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十六卷 电子版特典 在地下城装作事故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1 / 2)

加入书签

那是我被师父拐走,时间感渐渐开始奇怪时发生的事情。

当时我正在超级豪华的旅馆中经受着激烈的拷问特训,这时外表端正的妖精如此对我说道:

「我们去地下城。」

「嘿?」

尽管我已经破烂不堪,意识朦胧,听到这唐突的命令还是发出了怪声。

被赫定先生改造……不对是调教……不对不对是转生……算了就改造好了……总、总之是在教导我从面对女性的心理准备到为淑女引路的基础部分中的基础,严厉地一口气全塞进我的脑袋里,比埃伊娜小姐都要严格,这样的日子已经整整过了两天。

我真的连一觉都没睡过——他不屑地说Lv. 4熬个五天轻轻松松——就为了进行引导对方的实习而突然被带来了地下城。

「那个,师父……为什么引导对方的实际练习,要来地下城呢……?」

「蠢货,在地面上做出搭讪一类的事情,要是被希尔大人知道了你要怎么办?想在幽会之前就伤了她的心吗,你这傻子。」

「我明白了,真对不起……」

「如今你在都市中本来就备受瞩目。只要做出点显眼的动作,消息马上就会传开。多想想自己的立场,蠢兔子。」

「我明白了,真对不起……」

面对着除了严厉还是严厉的语言攻击,眼神空洞的我能够做到的也只有道歉了。

身为人的尊严?在主从关系面前一点意义都没有啦。

「但是,在地下城引导对方……难道是以怪物作为对象吗?到底要怎样才能判断雌雄——」

「你在耍我吗蠢兔子?」

「——唧噼?!」

除了语言攻击外师父还会无情地进行体罚,他一脚直接踹中我的腰,将我踢飞,砸到墙壁,然后啪嗒!一下倒在地上。毋庸置疑,这下子耐久能力值一定会大幅上升啦!!

我保持着丢人的姿势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个劲地向他道歉。

「既、既然不是怪物的话……难道说……」

「啊啊」,师父扶了下眼镜,然后说道:

「剩下三天去地下城待着。给我一个劲地狩猎怪物和女人。」

「诶!?」

「你刚才妄想什么了渣滓。」

「噢呼!?肥、肥肠煲歉!?」

我领受了第二记脚踢,同时向他道歉,紧接着师父俯视着我,给我指明了方向,只是他的眼神仿佛在蔑视地看一头没有学习能力的畜生。

「意思是说,将女性冒险者当做你的练习对象。」

师父这轻描淡写地将素不相识的他人当做练习对象的态度令我不禁流下冷汗,但同时也能够理解。

虽然不是师父刚才那个意思,有些行为在地面上会很引人注意,但如果是地下迷宫里,或许就不会成为太大的话题。如果是负面印象倒是会很快传开,但冒险者之间产生争执是常有的事。哪怕我表现得太差,至少事情在女神祭开始前是不会传到地面上的吧。……同行之间就不好说了。

「呃,就是说,每碰到一位女性同行,都上前搭话是吗……?」

「怎么可能做这么没效率的事情。你也不想想我们来中层是为了什么。」

没错。

如今我们正在中层区域——地下城13层。

与上层的分界线,岩窟迷宫。

「我问你,在广阔且幽深的迷宫中,出现死者最多的层域是哪里?」

「诶?呃……是上层,对吗?」

「没错。就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冒险者,既没有才能,又不付出努力也不认真准备的一群废物。在初始楼层中,死去的首先就是那些自大之人,急于求成之人,以及运气不佳之人。」

师父向前走去,我因回答正确而非同寻常地放下心,同时跟了上去。

正如师父所说,死在上层的人是最多的。

欧拉丽中的冒险者,大概有一半都被叫做下级冒险者,事故则集中发生在第1层到第12层之间。虽然中层及以下的环境毫无疑问更加严酷,但说到底分母就有所不同——埃伊娜小姐曾经这么说过来着。

中层及以下的事故质量更高,而数量本身则是上层压倒性地多。

在我心里,大概就是这么个印象。

「那么,如果不算上层,那么接下来最容易发生事故的楼层呢?」

「……是中层这里,对吧?」

「我问你是哪一层。不要说概念,再具体一点,蠢兔子。」

他连头都没回,手里弹出的小石子就唰!地打中我的额头。

「等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捂住额头发出怪声,师父则将我彻底无视,如同替无能的学生说出答案的老师一般对我说:

「答案是,跟上层比起来,难度急剧上升的这个13层。」

他大步在地下城的通道上前行,同时继续说道:

「从现在开始,你的练习对象就是在这里遭遇事故的那些可怜的女冒险者们。」

「嘿?」

「利用吊桥效应,从一开始就给对方一个较高的印象值,营造出更容易进入模拟约会的氛围。」

说到这里,我啊的一声,终于理解了他的意思。

确实,我不可能对素不相识的女性做出男神大人们说的那种搭讪行为——不对哪怕是认识的人也没办法。但如果对方对我敞开了心扉,那么哪怕是过于不习惯应付女性的我发出邀请,说不定也勉强可以。

……话说,如今这个状况岂不就是我还在说什么在地下城寻求邂逅~的时候幻想过的情景之一?

「上层的同行太多了。有可能会传出恶评。更何况,在那种难度不高的层域中悠闲探索的那群母猪大都头脑简单,品性低下。就连将她们当做希尔大人都是一种无礼的行为。」

(总觉得他说得好过分……)

「虽然你也蠢得可以,但毫无疑问,你的条件很优秀。驻扎在中层的女人们看到你,应该也会有些兴奋才对。」

(说我说得也好过分……)

我内心被师父狠狠伤到,但同时也理解了他的用意。

以及我们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走在正规路线上面。

在迷宫之中,冒险者走的最多的就是能以最短路线到达下层的正规路线。哪怕是不打算去下一层,想要赚取【经验值】的冒险者也基本会在正规路线附近狩猎怪物,以便于发生意外时能够获得同行的救助。

距离女神祭已经只剩三天,再加上不能在地面上太过显眼这种恶劣条件,他才考虑了很多,最终想出这种训练的吧。

可是,我们马上就要去利用认真探索地下城的人们了啊……

「给我收起你那张蠢脸。已经来了。」

「!」

训练还没开始,我就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泥沼,而这时师父已经悄无声息地藏在了阴影处。

我也慌忙靠近墙边,这时在师父视线前方,正好来了一个四人的队伍。

「人类男性两人,半妖精男性一人,还有妖精女性一人。正好。」

「这、这实在是太难了吧……女性只有一位,男性反而比较多……」

「并不是,三名男性全都对女性有意思,正在互相牵制。女性那边则是内心感到麻烦至极,但在探索中不能破坏这种和谐氛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看那位同胞的表情就懂了。」

「妖精好厉害啊!!」

话说,我根本就不想知道这种万分纠葛的队伍实情!

不、不过,哪怕在我看来,那个队伍的战斗力也该说是绰绰有余,前卫与后卫分配得十分平衡,装备也很齐全。

似乎所有人都是Lv. 2,感觉怎么都不会发生事故……

「……呃,咦?师父?」

不知什么时候师父不见了踪影,我着急地环视四周。

紧接着——远方听到了啪叽!一下宛如电流炸开的声音,还有怪物们的悲鸣。

……

…………

………………难、难道说。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怪物集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是吗—!?

我确信了这是师父进行的人为诱导怪物——拟似怪物奉送,在心中大声喊了出来。

这之后可谓极其惨烈。

虽说这里很宽,但这条道路甚至算不上是个房间,怪物大队就朝这里涌来,猛烈的叫喊塞满了四周。假如我Lv. 2时看到这场面一定会留下心理创伤,看到眼前这一幕,我脸上所有肌肉都开始抽搐。

然后——拼命地反抗了一阵子之后,这个队伍竟然抛下位于后卫的妖精女性,逃跑了。

「诶———!?不是吧,他们不是一个【眷族】的吗!?」

「是一群渣滓倒是省事。要是麻烦的话,我就得送去一两发雷弹,把前卫放倒才行了。」

「师父你照过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吗!?」

我不禁大喊出声,这时师父再次悄无声息地回到我的身边,我果然还是不禁大声对他吐槽!

「别废话了快去。机不可失。」

冷漠的回应令我闭上了嘴,听到女性的悲鸣后,我又慌忙跳了出去。

只见妖精已经满身疮痍,跪在了地上。

瞬间全身的体温猛地上升,心脏放出咆哮,喊着一定要前去搭救——于是我笔直地冲向了无数独角兔和地狱犬的大军。

(啊啊,果然来报应了——)

看到怪物的爪牙逼近眼前,妖精少女洛莉艾如此想到。

事情的开端是她的主神给了她一个难题。

洛莉艾,你去打探一下这张羊皮纸上写着的【眷族】。我想要他们的内部情报。只要装成独自一人,请求他们带你一起探索迷宫就能混进去了。毕竟那边男性冒险者很多啊。只要利用你的外表,哪怕不特意问什么他们也会说出情报。诶,你说这是美人计?自己身为妖精不能这么做?喂喂,我可是赫尔墨斯哦?可爱的眷族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十分清楚。而你是一位优秀的妖精,这种任务手到擒来啦!

他浮现出莫名可疑的暖男笑容同时如此命令,自己还没来得及叹气就被派了出去。

洛莉艾隶属于【赫尔墨斯眷族】。主神赫尔墨斯和他愉快的伙伴们都在若无其事地做着这种事情——派阀间的间谍活动。通过主神的教诲,他们都理解到情报比金钱更加贵重。这次也是如此,因为发现了对方可疑的行动或是说不定能够拿来要挟的情报,所以为了保证将来拥有交涉材料,才拜托她去当一回密探。

「真是的……为什么我身为妖精还要去使美人计……」

洛莉艾是一位美丽的少女。

扎起来的金色长发与浓绿色的眼睛展现出明显的妖精特征,正值妙龄的容貌愈发趋近成熟,也使得自身很受异性欢迎。若是被她微笑以对,想必邀请她今晚小酌一杯的冒险者一定会络绎不绝。

能力值Lv. 2,不折不扣的上级冒险者。

但与其相反的是,她在欧拉丽中并不出名。

因为洛莉艾是负责所谓的都市外的人员。

在不仅关注迷宫都市,更是向整个下界派出眼线的【赫尔墨斯眷族】之中,她也算相当频繁地前往其他国家·其他都市收集情报。像是特工一样的行为,或者陪着主神散步都是常有的事情。二个多月前,潜入埃尔利亚贵族的宅邸,发现被捉住的会说话的怪物——异端儿的正是她。

「也只有我们负责都市外的这些人才不会被人发现属于【赫尔墨斯眷族】而产生戒备,这我倒是能够理解,可是……唔唔!」

无论如何,洛莉艾就是因为这种缘由而接触了其他派阀的队伍。

她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于被对方怀疑,导致整个计划崩盘,然而事情的发展正如伟大的主神所预料,全是男性的冒险者们都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欢迎洛莉艾加入他们。

洛莉艾将万分头疼的心情藏在笑容之下,边进行迷宫探索,边从他们身上引出情报。内心已经做好了今晚顺势去喝酒(加班)的觉悟。

而正因为如此,才遭到了报应。

咕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多到难以置信的怪物大军突然袭来,于是自己被男人们当做诱饵丢在了这里。

只身一人,孤立无援。和团长阿斯菲她们比起来,洛莉艾探索地下城的次数还很少,无法摆脱这一困境。

(这种虚情假意的事情,根本就不像精灵的作为,我等侍奉的大圣树当然不可能原谅我。……真是恨死您了,赫尔墨斯大人。)

伤痕累累的自己跪在地上,眼前则是地狱犬不断逼近的尖牙。

洛莉艾放弃了抵抗,正要接受这一命运,而就在这时。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