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序章1(1 / 2)

加入书签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真妹控

扫图:撸管娘

录入:勤奋的懒惰的羊

修图:不会修图的kid

一名男子悄然伫立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憔悴的脸色、灰白的头发,年纪看起来大概在40后半到50岁之间。

然而脖子以下的部分却跟头部截然不同。男子穿著应该是睡衣的素色短T,下面套著一件松垮的短裤,暴露在外的身体布满了几乎快要撑爆衣服的发达肌肉,宛如经过锻炼的年轻肉体。

「嗯……?这是什么地方?」

眨了眨眼的男子喃喃自语,发现自己不是在街上,以为是醉倒在某家酒店。接著三名男女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突然出现在男子的面前。

「醒来了吗?」

「你意识清楚吧?」

「希望你可以给个反应。」

「是,我很好。事出突然,忘了跟三位问好。我叫做竹林龙马。」

「好了好了。别这么拘束,喝点茶吧。」

听到龙马反射性的问候之后,留著长胡须的老人露出和蔼的笑容,他伸出手来水平挥了挥。结果原本不存在的茶几瞬间出现,还备妥了四人份的热茶与坐垫。

「来来来,先坐下来再说。」

「谢谢。」

说话的是三人当中唯一的女性。年轻女子爽朗地笑著请龙马就坐,于是龙马先道了声谢,才坐在坐垫上。接著老人同样坐在龙马的对面,女子坐在龙马右侧,最后一名少年则是坐在左手边。

这些人围著茶几喝起了热茶。龙马跟著喝了一口,旋即开口发问。

「不好意思,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不知道方不方便?」

「当然可以,这就是我们现身于此的目的。不过你想问的问题老夫大概都猜得出来,不如就先听听我们怎么说吧,应该可以解答你心中的疑惑。」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见到龙马低头致意之后,老人先点了点头,才简明扼要地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们是人类口中的神。老夫是创造神凯因,坐在你右手边的女子是爱神露露迪亚,左边的少年是生命之神库佛。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跟你所生存的地球截然不同。

你昨天晚上在睡梦中停止了呼吸,这点老夫深感遗憾。我们将你死后的灵魂带到这里来,也就是所谓的天界。」

「原来是这么回事。」

龙马点了点头,啜饮了一口热茶,彷佛接受了这种说法。他的反应让三位天神感到十分疑惑,其中又以貌似少年的天神库佛最为讶异。

「咦?就这样?不觉得我们是在骗人,或者是抱怨自己怎么会死了吗?」

「过去来到这里的人,多少都失去了冷静呢……」

「惊讶是惊讶,也觉得很不真实。不过若是在做梦,时间到了应该就会醒过来,而且人本来就随时都会死……更何况我所任职的是一家血汗公司,不少同事或新人都是操坏身体之后黯然离职,所以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活不久。应该说我今年都已经39、虚岁算40了,能够撑到现在也很不容易。

而且基于个人的癖好,我对于死亡这方面的话题特别感兴趣。反正我在世上也没有家人或是亲戚,与其化为尘土,这种结果反而令人欣慰。」

龙马似乎打从心底感到满足,然而他的说词无法消除众神的疑惑。

「是、是哦?人类居然有这种想法?你怎么好像有点开悟了?」

「我觉得跟癖好无关。之前遇到好几个跟你有相同癖好的人,结果他们可是兴奋得不得了,完全不听人说话,害我们伤透了脑筋……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没那么沮丧吧。」

「虽然替我们省下了不少解释的时间,不过也让老夫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经老人这么一问,龙马先是思索片刻,才缓缓开口。

「那……我是怎么死的?」

「嗯?一开始就问这个?」

「是的。我知道自己随时都会死,不过却完全没有死亡的记忆,所以……」

「那种死法确实是不会留下记忆。」

「你的死因是头部受到撞击所产生的脑出血。」

「咦?……没记错的话,我应该在房间睡觉才对。」

「嗯,是在睡觉没错。你在睡梦中打喷嚏,而且还一连打了好几次。」

「大概是四次吧。就在打喷嚏的期间,枕头偏离了原先的位置,你的寝具都是单薄的便宜货,起不了什么缓冲的作用,结果你的后脑直接撞在地上……」

「撞击的力道虽然不至于让你清醒过来,却撞断了脑中的几条血管。结果大脑受到血块的压迫,你就在天亮之前离开了人世。」

听到天神的说法之后,龙马低下头来反覆咀嚼其中的含意,结果突然苦著一张脸幽幽开口。

「我无法接受……为什么是这种死法?」

「「「?」」」

「无论是被喝醉的主管拿啤酒瓶猛揍,或是面对手持铁棒、专门抢劫中年上班族的不良少年,我都存活了下来。小时候更不知道被暴力的老爸揍过多少次脑袋,为什么如今偏偏是因打喷嚏而死!」

龙马开始激动了起来,完全看不到四周的景象。众神只是在旁边默默观察,似乎早已瞭然于心。

「哎,他真的生气了。」

「面对我们或是死亡的事实都可以保持冷静的人,居然为了这种小事乱了方寸,他可真是个怪人。」

「看来他似乎对自己的肉体强度抱持著不为人知的骄傲。从小被父亲强制灌输武术,从此每天都不忘自我锻炼,直到死前依然如故……库佛、露露迪亚。」

「干嘛?」

「有什么问题吗?」

「是不是问题还不得而知,不过我对他倒是产生了兴趣。在他冷静下来之前,能不能请两位帮个忙?」

凯因露出阴险狡诈的表情,与他当初跟龙马交谈的形象截然不同。另外两位天神似乎从凯因的表情察觉到什么,于是他们打量著陷入沮丧之后,完全视周遭的声音如无物的龙马,同时开始以人类听不到的语言互相交谈。

「呼……不行不行。抱歉,我太激动了。」

一段时间之后,龙马恢复某种程度的冷静,重新抬起头来。众神依旧正在啜饮杯中的热茶,看起来就跟他陷入沮丧之前没什么两样。

「没关系啦。基本上我们都很闲,而且当初是提早把你从另一个世界带过来的,现在有的是时间。刚到这里的人多半都会心慌意乱,这已经不稀奇了。

人类的灵魂本来是跟肉体密不可分的,因此就算依靠天神的力量来维持,仍然属于不稳定的产物,感情也很容易失控。我们一点也不觉得惊讶,所以你也别放在心上。」

「时间的认知在神界当中十分模糊,灵魂也不会有饥饿或是口渴的感觉。有些人从睁开眼睛一直到冷静下来好好说话,可是要花上足足四年的时间,这一点也不稀奇。」

「四年?」

名叫库佛、貌似少年的天神所说的这句话,固然令龙马难掩内心的讶异,不过对于众神而言,这是常有的事情。

「这就要看是当事人自行恢复冷静,或者是我们什么时候让当事人冷静下来而定,不过若当事人出现逃避现实的徵兆,就会变得完全无法沟通,这时候我们会选择暂时将当事人丢在一边。毕竟一味劝对方冷静下来的话,反而会引发对方的戒心,这样子可就麻烦了。除此之外,也有在谈话当中动不动就会失控的人。静待这种人恢复冷静,四年的时间一下子就会过去了。所以龙马老弟,你真的不必介意。

如果你已经冷静下来了,老夫想要继续先前的谈话,应该没问题吧?」

「是,请说。」

听到龙马的回应,凯因再度点点头。

「嗯,现在就针对把你带到这里的原因进行说明……一言以蔽之,就是老套的原因,这样子你应该明白吧?」

「原来如此,前往异世界对吧?转移吗?还是说我已经死了,所以是转生?」

「真是一点就通……」

露露迪亚的表情和语气流露出些许的讶异,龙马却丝毫不放在心上,继续听取凯因的解释。

「基本上是以转移的形式。到时候你会在我们的世界,进入老夫所创造的肉体,因此不会有父母或是亲戚。」

「不过在另一个世界的肉体非常年轻,或许也可以称之为转生。若你针对外型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在一定范围之内进行调整。」

「实际年龄大概在哪个范围?」

「大概是10岁以前。这种年纪就算在森林中迷路,运气够好的话还是有可

能存活下来。而且小孩子不易引起他人的疑心,可以直接进入城镇,展开全新的生活。当然,我们也会尽量保护你的。

转生的身分虽然是平民的孤儿,不过首次传送的地点会选择对身分差距较为宽容的国家,应该不至于对日常生活造成影响。」

「感激不尽,希望我转生在另一个世界之后不会是太奇怪的外表。对了,到时候我应该在即将前往的异世界做些什么才好?什么使命之类的吗?」

「嗯~……有是有啦,不过在你前往异世界的时间点上就已经结束了,所以实际上应该是没有。真要说的话,你的使命就是前往我们的世界。」

「我们的目的是在将你送往异世界的同时,把地球的魔力送往我们的世界。因为我们这个世界的魔力已经逐渐枯竭了。」

龙马接受了这种说法,不过也因此产生新的问题。

「不能只传送魔力就好吗?」

「嗯。套用比较简单的说法,就是每个世界之间都有所谓的墙壁。魔力无法穿越原本世界的墙壁,不过只要透过我们的力量打开一个小洞,魔力就可以转移。只是即使对我们这些天神而言,这也算是相当吃重的劳力工作。洞穴的维持需要力量,但在魔力转移到达足够的程度之前,我们就会先耗尽体力。

所以这时就轮到你出场了!虽然那个时候你不会有意识,不过灵魂将在神力的保护之下被塞进墙壁,扮演支撑棒的角色。如此一来,就可以暂时稳定住洞穴,让我们趁机将地球的魔力转移过来。」

「魔法在我们的世界用途广泛,一旦魔力枯竭,势必会造成许多问题。依靠魔力生活的人类自是不用说了,以魔力为食的魔兽将会灭绝。魔兽本身所串连而成的食物链受到影响,大自然的均衡将遭到破坏。

就这点而言,地球虽然存在著魔力,平常却不曾使用,而且也没有所谓的魔兽。就算缺少魔力也不会造成影响,所以才希望能够将它转让过来。」

「原来如此……如果没有什么让魔力枯竭的特殊原因,这个世界的处境,是不是类似生产的速度追不上消费情况的感觉?」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原因虽然有很多,不过主要还是出在人类身上。大家都知道魔法很好用,也透过各式各样的研究发展魔法,结果让魔力的消耗量愈来愈高……」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