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卷 特别短篇•被留下的其他人以及变化的徵兆(1 / 2)

加入书签

「田渊!!竹林还没来吗!?」

「是、是的!」

「有没有跟公司联络?」

「没有!我这边也联络不上!」

「快去想办法!客户已经打电话过来,说竹林并未出席会议!」

「这还能怎么办……」

「不准顶嘴!!有时间顶嘴,还不如再打一次电话!竹林不来的话,他的工作就交给你处理!……听清楚了没有!?」

「是、是的!」

「那就快点动作!真是受不了……全都是一群废物。部门里面有个没用的家伙,倒楣的可是我们呢。」

「就是说啊。」

「那种前辈真是靠不住。」

「不过主任怎么会跷班?」

「天晓得,我才懒得理会那个大叔。」

「至少也该打个电话吧?都已经几岁了,连社会人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这下子一定会被开除。明天早上一到公司,就会发现自己的座位不见了吧?」

「……」

莫名其妙发飙的主管,莫名其妙被骂的田渊,以及看著这幕而幸灾乐祸的一群年轻同事。

旁边也有默默做事的其他社员。

深怕被扫到台风尾的他们一句话也不说,在内心盼望著龙马快点出现。

不过,龙马今天当然没到公司露面。

因此——

「真是受不了,为什么我非得做这种事不可?」

「……」

难掩内心不满的男子以及田渊的身影,出现在还不到下班尖峰时间的电车之中。

「井口先生,这里是电车车厢内……」

男子霸占刚好没人的博爱座,以旁若无人的态度出声抱怨,而且音量还不算小。

同车厢的其他乘客,当然不会对这种扰人的态度抱持著什么好感。

「啊?啰唆!反正人又不多,没差啦!」

开口劝说的田渊无功而返,反而还被对方瞪了一眼。

「……死老太婆,你看什么看!」

「井口先生!」

大概是刚好瞄到的吧。井口的视线移动到对他的言行举止感到不悦的两名中年女性身上,正准备起身的时候,被田渊挡了下来。

「我们走吧。」

「也好……」

「……」

井口似乎注意到其他乘客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不是只有田渊以及移动到其他车厢的两名女子而已。于是他以锐利的视线扫过整个车厢,见到乘客纷纷别过头去之后,冷冷地哼了一声。

「不要一直挡在我前面,让开!你的鲔鱼肚太占空间了!真是的……」

「对不起。」

「到了之后叫我!」

井口推开挡在面前的田渊,从口袋里面拿出播放器,开始听音乐。田渊打量著眼前的井口,不禁心想。

(让这个人一起来……摆明了就是跟我过不去。)

主管向两人下令,明天就算是用拖的,也要把龙马拖来上班。然而,若只是前往龙马家传达命令,田渊一个人就可以胜任了。井口既不知道龙马住在哪里,也没兴趣知道。现在他之所以会坐在电车里面,纯粹是因为主管的命令。

况且,以一句话来形容井口这个人,那就是流氓做派。

他靠父母的关系进入公司之后,隶属于被公司的其他人戏称为资源回收场的开发三课。在公司内以暴躁易怒的特质为人所知,名气相当响亮。

进入公司任职的时候,他在形式上必须缴交的资料档案,以天不怕、地不怕来形容自己,不过这只是比较好听的说法。事实上,他只是个不懂得察言观色、不会看场合说话、发起牢骚绝不跟你客气的那种人。这次拜访龙马家的任务也引起他的一阵抱怨,最后主管以能早退为交换条件,才让他勉强答应。

公司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人出去拜访客户,或是从事必须离开公司的任务,因此他平常只在公司里面负责有做跟没做都一样的杂务。正因如此,这次主管也是基于他在不在公司都无所谓的考量吗……

(居然挑选这个态度超级恶劣的家伙,甚至还不惜允许他早退……想来想去,还是摆明了跟我过不去吧。)

「……你那是什么表情?看了就烦,给我转到另一边去。」

顺带一提,今年是井口入社之后的第二年。论资历的话,田渊算是前辈,年纪也比较大,不过在公司内部的地位,还是有背景的井口占了上风。

■■■

「呜哇,好破旧的公寓。那个大叔居然住在这种地方?」

田渊带著才刚抵达就出言不逊的井口走上二楼,按了按最角落那间房间的电铃。

然而,应该出来开门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喂,大叔!听到了没有!?不要给我无故旷职!」

「请等一下,井口先生,说不定他已经出门了。你看,早报还留在这里……」

「什么?意思是他无故旷职,还跑出去大玩特玩啰?」

「可能是去医院,或者是买东西……若真的生病了,主任家里也没其他人,所以……总之,也只能等下去了……」

「啥?」

井口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那个……课长要求我们一定要当面谈,再说就是因为电话打不通,我们才特地跑这一趟……」

「开什么玩笑……喂,大叔!其实你在里面吧!?不要假装不在家!」

「你、你冷静一点……!」

井口提高音量,卯起来拚命敲门。

由于他身上穿著笔挺的西装,看起来很像是讨债集团的人。

恐怕是感受到这种不寻常的气氛,一名老人从楼下出现,主动开口道:

「请问一下,你们找住在那里的人做什么?」

「死老头,你谁啊?」

「对不起!不好意思,吵到您了。我们跟住在这里的人是同事,不过从今天早上开始就联络不到他了。」

「竹林先生吗?」

「是的,您知道什么吗?」

「这个……昨晚遇到的时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死老头,把我当空气是吧?你谁啊?」

「我是这里的房东。」

「房东?那刚好,把门打开吧!」

「开什么玩笑。我是有钥匙没错,不过没得到住户的允许,可是不能随便开门的……再说,你们真的是竹林先生的同事吗?」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名片。」

欠身行礼的田渊从怀中掏出名片递了过去。

「唔……你喜欢机器人是吧?」

「呃?是、是的,是很喜欢。」

「以前听竹林先生说过,他有个姓田渊的部下很喜欢机器人……」

「就是他啦,我们跟那个大叔是同一个部门的。这家伙是个死宅泡,都年纪一大把了,还喜欢小孩子的玩意儿。反正快点帮我们开门啦!」

「……田渊先生还好,这位的说话方式就不行了,完全不像个上班族呢。」

「你说什么?」

「井口先生,冷静一点。」

现场弥漫著险恶的气氛。

「给我安静一点!」

这时,隔壁房门打开,另一个人的怒吼撕裂了现场的空气。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外面鬼吼鬼叫!有没有公德心啊!」

满脸胡渣的中年男子从隔壁走了出来。

他的黑眼圈十分明显,以惺忪睡眼瞪著三人。

「不好意思,浦见先生。」

「突然跑到这来大吵大闹,应该要说打扰到您休息,真的是非常抱歉!才对啊……啧!」

名叫浦见的男子依然气愤难平,不过看到田渊主动介入之后,稍微收敛了怒火。

「……算我求你们好不好?隔壁的人应该不在家吧?这里的墙壁不是很厚,如果在家的话,一定听得到你们的声音啦。」

「真的很不好意思,您知道他到哪去了吗?」

「我哪知道,该不会根本就没回来吧?住在隔壁的人好像经常没回家啊。」

「咦,这怎么可能……昨天提早下班,他说要回家看书呢。」

「跟我说这些也没用啦。」

「只要那个死老头肯开门,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井口双臂抱胸,摆出一副悻悻然的表情大放厥词。隔壁男子朝井口瞥了一眼后,附在房东的耳边说话。

「房东先生,能不能拜托一下?」

男子不认为井口是个可以沟通的人。

因此跟这件事毫无关系的男子也开始游说房东,希望房东赶快开门,好打发井口走人。

于是,四人为了开与不开的问题争论了起来。

「没办法……」

结果房东主动退让了。

「总算愿意了!」

「若竹林先生不在家,请你们立刻回去。」

「知道啦。」

「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哼……真是难为你了。」

房东朝著频频低头致歉的田渊瞥了一眼,用钥匙打开房门。

「竹林先生!你在家吗?」

「站在这里大叫,跟站在门外有什么差别?给我让开!」

「唔!?」

「哇!小心!?」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