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1章11话 抵达基尔姆(1 / 2)

加入书签

三天后。

自从那次的山崩之后,旅途一路顺畅,并未发生任何问题。这几天几乎都跟其他人窝在一起,因此我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说话方式。虽然大家还是认为我的语气稍嫌生硬,至少意思的传达没有问题。就在今天终于抵达目的地基尔姆城。

「到了,这里就是基尔姆。」

「这就是基尔姆吗……?」

环绕在高墙与绿意之中的悠闲小镇,这就是我的第一印象。规模比之前待过的凯雷邦城小了许多,不过市容看起来反而不会那么凌乱。听说附近有座矿山,产业是以炼钢铁为主,原本以为应该是一座更加嘈杂的城镇,实际上却是个舒适宜人的地方。

不过根据兰哈特先生在旅途中的说法,这座小镇似乎面临了近年来铁矿产量锐减的问题。也有早在几年前就因为产量减少而入不敷出的矿山,此行的目的之一正是视察以及决定是否应该废弃那座矿山。

事实上那座矿山的废弃早已成定局。兰哈特先生曾经表示「矿山不止一座,就算以高标准来检验,少了那矿山,这座小镇在未来10年以内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代表他早就以废弃为前提。或许他认为这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的事情,所以才刻意不让我知道。

那座矿山打从三年前以来,产量就几乎是零。而且取决条件好像是若在这次的视察之前找不到新的矿脉,就必须直接废弃。听说镇上的矿工早从去年开始,就不在这座矿山工作了。这也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想在可以得到结果的职场里工作,更何况这可是攸关自己收入的问题。

「先把行李放在旅店,然后到驯兽师公会登记吧。」

驯兽师公会是从属魔术师以及召唤术师这两种操纵魔兽的术师所组成的公会,主要功能在于替成员媒介工作以及搜集情报。另外也会替从属魔术师以及从属魔物寻找合适的住居,或者是提供便宜购入饲料的服务,让所属成员获得所需的援助。

镇上还有其他冒险者公会、魔法公会或是商业公会,不过驯兽师公会的成员比其他公会还要少。而且由于从属魔物容易令人心生畏惧的关系,从属魔术师的人气向来比不上其他的职业,公会规模自然不会太大,设有分部的城镇也不多。不过基尔姆的矿山经常有搬运方面的需求,因此才设置了分部。

……以上几乎都是从夫人那边听来的。

夫人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她在将行李放在旅店的时候是一边哼著曲子,一边牵著我跟小姐走在路上。不过我倒是有件事情放不下心。

「我应该让公会知道多少情报才好?」

「提供多少情报是发现者的自由,你只要把被知道也没关系的事情告诉他们就好。」

是哦,既然如此……

「那就提供史莱姆的进化条件,以及跟大史莱姆订定契约的方法好了。顺便登录两种新品种的史莱姆。」

「所以黏液史莱姆的黏液使用方法是机密啰?」

「是的。制成防水布贩售的时候,万一出现类似的商品,那可就麻烦了。」

「说得也是。」

谈话结束之后,原本的预定计画是立刻前往公会,不过兰巴哈大人这么开口了。

「龙马,你没去过教堂对吧?既然如此,不是应该先前往教堂,请教堂那边开示自己的参数资料吗?」

听到这句话之后,兰哈特先生以及夫人都露出猛然惊醒的神情。

教堂所发行的「参数版」似乎就是兰巴哈大人口中「检视自我参数的道具」。有了那个东西之后,不但可以确认参数资料,公会的登录手续也得以顺利进行。

举例来说,驯兽师公会的登录必须满足使用从属魔术或是召唤术的条件,如果参数版所显示的技能栏位当中出现从属魔术,就可以立刻登录。若未出示参数版,就必须等上一段时间,在工作人员的面前与事先准备的史莱姆签订从属契约的手续,完成之后才得以登录。

事情就是这样,于是我们改变计画,前往设于基尔姆城的创世教堂。另外众多史莱姆都留守在旅店。若只是前往驯兽师公会,大可带著史莱姆一起同行,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来到教堂之后,迎接我们的是穿著修道服的年长女子,脸上带著稳重的微笑。

「欢迎你们,今天是来做礼拜的吗?」

「我想替这孩子申请参数版。基于某种原因,他到现在还未持有参数版。」

「请务必帮忙。」

「原来如此,请往这边走。这就带您前往受洗厅。」

除了受洗者之外,其他人都不许进入受洗厅,因此我暂时与陪同前来的众人告别,跟在穿著修道服的女子身后走进教堂。

「这边请。」

「麻烦您了。」

走进房间之后,里面摆著一颗水晶球以及台座,乍看之下,就跟先前在凯雷邦城的办公室见到的款式相同。除了台座有个跟手掌差不多大小的直立式长方形凹槽之外,其他地方几乎都一模一样。

「参数版在这里。等等我会先将这块板子嵌入台座,接著再请你碰触水晶球,结束后就算是受洗完毕。接触水晶球的时候会发出强光,基本上对人体无害,请尽管放心。」

「明白了。」

拿出一块透明板的女子如此解释之后,就将板子嵌入台座,走到台座的另一边。

「现在请碰触水晶球。」

「好的。」

带著些许的紧张,我慢慢地碰触水晶球。结果水晶球在一瞬间绽放出跟我乍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同样的强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我也被光芒刺得闭上双眼。

穿透眼皮之后变成红色的强光持续发威,之后逐渐衰弱。

「呜……?」

感觉到光线完全消失,于是我睁开双眼,结果眼前的景色已经不是之前的房间了。

……错不了的,忘也忘不了。之前也来过一次,这里是众神的……

「喂——!龙马老弟!」

「在这里!」

「后面啦!」

就在我兀自发呆的时候,声音传入耳中,于是我回过头一看,顿时映入眼帘的正是将我送到这个世界的三位天神。他们就站在那里,彷佛早就在等待我的到来。既然他们出现于此,代表这里正是那个地方没错。

「凯因、库佛、露露迪亚……我又死了吗?」

「不不不,你很好,只是心智稍微抽离而已,马上就会回到意识中了。时间也是停留在当下。」

「我也没想到又会在这种情况之下碰面。不过这应该是因为你住在森林的时候,每天都对著我们的石像祈祷的关系。」

「隐居在森林中的这三年以来,你每天都不忘修行、研究以及祈祷。自给自足的三餐就某种意义而言也算是粗茶淡饭,所作所为几乎跟圣职者的修行没什么两样。」

是这样吗?

「过去你亲眼见到了我们,因此打从心底相信我们的存在,这三年以来也几乎每天都为我们献上祈祷。你已经充分满足条件,能够透过这次的受洗习得神托技能了。」

「虽然还要隔一段时间,不过你以后也可以听到我们说话。」

「原来如此……不管怎样,还是很高兴再度见到你们。」

总而言之,我先如此表示。如果可以跟他们说话,我该说些什么才好呢?当初虽然针对这个问题思考了许久,只是这个时机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一时之间完全想不起来要说的话。

「我们也一样。谢谢你遵守诺言,到教堂来看我们。」

「你在全新的人生似乎过得挺愉快的嘛。我们一直在观察你,一路上真的发生了很多惊喜呢。」

「没想到你居然在森林里面一窝就是三年。对我们来说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对人类而言可就不是这样了。再说那里虽然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森林,却不是完全没有危险。我们以为顶多只会待个一年而已。」

三位天神聊得很愉快,感觉起来却还是有些许苦笑的意味。

「你将自身具备的技能与魔法运用于日常生活,创造出良好的生活环境。别说是三年了,就算是永远住在森林里面也没问题。」

(插图012)

「森林中的家乍看之下虽然朴实无华,整体环境却十分舒适。安全性无话可说,既宽阔又整齐,各项设备也十分完善。尤其是附设澡堂的住家在这个世界可是豪宅等级的,而且放眼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你家的厕所既乾净又没有臭味。」

「老夫也没想到史莱姆的研究居然可以造就出如此惊人的成果。世界上根本没有主动研究史莱姆的人,尤其是那两种……清洁史莱姆和清道夫史莱姆更是令老夫大吃一惊,那可是新品种呢。」

「……啊,嗯。果然是新品种吗?我也问过

偶然遇到的从属魔术师一家人,他们表示没见过,所以我想应该是新品种没错。」

「嗯。史莱姆原本是老夫创造出来的,当初只有赋予它们适应环境的性质以及繁殖力,因此之后的进化拥有无限的可能性。不过史莱姆实在太弱小了,容易被其他动物驱赶,勉强出现一些品种之后,数量就几乎不再增加。

而且不同的环境所能产生的史莱姆品种似乎是固定的,因此老夫也完全忘了新品种史莱姆诞生的可能性。你的表现实在太优秀了!」

史莱姆这么没有研究价值吗?

「毕竟连老夫这个创造者都忘了这件事。说不定你对史莱姆的瞭解程度,已经在老夫之上了呢。」

「超越天神的知识——仅限于史莱姆方面?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你对史莱姆应该还有其他的想法吧?先前观察了你的研究过程,这才发现老夫没想到的地方,你全都想到了。

天神并不是万能的,也是有擅长与不擅长的领域。有时见到某些人所创造出来的发明,一想到那些人就是诞生于自己所守护的世界,著实令老夫瞠目结舌。」

「举例来说好了。我们是神,不会被你们这些人类所伤害,不过若你现在攻击我们,绝对可以轻易地把我们打得满头包。因为我们完全没有战斗技术。

在神力的保护之下固然可以让你碰不到我们,不过我们不可能就技术层面战胜你。如果换成擅长战斗的战神,或许不至于落败吧。」

「哦,原来如此。」

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没办法。只要提到天神,人类总有一种无所不能的印象……不过快乐最重要,而且没想到你居然跟那家人扯上关系。」

他们知道贾米尔公爵家的人吗?不,他们毕竟是天神,知道也很正常。

「从说话的口气听来,那些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不是身分,而是就天神的角度来看。」

露露迪亚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那些人的祖先,是我们从地球传送到这个世界的人。」

「真的吗?」

「嗯,她真是个好孩子。当初是以成为动物的调教师为目标,虽然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却为了得到让动物听话的能力而来到这边的世界。」

「那种能力,该不会就是从属魔术吧?」

「答对一半,因为当时有类似的技术。她学习那种技术之后,再加上我们所赐予的力量,才造就出从属魔术。创造从属魔术、藉由从属魔术建立许多功绩、承蒙当时的国王授与贵族的爵位、再加上人长得漂亮大受欢迎、跟邂逅的贵族恋爱结婚。之后也代代相传下去,是正统的从属魔术师家族。」

「而且贾米尔家的兰巴哈受到老夫、兰哈特受到库佛、艾莉莎受到露露迪亚的庇护。再加上女儿艾莉亚莉亚从我们送到这个世界的转生者身上继承了浓厚的血统,出现了明显的返祖现象,更是众所皆知。」

「我们经常观察她的生活情况,频率大概仅次于你。」

「是哦,所以那位小姐也有从属魔术的天赋啰?」

「有是有啦,不过她明显继承的天赋并不是从属魔术。从属魔术师的天赋是来自父系的血统。

她所继承的血统源自母系家族的另一个转生者。那个转生者是典型的阿宅,原本就很不喜欢运动,因此完全放弃武术,在魔法方面达到无双的境界。而且那个人跟你不同,当初也追求魔力的强化,因此魔法威力以及连射力非常惊人。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学会多种魔法。」

「而且他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自律。」

「幸好那个人生性懦弱又胆小怕事,直到死前都没有为非作歹的勇气。当初那种能力是我们赐予的,这么说或许不太厚道,不过在他过世之前,我们真的都过著心惊胆战的日子。」

那个转生者到底是多厉害?不过话又说回来……

「之前有听你们提过,转生者似乎满多的嘛。我会碰到他们吗?」

「从地球取得魔力的时候,必定会物色一名转生者过来。就算时间再怎么短,好歹也有200年的间隔,同一个时代是不可能出现多名转生者的。」

「爆发战争的时候,魔法的使用会造成战斗的剧烈化,因此必须临时从地球物色其他转生者,平常的时候就没有了。目前没有大型战争,应该在你还活著的期间都不需要才对。」

「想要瞭解转生者的话,也可以从书籍下手。他们大多都被赋予天神的力量,具备高等级的技能或是特殊能力,经常成为传奇故事中的主角。

例如刚刚不是提到艾莉亚莉亚的母方家族里,有个无双的魔法使吗?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有个因为战争爆发而临时被召唤过来的转生者,那个转生者在战斗中大显神威,被世人称为英雄以及勇者。至于其他的案例,有个横行霸道的转生者被当成魔王遭到讨伐,这段过程之后被改编成民间故事。还有在旅行途中,你不是听说过炼金王吗?」

「嗯,讨论錬金术的时候有提到他。炼金王也是转生者?」

「没错,不过他是个非~~~常令人火大的家伙!」

「当时他说想要使用炼金术,希望可以当成转生的赠品,可是当我们表示这里的世界没有炼金术的时候,他居然命令我们立刻创造。而且炼金王的称号也是他要求部下这么称呼的,总之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无奈之余,老夫只好顺著他的意思随便弄出来。」

「随便?难道炼金术的使用方法其实很容易?」

「嗯,因为是老夫随便弄出来的东西。」

「果然不出所料!当初我就觉得简单画个魔法阵、将材料放在上面、在内心想像分离的物品、然后将魔力注入魔法阵之后就成功了,这样子也未免简单了一点,结果原来是这么回事!炼金术不像其他魔法一样需要控制或是调整魔力量,当初就觉得怪怪的。」

「老夫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他任性的要求之上。虽然平时闲得很,与其弄得自己不愉快,老夫宁愿闲得发慌。」

「这点我也同意,不过……」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这样子也算很困难了。这个世界跟地球不同,没有元素之类的知识。炼金王之前是地球的学生,才能靠著炼金术大发横财,然而接下来就算是在炼金术的全盛时期,除了炼金王之外的炼金术师甚至连小小的分离都办不到。

炼金王眼里只看得到钱,不希望别人跟自己竞争,因此在死前都不曾将知识或是技术传授给任何人。现代炼金术师所崇尚的神秘主义,就是承袭自炼金王的行为模式。」

「所以才会这样……」

其他的转生者可真是乱来。

「你跟之前的转生者比较起来就老实多了……或许你会觉得自己总是受制于周遭的环境,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你总是自行做出判断,遵守应该遵守的规矩,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以自己的方法多方尝试。对于我们,不,对于你所存在的这个世界、亦即赛尔佛尔而言,最需要的就是像你这种转生者。」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呵呵。我们好歹也是天神,该说的还是要说。」

「啊,也对。」

「不必把事情想得太困难。即使在之前的世界过著身不由己的生活,现在也未必一样。而且身不由己的生活,也不尽然都是坏事。」

「只要能够享受人生,也没什么不好的。」

「没错……嗯,谢谢。」

「不必放在心上。我们是天神嘛,这种建议只是举手之劳。」

「而且你也提供了我们不少乐趣,就当作是回礼吧。」

「……其实是因为你能够待在这里的时间就快到极限了,所以我们才趁现在给你一点建议。」

「谢谢。很抱歉,我从前世开始就是个不擅言词的人,只能说声谢谢,不过我真的很感激你们。」

「我们都能感受你的心意。」

「因为我们一直在观察你。」

「不过这阵子其他的天神也在偷窥。」

「咦?其他?」

这句话实在突兀,我不由得睁大眼睛。

「战神和魔法神对你颇有兴趣。他们向来厌恶转生者,这实在不太寻常。」

「虽然我们的频率还是比较高,不过其他的天神只要一想到就会偷窥你。」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都不知道?」

「他们并未对你做什么,倒也没什么关系。啊,不过技术与职人之神似乎有赐福给你。反正也没什么不好的,就别在意了吧。」

「那家伙也是酒神,似乎很欣赏你前世的酒量。虽然你在前世喝酒的时候不怎么快乐,不过酒量方面还是赢得了他的青睐。

另外他也说你在训练的时候所施展的醉拳相当有趣。」

「醉拳?住在森林的时候经常模仿电影的情节所做出的事,难道被看到了?没想到这么令他中意……」

「人生总是充满了惊喜。对了,这样子刚好,替你准备的身家背景之中,抚养你长大成人的祖父被设定成矮人。铁昆……也就是酒神,那家伙主要也受到矮人的信仰。」

「这样子就没问题了吗?」

「应该没问题吧……这次似乎该到此为止,时间真的到了。」

咦?啊,是哦。

闲聊中,离别的时刻在我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降临了。那道光又开始在我身边发亮了。

「好久没见面了说……」

「用不著这么遗憾。下次到教堂来,就可以跟我们短暂交谈了,也能像这样直接与对方见面。真是意想不到的结果啊。」

「……也对,那就下次再见了。」

「嗯,再见。」

「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我们会每天守护著你,期待下次见面的机会尽快到来。」

凯因话才刚说完,柔和光芒自眼前弥漫而出。当光辉消逝之际,教堂的受洗厅以及穿著修道服的女子映入眼帘。

「真是不得了的强光。光芒愈是强烈,愈是受到天神的喜爱,说不定还受到某位天神的加持呢。请您等一下记得确认参数版。」

正如凯因所言,这里的时间看来真的是停止的。不过她不问加持是怎么回事吗?

「谢谢,您对加持没有任何问题吗?」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