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卷 这份心意、无法遏止 第13话 文化祭与JK(2 / 2)

加入书签

角落里有一个大概是用来装饮品的冷藏柜,还有许多在塑料袋包裹的蛋糕也放在那里。

不一会,奏音就拿着我们点的饮料和蛋糕来了。

「久等了—」

「谢谢奏音」

「其实最初菜单里是没有小松饼的」

「诶、是吗?」

「嗯、你工作的店里不是有道甜点叫松饼吗?我也试着提议了一下,然后就被采用了。因为它和磅蛋糕不同,就算卖完了也能马上去料理教室做」

「这样啊……诶嘿嘿,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说明那次视察不是白跑一趟对吧。

虽然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我还是感到开心。

「我们是轮班制,所以一会我也能去逛,不过之前已经和朋友约好了要一起……啊、不过只是一小会应该没问题」

「你什么时候休息?」

「十一点以后」

「那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吧!」

「好、你们先去享受吧。除了展示品和商铺,好像还有舞台表演」

「嗯、我们会去看看的」

我看着她们的笑容尽情享用着戚风蛋糕。

嗯……

口感松软、甜度适中,这才是适合成年人的口味。

我脑中的甜点鉴定官表示合格。

我们吃完甜点离开教室后,又看向介绍册上的地图。

册子上不只是地图,还详细列出了在体育馆舞台举办的戏剧歌舞节目。

「接下来去哪里?」

「嗯—……先去逛下小吃摊怎么样? 去晚说不定就售空了」

「确实有道理,与其没得吃而后悔,不如吃撑了再后悔。那就先去小吃摊最多的中庭吧!」

向日葵踩着轻盈的步伐同我出发。

上扬的嘴角洋溢着喜悦的心情。

「刚才奏音穿得好可爱啊……」

「是啊」

「有机会我也想穿一穿婚纱——」

说到一半,向日葵慌乱的挥着双手说「啊、没、没什么!」

嘛、正好我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排在我们前面的女生夸奏音的时候,我也很自豪哦,心里都在想看吧、我的奏音很可爱吧? 嘻嘻」

怎么突然连关西方言都蹦出来了? 而且一般这不都是家人才会有的心情吗……

嘛、真要分的话也算得上是家人。

不过、是啊……

虽然我们的同居生活见不得光,但每天一起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都已经变成家人一样了——

——还剩下一个多月。

向日葵决定的期限在我脑中一闪而过。

虽然感觉时间还长,但一个月肯定很快就会结束吧。

我已经不想再去否定自己一想到要和她分别就觉得哀伤的感情了。

我们要尝遍中庭贩卖的各种小吃——虽然放下了豪言壮语,但最后我们只逛了三家便放弃了。

关键应该在于最开始吃的超大量鸡块和后来吃的咖喱挤满了肚子。

原本还想一路逛过去的,真是失策。

其实我还有战斗力,只是抛下向日葵自己一个人享受实在是过意不去。

「嗯—……好像吃得有点多啊,我都还没吃到热狗、章鱼丸子和可丽饼呢……」

「先去体育馆吧,休息一会说不定就消化了」

「嗯……」

若是换做奏音,就是吃遍全场应该也还有一战之力。

进入体育馆,除舞台外剩下的空间都一片昏暗。

几名女孩在舞台上合着曲子舞蹈。

「现在好像轮到舞蹈部表演」

向日葵看了看节目安排。

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将向日葵的侧脸也映得光彩动人。

女孩们有条不紊展现着热烈的舞姿,平日里的苦练可见一斑。

或许是受她们的触动,自己曾经刻苦训练的景象在脑中飞速闪过。

确实、我没能成为特别的人。

但曾经勤勉的每一天并不是梦,如今依然在我心中跃动。

而她们,她们活在当下。

这些我连名字都不曾知晓的女孩们在舞台上闪耀着,也在我心里闪耀着。

舞蹈结束后,由戏剧部带来的小剧场开始了。

剧名叫做人鱼公主,但以主角人鱼公主为首,从王子、修女到魔女以及人鱼公主的姐姐们,站在舞台上的演员们全都是男性。

明明是个哀伤的故事,但演出却都是些人高马大的男人上场,再由幕后女声来念台词。这反差惹得观众席换来一阵阵笑声,连我也不禁跟着笑起来。

只有声音符合公主身份的故事就这样上演着——

「真有意思,性转元素不管在二次元还是在三次元都很美味呢」

「美味……」

「嗯、不过,人鱼公主啊……」

向日葵略带伤感的轻叹一声,看着我——

从她眼中流出一颗泪滴,划过脸颊。

「————!? 怎么了!?」

「啊、嗯……对不起。只是觉得刚才的戏剧虽然很有意思,但本质上还是个悲伤的故事……」

「确实不太圆满啊……」

人鱼公主——我也知道这个故事的梗概。

人鱼公主和姐姐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因为到了15岁就能去人类的世界,人鱼公主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终于这一天来临了。人鱼公主从海面探出头,只是看了一眼船上的王子便爱上了他。

突然一阵风暴袭来,王子落入海中。人鱼公主救下王子,将他带到沙滩上。

后来察觉到有人接近,人鱼公主立刻回到了海中。原来是一名路过的修女,她发现了不省人事的王子并开始照顾他。王子就在这个时候醒来,误以为是修女救了自己。

人鱼公主回到海中后很想以人类的身份去见王子,于是请求魔女将自己变为人类。

魔女告诉人鱼公主,想变成人就得以失去声音为代价,并且一旦王子选择了其他对象,人鱼公主就会化为泡泡消失。人鱼公主接受了这个条件,喝下能变成人类的药水,在王子的城池附近睡下。

当人鱼公主醒来时,眼前就站着千思万想的王子,但由于失去了声音,人鱼公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但王子还是将人鱼公主带回了城堡一起生活。

可惜的是王子总是想念着救了自己的修女,人鱼公主很想告诉他真相,却无法发出声音。

最终、王子将和邻国的公主结婚。而这位公主,就是王子心中的修女。

这样下去人鱼公主就会变成泡泡消失——人鱼公主的姐姐们很担心,于是给了人鱼公主一把刀,让她将王子杀死。

但最终人鱼公主无法下杀手——跳入海中,化为泡泡消失了。

——这是个悲伤的恋爱故事。

故事最后变成泡泡的部分我了解得不是很清楚,没想到过程居然是这样的……

多愁善感的向日葵会看哭也不足为奇。

「呃……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驹村先生是王子……」

「嗯?」

她怎么突然这么问? 如果我是王子?

我有些惊讶,等待着向日葵接下来的话。

「如果……人鱼公主可以开口说话……驹村先生会怎么做? 会和人鱼公主结婚吗?」

「这个嘛……大概、不会吧」

「——诶」

「就算人鱼公主说是我救了你,已经变为人类的人鱼公主又拿得出什么证据呢。既然这样、更应该优先已经有了感情基础的修女吧……大概」

「就算人鱼公主表白说喜欢你?」

在聚光灯的反光下、向日葵的眼神很认真——

我终于察觉到了。

或许、向日葵说这番话另有它意——

或许这并不只是个假设,还夹杂着她的真意。

我轻吐了口气——开口说。

「嗯、还是一样。我是不会选择人鱼公主的」

「……………………这样、啊……」

向日葵哀伤的别开视线。

胸口突然痛起来,应该是良心那部分吧。

或许在她心中,我就如同王子殿下一般。但我才不是什么王子。

只是个平凡的大人。

再说当时我在电车里也没帮向日葵,只是后来关心的问了她两句。

让她留在家里的也是奏音,要是没有奏音我早就把她赶走了。

我并不是向日葵所期待的那种人。然而——

「……就快到十一点了,走吧」

注意到快接近奏音的休息时间段,我们离开了体育馆。

一路上向日葵都沉默着。

我们刚走到教室时,正好遇见奏音走出教室门。

「喔、真巧啊」

「奏音不用换衣服吗?」

「嗯、休息时间结束了还要回来工作呢。虽然有些害羞,不过还有那么多人打扮都和我差不多,就感觉没那么别扭了」

确实、一路上看见很多人同刚才舞蹈部的学生一样穿着表演时的服装。奏音和她们之间也没什么区别吧。

「我时间不多,赶紧去逛逛吧。我想去小吃摊—」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大胃王奏音不可能会放过尝美食的机会。

奏音嘟起嘴。

「啊、我已经吃饱了就不再吃了」

向日葵刚才吃下的食物似乎还没消化掉。

「是吗……那我们拉着手一起吧」

「嗯!」

为什么话题会这么跳跃呢,我完全搞不懂。这就是现役女高中生和上班族之间的差异吗。

不……感觉就算我现在还是高中生也理解不了。

不过看到刚才离开体育馆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向日葵又露出笑容,我的心安宁了许多。

虽然原因出于我,但我还是希望奏音和向日葵都能开开心心的。

这种想法未免有些自我啊。

一来到遍布小吃摊的中庭,奏音的眼睛就变得闪闪发亮。真是太容易读懂了。

「向日葵刚才吃的什么?」

「大份的炸鸡块和咖喱」

「哇、真够多的。那我也要!」

奏音兴奋的跑向卖鸡块的摊前排队,我和向日葵离远了些等着她。

不一会,奏音带着炸鸡块回来了。她递给我后,扔下一句「帮我拿一下」又跑去了咖喱处排队。

最终回到我们面前的奏音得意洋洋的拿炸鸡块蘸着咖喱吃。

「长见识了……早知道我也这样吃的」

「哼哼、好吃的东西组合起来会更好吃哦」

「奏音、注意不要弄脏衣服」

「嗯、确实咖喱对白色的衣服是天敌,你这样一说我突然好紧张……」

「那边教室可以坐,去那边坐着吃吧」

一楼的几间教室被布置成了供人休憩饮食的场所,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光顾着关注摊位,完全没注意到。

进入教室后,我和向日葵等待着奏音吃完吃完炸鸡和咖喱——但她的速度超乎我们的认知。

我曾听说过咖喱就是饮料这种话,但炸鸡块也能算?

看来奏音在家吃饭时的速度已经相当控制了啊……

「奏音吃饭的样子看着真是赏心悦目」

「是啊……」

向日葵轻轻笑出声。

「干、干嘛,今天这样放开吃一次也没关系吧……」

「抱歉抱歉。只是、奏音就像是……在婚礼上只顾着吃的新娘一样」

「诶!?」

奏音惊叫一声,脸上变得通红。

「嗯、奏音就像是真正的新娘一样。漂亮可爱还会做饭,真是最理想的妻子,真羡慕啊」

「向、向日葵!? 你说什么呢!?」

慌乱之中,奏音偷偷看了我一眼。

穿着白色新娘装扮的奏音身上同时共存着高中生的稚嫩和成年人的成熟,真的很漂亮。

就算毕业了也可以一直为你做饭哦……?

我又想到了之前的事——

「说的没错啊、下次也教教我做饭吧」

瞬间、奏音的肩颤抖起来,表情变得僵硬。

「奏音……?」

「…………」

她应该完全理解了我刚才的话。

奏音小声说了一句「嗯、可以」,脸上却面无表情。

对不起、奏音……

但我——

「啊、呃、好像没买饮料呢,我渴了去买杯果汁」

奏音一下子站起来,向日葵也跟着起身说「啊、我也有些口渴了」

等她们离开,我也走出教室。

……奏音应该会遇到比我更好的男性。

拥有无限可能的青春少女的心不该被我这种平凡又一无是处的男人束缚。

但这样又伤害到了奏音,无法言喻的罪恶感充斥在我心中。

奏音和向日葵那么优秀,为什么偏偏——

那之后,奏音又回到了COS咖啡厅工作。

逛完了所有的展示场,最后向日葵腹中堆积的食物还是没完全消化。我们就这样提前离开了学校。

嘛、奏音班上开办的咖啡厅这个最重要的目的地已经参观过了,我倒是没什么遗憾。

向日葵似乎还是意犹未尽,一路上念叨着「热狗……章鱼丸子……可丽饼……」

这些在超市不是都能买到吗——但肯定没这么简单吧。

在特别的场所吃应该才是乐趣所在。

「呃、驹村先生,我想顺路去趟其他地方……」

走向车站的路上,向日葵突然开口说。

「呃……我想买几本书,当然、钱从我兼职得到的工资里出」

「这样啊、既然是买书那倒没关系」

自从向日葵来后,我还从来没买过书。嘛、本来我也不会买那么多书。

不过向日葵非常喜欢漫画,一直没有漫画看的日子一定很煎熬吧。我们向着书店

走去。

在向日葵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一条开设着许多宅系店的街区。

休息日,街上有许多人。

去向日葵兼职的咖啡厅时也是这样,我很少来这种地方,所以眼前的每家店对我来说都很奇异。

我抱着观光的心态闲逛着,突然。

向日葵强硬的抓住我手腕,拉着我进了楼与楼之间的小胡同里。

「——!? 怎么了!?」

向日葵不作答。只是一味地向着昏暗深处前进。

通过紧紧相握的手,我感受到了焦虑。

空气中弥漫着油烟,这应该是家做中国菜的餐馆吧。

「抱歉、驹村先生……请在这躲一会」

向日葵终于停下脚步,脸上已是愁云密布。

她紧紧的贴着墙,将脸藏在电表后。

然后用颤抖的手拉住我的衣角。

狭小的胡同里,形成了我对向日葵壁咚一样的姿势。

我还没问原因,向日葵就先开口了。

「前面、有……有我家里人在……没想到居然会找到这里来……」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感受到自己的体温突然变得冰冷。

「……是怎样的人?」

「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性。长长的黑发,身高比我要高一点,穿着白衬衫……」

我斜视着看向道路。

从这个位置只能看到男女老少通过路口的那一小段时间,却完全没人会向这阴暗又狭隘的胡同看一眼。

但我还是伸出手挡住向日葵的身形。

路边传来嘈杂的声响,我和向日葵的身边却只环绕着仿佛会产生刺痛的紧张感。

我盯着路口看了好一会——

「啊…………」

刚好看到向日葵说的女性走过——

有那么一秒,我们对上了视线。

她的眼神就像是狩猎中的肉食动物一样锐利。

「————!」

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冷静、她应该看不到向日葵的脸。

从外面看,我们只是一对在角落里亲热的男女而已。

看向我们的女性——

她露出一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神色向前走去,离开了。

心脏在剧烈跳动着。

背上渗出恶心的冷汗。

明明一步都没动过,呼吸却像是刚跑了一千米一样急促。

我暂时没有动,不对、是动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要是窝藏向日葵的事暴露了该怎么办,我连这个问题都无法去思考。

「呃……驹村先生……」

听到向日葵的声音,我终于回过神。

现在才注意到,我和向日葵的距离也太近了——

「她还在吗?」

「……我去看看」

我离开向日葵,走出胡同来到街边。

仔细巡视了一遍女性离去的方向,但没发现任何一个相似的人影。

我伸手做出手势,向向日葵报告安全。

「她是——」

「……回去再告诉你可以吗……?」

没错、现在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自己也有这种强烈的想法。

中止了去书店的计划,我们快步走向车站。

※※※

学校里,文化祭结束后大家都在收拾整理。

奏音的班级里,大家也都换好衣服在清理教室。

「呀、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来」

「是啊是啊、对了奏音,刚刚来的是以前和我们见过面的表妹吧」

「他旁边的哥哥也是你表哥吗?」

唯子和小春一边取下墙上的挂饰一边问奏音。

「啊……嗯、很高兴看到他们来,虽然有点羞耻……」

「别谦虚了,你穿婚纱很漂亮哦」

「呃—我觉得不管是谁穿上婚纱应该都会很漂亮吧……」

「是吗? 还是因为奏音本身就很美吧」

「对对对、我就没办法、那裙子也太短了!」

清洁工作在闲聊中渐渐趋近尾声。

明明花了那么多时间准备,清理时的速度却只需要一小会——奏音有些感慨。

今年的文化祭真开心。

很开心——但心里却留着一团烦恼。

(我被和辉哥拒绝了啊……)

或许他只是单纯想学做饭才会那么说,或许又不止这么简单。

越想越偏向坏的方向。

奏音甩了甩头,甩去消极的想法。

现在得集中精神清理教室。

妈妈没有参加今天的文化祭。

因为发给她的入场券照片到现在还是未读状态。

不过去年她也没来成,奏音并不算很失望。

毕竟从小学起,她就很少参加自己的家长会。

「啊—……抱歉,我去趟厕所」

「嗯、快去快回」

奏音出了教室小步跑向厕所。

厕所里一个人也没有。奏音刚进入隔间关上门,裙兜里的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奏音取出手机。

「诶——」

不禁发出惊声。

手机的通知栏上,显示着SNS图标和妈妈这个昵称。

——没想到、她居然现在回消息了。

明明之前发了那么多消息都没回复过。

到底回的什么……

奏音伸出颤抖的手指点击通知。

进入SNS画面,显示着两句短短的话。

我有些累了

对不起

「………………」

奏音愣愣的盯着两行字。

最终止不住的眼泪流了下来。

这两句话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呢,这样一点也看不明白。

但奏音心中却萦绕着悲伤的情绪。

※※※

回到家喝了杯茶后,我和向日葵沉默着站在厨厅。

「驹村先生……」

我不禁紧张起来。

就要听到刚才的后续了。

向日葵沉重的叹了口气,又吸气——最后终于开口说「我家里——」

「从爷爷那一代开始,就经营着剑道道场……教出了许多打进全国大赛的人材,在业内相当有名气……」

向日葵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刚才遇见的那个人,是从我小时候起就在道场训练……经常陪我一起玩的人。而且还非常了解我的兴趣——怎么办啊,驹村先生。我可能要被找到了……」

向日葵哭诉着,我却不知该如何作答。

只是任由心里的焦躁四处冲撞。

未完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