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卷 这份心意、无法遏止 第10话 告白与我(1 / 2)

加入书签

※※※

奏音做完班级扫除后,撑着脸望着窗外发呆。

今天班会时间也在做文化祭的准备,说是要「增加一些菜单」。

确实,饮品虽然丰富,但餐点只有戚风蛋糕还是太单调了。

不过还能提供什么食物呢。

很多男生提议「咖喱」,但是已经有其他班在露天店贩卖所以被否决了。

要说咖啡厅的食物果然还是冰淇淋吧,但考虑到时间和成本应该没办法实现。

最后这个问题就搁置了下来。

这时,奏音突然想到了向日葵的工作地点,女仆咖啡。

(或许能从她那里得到一些建议呢……和辉哥会一起去吗?)

既然店名还带咖啡厅几个字,菜单应该和一般的咖啡店差不了多少吧。

一想到这,就心痒难耐。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对文化祭这么积极,但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厌烦。

(今天先不回家,去和辉哥的公司找他商量下吧——)

以前听和辉哥说过地址,靠手机地图应该就能找到。

不仅是在车站等他,还想去公司里看他的心情极度膨胀。

要是看见自己出现在公司门口,和辉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呢。注意到自己的这种恶作剧心理,以及想与和辉多独处一会的感情——奏音突然感到害羞。

(停停停、冷静点,还是先查下怎么去和辉哥的公司吧)

奏音红着脸从包里拿出手机。但在打开地图前,习惯性的点开了社交软件。

「————————!?」

看着那个画面,奏音如同石化一般呆住了。

※※※

今天准时结束工作走出公司后,又看见了友梨。

我已经习惯了这幅景象。

但还是不太想让机部或是其他财务部的人看见,不然可能会被误会。

应该又是带东西来给奏音她们的吧,这我可是很感激的。

「和辉、工作辛苦了—」

事实完全和我的猜想一样,友梨手中提着一个时尚的纸袋。

但我却觉得今天的友梨有些不同。

「今天我买了玛芬蛋糕哦,闻起来就很香的」

比平时更舒缓的声调,比平时略红的脸颊,以及比平时更加灿烂的笑容。

难道说——

「友梨……你是喝醉了……吧?」

「啊、看得出来吗—? 对哦—、刚才我收到前段时间面试合格的邮件了。我跟店长说了之后,店长就把自己珍藏的葡萄酒拿出来请我喝。嘻嘻、店长也真是的,还不知道二面能不能过呢,要是没过不就白开心了嘛」

所以才喝醉了啊。

友梨在咖啡厅兼职,但同时也在求职。

虽然从上家公司倒闭就开始了求职之路,但似乎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公司。

受打击的时候又缺钱用,所以才选择到现在这家咖啡厅兼职。

「下次面试也能通过就好了」

「嗯、谢谢—,一定要通过—」

友梨又露出开心的笑容。

大白天的就喝醉也是因为太开心了吧,自从奏音她们来后我就尽量不在白天喝酒了,因此稍稍有些羡慕友梨。

我们朝着车站走去,走着走着,我发现友梨一直盯着我的脸。

「怎、怎么了?」

「和辉果然变了啊—」

「变了吗……?」

「嗯、和奏音她们一起生活后就变了—」

她开心的眯起眼睛。

「是、是吗?」

「对啊、总觉得比以前更注重仪容了。而且……」

「而且?」

「都不来店里了……」

友梨失落的低下头。

罪恶感化为一根刺,扎在我心上。

「之前不也说过嘛,是因为要节约生活开支——」

「嗯,不过还是觉得难过……」

「诶…………」

我有些不知所措。

开心、羞涩、歉意交集在一起——

不过友梨喝醉后也太坦诚了吧……不、也不是说她平时虚情假意的意思。

好像还没和友梨一起喝过酒呢——看着友梨微微鼓起的侧脸,我突然想到。

走到某个路口拐角时,友梨突然停下了。

「友梨?」

我往前走了几步,友梨还是一直盯着身后看。

「怎么了?」

「啊、抱歉,刚才看见有只猫在过马路,一不小心就发呆了」

友梨轻笑着追上我。

我也看向友梨刚才注视的方向,但猫早已经消失了。

应该是流浪猫吧,嘛、这种心情我也理解。

接着走了一会后,又听见小孩子的欢笑声。

公司通向中心道路的途中还屹立着许多公寓楼。

在其中一栋公寓楼下的小公园里,一群小学生在绕着公园跑步。

其中两人瞬间吸引了我的视线。

他们穿着白色的道服。

「那是柔道还是空手道啊」

友梨也注意到了他们,轻声嘟囔了一句。

「光看衣服可分不出来」

他们一个扎着白带,另一个是黄带。

都才刚入门而已——能看出的就只有这点。

应该是练习结束后在这玩吧。

我想起了自己小学时老妈怕我把道服弄脏,曾生气的对我说不准穿着道服出去玩!,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他们这个时期一定也正积极训练吧。

「希望你们能一直努力下去」

轻声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胸口又是一阵刺痛。

「我已经失败了」

「和辉……」

或许这是我第一次说出自己心中一直潜藏的想法。

我已经失败了。

经历了那么多训练、忍耐了那么多、一直怀着希望——

最后还是没能成为特别的人。

得到的结果只有自己本来就平凡这点。

本来通过武道上的训练,精神也该得到了锻炼才对。

但我还是失败了。

我轻易屈服了。

可如果真喜欢柔道,就算清楚自己的极限也该继续努力才对。

柏油路上只回响着他们的脚步声。

我又后悔起来,自己不该说这些话的。

现在我才意识到友梨不知所措。

「抱歉、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啊」

「……我都知道的哦」

友梨突然停下。

「诶?」

听到句没头没尾的话,我反射性的瞪大眼。

「什么——」

「和辉有多努力、有多认真,我都知道的哦」

友梨直视着我的眼睛,刚才还一脸轻松写意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

不知为什么,被她盯着我就感到痛苦。

我想起了自己去训练的时候,出门碰见了在外游玩的友梨。

她冲着我挥手鼓励的样子。

参加比赛的时候,她还和哥哥一起特意来看我。

「我一直、都看着的……」

友梨说完这句话,泪水连成线落下来。

我很焦躁。

完全不明白友梨为什么会哭。

友梨有喝醉后就会哭的毛病吗? 还是说、是其他原因?

「呃、友梨……?」

友梨一边擦着泪珠一边说。

「和辉才没有失败,别说自己已经失败了! 和辉都算失败的话,那我就更失败了……」

我越来越迷糊了。

完全无法理解她的话。

她说的话不同于我熟识的数字,没有明确的指向。

泪珠不断从她脸颊划过。

但友梨依然睁大湿润的双眼直视着我。

「我没有和辉那样让人沉迷的兴趣,没有自己想拼命达到的目标,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很羡慕努力练习柔道的和辉——」

友梨吸了一口气,继续说。

「和辉努力的样子很帅气」

这是句出乎我意料的话。

没想到友梨居然是这么看待我的,完全不知道。

「呃……谢——」

「我喜欢你」

友梨打断了我。

就像是时间停滞了一样。

微风拂过,携

起友梨的发丝在空中飞舞。

「————诶」

「我一直……一直都喜欢和辉……比她们还要早」

说第二句喜欢时,她的声音在颤抖。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完全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好。

这对我来说真的就如同一道晴天霹雳——

「友梨…………」

「……对不起、今天还是不去你家了吧,我还、有点醉」

友梨低着头,将手中的纸袋递给我。

「……抱歉这么突然」

她轻声说完这句话,跑向车站。

我站了一会。

自己心中涌动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完全无法理解。

脑中只回响着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

奏音专注的跑着。

心脏激烈的跳动着,呼吸好难受。

但这并不只是因为在奔跑——

奏音放学后,突发奇想来到了和辉的公司。但没能与和辉会和。

到的时候,和辉正好和友梨一起出发。

(为什么偏偏今天——)

看见他们在一起的身影,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苦感。

换做平常的奏音,应该能毫不顾忌的加入吧。

但今天不行。

明明出校门的时候还因为能与和辉独处而欣喜若狂,最终却没能实现。

友梨的笑容比平时还要柔和,成熟却又可爱,甚至还有些性感。

奏音很在意他们在说些什么,没有离去,反而悄悄跟在他们身后——

跟了一会发现了友梨突然回头,又慌忙躲在路边的卡车后。

奏音弯着腰,心脏运动得更加剧烈了。

刚才那一瞬间和友梨对上了视线。

或许只是自己的错觉,她未必就认出了自己。

但还是有这个可能性。

(放弃跟踪吧——)

但对他们的好奇心依然存在,还是很在意他们在说什么。

奏音深呼吸了一口,决定继续跟踪。

他们经过公园前的时候,奏音趁机一口气冲进公园里缩短了距离。

借着银杏树的遮挡,慎重的接近二人——

然后,听到了。

友梨的表白。

在她心中长存已久的感情。

听到的瞬间,一阵冰冷的感觉向奏音袭来。

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跑出了公园。

奏音奋力奔跑着。

虽然自己也不理解原因,但脑中只存在一个念头——一定要比和辉先回家。

为此必须先和辉一步赶到车站。

必须比他先回家,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和往常一样迎接和辉——

想到这里,眼角边不知为何感到一股热意。

奏音走上中心道路,在人潮的缝隙中奔走。

已经能看到路标了,不可能迷路。

奏音跑进电车的同时,双手搭在膝盖上粗暴的喘着气,引起周围一堆人的注视,但现在没空理会他们。

或许是因为跑得太激烈,喉间涌出一股血味扩散到口中。

这味道好难受,好想让它消失。

※※※

「啊、驹村先生,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奏音和向日葵与往常一样迎接我。

我一直……一直都喜欢和辉……比她们还要早

瞬间,友梨的话又在我脑中掠过。

因此没能立刻回应她们。

……但现在可不能一味想着友梨,大脑都已经超负荷了。我轻轻甩了甩头忘掉友梨。

「这是友梨送的」

我把收到的纸袋放到了桌上。

「啊、刚才见过友梨姐啊,里面是什么?」

「她说是玛芬蛋糕」

「哇! 好期待!」

「……是嘛」

向日葵的眼睛闪闪发光,但奏音的反应却很平淡。

换做平常她应该是第一个扑上去的才对,今天是怎么了,准备文化祭太累了吗。

「诶、等一下,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向日葵拿出装玛芬蛋糕的盒子后,又从纸袋里拿出另一个白色的盒子。

「这是——毛巾?」

「是浴巾吧,好可爱!」

盒子里整整齐齐的卷着三张不同颜色的浴巾,每张浴巾上都有许多小羊的图案。

这种基础的生活用品让我很感激,自从和她们同居,毛巾的消耗量也在增加。

「颜色都不一样可以每人一条呢……驹村先生用蓝色的怎么样?」

我静静的点点头。

「奏音呢?」

「我用茶色的就行」

「那我就粉色呢。今天洗澡的时候就试下吧」

向日葵拿起浴巾凑在脸边兴奋的说。

「喂喂喂、刚买来的新品要洗一次才能用」

「诶? 还有这种说法啊」

「当然啦,不然会降低吸水性的」

「是这样啊……」

奏音点着头回答一脸惊讶的向日葵。

这种时候才深切感受到奏音的生活技能之高。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