑,含饴弄孙似地在一旁旁观。

就在此时,悠闲的时光突然崩溃。一大群狗突然冲进空地,接著一齐开始狂吠。

「这是何事!」

米菈狠狠地瞪了狗一眼,小孩子们开心的气氛急转直下,被狗吓到浑身发抖,苏菲也在帕蒂怀里害怕地窝成一球。

「欸,你们有点吵喔。」

小朋友们果然会害怕,看到他们泪眼汪汪的模样,克莉丝汀娜怒上眉梢,阻挡在前保护他们。紧接著,神圣骑士举起塔盾,黑骑士也从虚空中拔出黑剑,摆出临战态势。

这时,猎犬似乎对强者气息起了反应,稍微减弱了吠叫的音量;但它们并没有停止,而是保持一定的距离继续狂吠。

这群狗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就在米菈纳闷之时──

「哎呀……怎么会这样……」

一个男人跑进空地。他一看到空地的状况,就畏缩地倒退两步。

那名男子穿著制服,而且是常见的国营设施制服。

「你们好,你们在这边做什么?」

看来,派狗过来的就是他。男子环视空地,唤回吠叫的狗,面露和蔼可亲的笑容。只不过,他的眼中带著警戒的神色,笔直注视著黑骑士与神圣骑士。

「啊,就是这个人!他就是在找苏菲的可怕坏人!」

马尔

斯的声音响起,他直直指著制服男子喊。

「喔?这样吗,就是汝啊。」

米菈一看到制服就想莫非是他,听到马尔斯笃定的语气歪嘴笑道,心想这下就省下了找他的麻烦。

「你、你们在说什么?」

男子对伫立在后方的骑士提高警觉,却在这时发现,比起警戒骑士,站在最前排的米菈还比较危险。

「汝似乎在找拉姆罗斯特的幼兽吶。」

「啊啊,那件事啊。毕竟那是我的工作啊。」

米菈这么问,男子便现出自己的制服,主张一切都是公事公办,完全不可疑。

「它原本是我们收容的,可是自己跑了出来,我们一直在找它。太好了,原来是被你们捡到了。」

男子立刻就找到了帕蒂抱在怀里的苏菲,接著说下去,露出假惺惺的笑脸。

然而,帕蒂对谎言特别敏感。她看到那张笑容立刻把脸撇开,紧紧抓著克莉丝汀娜的背。男子见状眼角瞬间微微扭曲。

「跑出来了吗?姑且不提这个,为何拉姆罗斯特的幼兽会在这儿吶?它们不可能离开灵域,更别说这附近根本没有拉姆罗斯特栖息的灵域。如此一来,自然是有人将它带来这儿,不过根据通商法之类的,灵兽应该是禁止交易才对啊?」

原本不该在这里的苏菲,为什么会出现在此?米菈用试探的眼神瞪著男子。

「不幸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它是被坏人带来这里的;可是已经不要紧了,我们已经把坏人抓起来了。剩下只要把它送回家就好,可以请你们把它交给我吗?我跟你们约好,绝对会带它回家。它一定也想回去自己过去住的家。」

男子不改笑容,继续说道。他的话具有确切的说服力。

即使奇美拉克劳森和国家相关,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坏人。男子有可能是真的替拉姆罗斯特的小宝宝著想,正在执行国家的公务。

然而,米菈却不相信他的话。最重要的原因是,苏菲从他到场的时候开始,就非常害怕。

「确实如此吶。是说,汝晓得那个地方在何方吗?拉姆罗斯特栖息的灵域可不只一个吶。」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