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特别短篇•转生前夕(1 / 2)

加入书签

「你是第一天来的新人吗?」

杯子伴随著怒吼迎面而来,失去温度的咖啡朝著一名男子当头淋下。

「对不起。」

「哼……给我重做,我今天就要。赶快把这里收拾乾净,回去工作吧。」

「先告辞了。」

男子朝著视线落在文件资料的主管行了个礼,拾起咖啡杯。

「啊,主任!既然你要去洗杯子,顺便帮我倒杯咖啡吧!我现在分身乏术呢!」

「噗!」

「呵呵……」

「糖跟奶精呢?」

「不必。」

刚好路过的部属丢了一些杂事过来,男子默默地迈开脚步。

(备用的衣服……算了,反正今天没有需要外出的工作。)

「呀!」

才刚进入茶水间,就听到女性的惨叫声。

「真是的!啊……」

「抱歉,吓到你了。」

「不会……」

「前、前辈,这位是?」

「三课的竹林先生。」

跟茶水间的两人点头致意之后,名叫竹林的男子开始泡起咖啡。

两名女子无视于他的存在,对话从他背后传来。

「吓我一跳……那个身材比一般人大上两倍的肌肉男是谁啊?」

「就跟你说是三课的竹林先生……他好像有在练格斗技还是什么的,每年各部门合办的尾牙都会表演才艺,年底你就看得到了。」

「原来如此。他是在泡咖啡吗?弄得湿答答的。」

「常有的事。」

「常有的事?真是笨手笨脚的人。」

「……看一下场合好吗?我话说在前面,最好别跟那个人扯上关系。」

「他果然是很可怕的人吗?」

「其实他本人还挺不错的。刚刚不是说他是三课的吗?……三课收留的都是一些不适用的员工,为了替其他部门减少累赘而特别设立的垃圾堆。

而且我们公司不是承包商吗?为了避嫌,客户的大老板总是喜欢把儿子女儿送进来,当然是靠关系。这样子上面的人也比较有面子。三课都是那样的人,要不就是跟他一样负责善后的。表面上虽然挂主任头衔,实际上却是地位最低的,根本就是被降职……总之不管他人品好不好,你尽量别跟三课的人扯上关系就对了,知道了吗?」

「嗯……」

在前辈突来的千叮万嘱之下,女子打量著竹林的背影,眼神有些迷惘。这时手边工作刚好结束的前辈又对她展开深入追击。

「……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到时候自讨苦吃可别怪我。」

「我、我明白了!」

泼了一盆冷水之后,前辈旋即离开茶水间。后辈见状,连忙跟了上去。两人消失之后,男子独自一人在茶水间泡咖啡。

(就不能选个安静的地方说悄悄话吗……?)

男子端著咖啡回到自己的部门之后。

「啊,主任,我们去吃午餐了。」

「课长请客喔。」

「听说很不错吃,好好期待吧!」

「对不起,咖啡我不需要了。」

拜托男子泡咖啡的部属完全没有歉疚的意思,跟主管一起离开公司。

目送社员接二连三地离去之后,办公室只剩下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对著电脑输入资料的年轻男子。

「……田渊老弟,要不要喝咖啡?黑咖啡就是了。」

「啊……不好意思,那就不客气了。」

喝了一口多出来的咖啡之后,田渊叹了口气。

「……走光了吗?」

「……都走光了。今天碰到一个不怎么强势的主管,运气还算不错……对了,刚刚在茶水间看到疑似新进的女职员。」

「主任居然会提起女孩子,这可真是稀奇。对方很可爱吗?」

「她一见到我就惨叫一声。」

「原来是这种反应的人。」

「就跟田渊老弟初次见到我的时候一样。」

「主任的身材太好了,第一次看到你一定会被吓到。穿上衬衫后,肌肉更是突显了出来。」

「一直到比较熟悉之前,我说起话来可都是轻声细语的。毕竟肌肉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删除的东西。」

「再怎么轻声细语,也是很吓人的。」

两人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主任是武家的后裔是吧?连名字都叫作龙马。」

「只是代代继承古武术的技法罢了,家世没那么显赫。名字好像也是随便比照厉害的人而取,例如老爸叫做※武藏,祖父的名字好像是※连也斋。」(译注:武藏=宫本武藏,连也斋=柳生连也斋,两人都是日本的剑豪。)

「在求职网上传这种履历,可是会无人问津的。」

「到了这个时代,大概会变成这样吧。不过若电视上知名的古武术家真的出现在眼前,敢这样说的人应该不多就是了。」

「是是是,无视我的意见就对了……这不重要,既然主任的体格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当系统工程师呢?直接当个格斗家不是很好吗?」

「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才能靠格斗技吃饭,我要的是稳定的生活。」

「要不要转换跑道?」

「变成格斗家吗?」

「格斗家之外的工作也行,主任打算一辈子待在这里吗?不想结婚吗?」

「将近40岁的年纪,恐怕很难找到转换跑道的机会。那你自己呢,田渊老弟?不是才20几岁而已?我能教的都已经教给你了,经验方面不成问题。而且若连这里的工作量都能够搞定,不管到哪里都可以独立作业。」

「我吗?以后再说吧。」

「这是我个人的建议,最好趁早跳槽到其他地方。别期待这家公司会有所改善。」

「……之前就失败过了。」

「这种时间还待在这里,其实你也跟我差不了多少。」

寂静的办公室之中,两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事情就是这样,劝你最好早点跳槽。你的身体虚弱,趁还来得及的时候快点走吧。」

「不是我的身体虚弱,是主任太强壮了才对……好吧,我会考虑的。对了,今天早上我买了这本书。」

「嗯?濒死少年与恶魔的契约?已经出书啦?」

「主任喜欢这种的对吧?半价卖你如何?」

「你不看吗?」

「内容不错,不过插画很破坏形象,这种的我不行。」

「原来如此,就卖给我吧。」

谈好价钱之后,中年大叔支付半价的金额,如获至宝地将轻收进公事包。

竹林龙马就是这样的人。

■■■

当天夜里。

(今天的运气真不错。)

难得赶在最后一班电车之前结束工作,公事包还摆著跟部属买来的。光是这样就已经让竹林感到比平常幸福了,结果前往车站一看,电车刚好在他抵达月台的时候进站。

「……?」

拜这些细碎的幸福之赐,竹林比平常还要早回到家,结果在公寓门口发现四处游荡的人影。

「晚安。」

「嗯?原来是竹林先生。」

「好久不见了,房东。」

发现可疑的黑影是熟人之后,竹林松了口气。

不过被竹林出声招呼的那个人也一样。

「真是……这么壮的人不要无声无息地站在我后面好吗?心脏差点被吓得停止跳动。」

(我又不是偷偷摸摸地接近你……)

心里面虽然这么想,不过房东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于是竹林还是向语带惊吓的老人道歉。

「不过你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做什么?而且还喝醉了是吧?」

「嗯……我是喝了一点,却没有喝醉。只是有点不方便回家……!痛痛痛痛……」

「不要紧吧!?」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