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卷 这份心意、无法遏止 第8话 告白与JK(1 / 2)

加入书签

※※※

「唉…………」

向日葵结束工作走进休息室后,正好看见惠酥口边换衣服边长叹一口气。

今天她好像没什么精神。

倒乌龙茶的时候不小心洒出来,还把菜上错给别的客人。她今天犯了很多次失误。

「向日葵、我可能要辞职……」

「诶!?」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向日葵吓了一跳。

从向日葵第一天工作开始,就是她作为前辈悉心教导自己。

更何况自己和她为了独立生活而存钱的境遇还非常相似。

「呃……是出什么事了吗……?」

惠酥口看着打开的储物柜,嘴角忽然露出自嘲的笑——

「其实我刚被甩了,所以想换个环境」

她淡淡的说完,向日葵惊讶的瞪大双眼。

「诶……呃……?」

「嘛、只是我容易爱上别人自作自受而已,他也一样的」

惠酥口的恋爱是怎样的呢,向日葵一点都不了解,但触碰到这份没有善果的恋爱还是让向日葵的心中一阵刺痛。

「突然辞职店长应该很为难吧,这个月我还是会努力做完的」

惠酥口换完衣服关上储物柜,挥挥手走了。

过了一会,向日葵也从工作人员出口走出。门顶的感应式照明灯发出耀眼的光芒。

灯旁还安装了一颗监控摄像头。

但其实只是颗吓唬人的假摄像头。

感应灯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但假的摄像头是因为前两天发生了向日葵遭遇的事件后中臣才装上的。

要装真正的摄像头似乎会花费很大成本,无法立刻安装,所以才装个假的在心理层面抑制犯行。

实际上安装了假摄像头后,连向日葵进出的时候也会感到有些紧张。

那个人也再没来过。

向日葵非常感谢中臣让自己恢复了平静的工作。

而且中臣也说迟早会换成真正的安全监控装上,更让人放心了。

另外高塔和向日葵排班到同一天时,他也会送向日葵到车站。

听说了那天发生的事后,高塔提出暂时结伴下班的建议。

对向日葵来说这是个让人更有安全感的提议,多亏他回家时再也不用胆战心惊的了。

感应式的照明灯熄灭,周围又陷入一片黑暗。

向日葵向着不远处的快餐店走去。

自那以后,每次约好一起回去时向日葵都会在这家店前的自动贩售机前等高塔。

本来女仆咖啡店为避免产生麻烦,是禁止男性员工和女仆下班后结伴回家的。

但店长中臣的命令还没解除,这特例也就还维持着。

向日葵在贩售机前等了一会,高塔穿着便服出现了。

「久等了,走吧」

「嗯」

一会合,两人就立刻并列着出发了。

「今天工作不是很忙呢」

「对啊—」

离车站只有几百米路程,两人在途中一般会闲聊些话题。

今天有客人穿的衬衫很好笑、自己要到的站是什么样子的、喜欢的漫画之类的。

之前几次和高塔一起回去时,他们在路上都聊着这些话题。

「…………」

「…………」

但今天话题就此中断了。

高塔和以往不太一样。

而且今天工作时几乎都没有正面看过向日葵。

(是身体不舒服吗……)

突然、向日葵想到了今天惠酥口说的话。

不会吧——向日葵正这么想,高塔就开口了。

「呃……驹村」

「啊、嗯,怎么了?」

明明都已经习惯了被叫做驹村,但这时候还是感到紧张。

「你有、呃——男朋友吗?」

「诶? 没……」

「啊、嗯,也对啊……要是有的话那件事发生后他应该会来接你下班吧……」

高塔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向日葵的心中又是一阵痛楚。

要是驹村先生是自己的男朋友,一定会来接自己的吧。

但很遗憾,两人之间不是那种关系。

而且向日葵也从没对驹村说过有客人等自己下班的事。

既是不想害他担心,也出于不想再给他添麻烦的心理。

(但高塔为什么突然问这种事呢……?)

两人在沉默中继续向车站走着。

就算是晚上,街道上也很明亮,但白天很少见的大声吆喝的人和喝得烂醉的人也变多了。

孤身一人或许会有些担心,但有熟人在一起就感觉放松多了。

「呃——驹村」

高塔发声的时候,已经快到车站了。

「嗯?」

高塔突然停下来,向日葵也跟着停下脚步。

「呃、抱歉这么突然……那个……」

高塔害羞的挠了挠头。

视线四处飘逸,看上去有些慌乱。

「……?」

怎么回事,这气氛让人静不下来。

连向日葵也跟着变得浮躁。

高塔小小的深呼吸了一口,直视着向日葵的眼睛。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

向日葵惊得呆住了。

对向日葵来说这句表白实在太突然了。

喜欢——

这是向日葵心中也怀有的感情。

还未表达过的情愫。

也是注定与面前的少年平行的情愫。

「诶……? 呃……为什么?」

最先问出口的,是对原因的疑问。

「因为你努力的样子很可爱」

「……啊……」

高塔立刻回答,向日葵的脸眨眼间变得红通通的。

还是第一次有异性面对面对自己这样说。

被人夸奖很开心。

但这时向日葵脑子里出现的是驹村。

向日葵不知道要说什么、要怎么说。

但毫无疑问——自己无法回应高塔的感情。

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

向日葵低着头。

被自己从没当恋爱对象看待的人表白,会是这样惊慌失措啊——

视线边缘,高塔用力捏紧了自己的手。

明白他也非常紧张后,反而更让人痛苦了。

但不能这样暧昧,这是不尊重高塔的行为。

向日葵坚定地抬起头。

高塔装作平静,但脸上还是露出紧张的神色。

「呃——」

声音在颤抖。

「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那个、对不起……」

向日葵郑重的低下头。

这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情,所以才能诚实的说出口。

喧闹的杂音突然放大。

与心脏的鼓动声一同响彻在脑海。

向日葵慢慢抬头。

却不敢看高塔的脸。

对不起。

你是个好人,我并不讨厌你。

但、对不起。

对不起——

脑海中想起之前一起下班的时候、在厨房的对话、和他闲聊过的话题。

心里突然有点想哭,但真正想哭的应该是高塔吧。

所以至少自己要忍耐住。

「啊—…………………………这样啊…………」

「嗯…………」

「抱歉」

「没事…………」

路过的行人望着气氛微妙的向日葵和高塔,陆陆续续走进车站。

这时候向日葵突然在意起周围的视线。

「呃………………那再见…………」

不懂告别的时候该说什么。

于是向日葵又鞠了一躬,先进了车站。

平常两人总是一起通过检票口,但这次高塔没有跟上。

走着走着,渐渐察觉到的想法使得向日葵心里更加痛苦——惠酥口一定是对高塔表白了吧。

※※※

「向日葵不太对劲」

向日葵去洗澡的时候,正在看电视剧的奏音突然严肃的说。

「嗯……?」

我正在手机上看今天的新闻,听到这话抬起头来。

奏音坐在沙发上,额头上泛起几条皱纹

「哪里不对劲了?」

「就是感觉她今天下班回来后有点怪怪的」

听了奏音的话我开始回想。

但——向日葵回来的时候我正好在泡澡。

之后也只是对正在吃晚饭的向日葵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向日葵那时候正在嚼饭,只点了点头——

我获得的信息完全不足以判断向日葵的状态是否正常。

「向日葵回来后我还没和她好好交流过,具体来说呢?」

「嗯~……我也不好描述,就是感觉气氛不太一样……好像没什么精神」

「这样啊……那等向日葵洗完澡看看情况吧」

「嗯」

嘛、或许她自己也会主动倾诉的。

而且说不定只是奏音的错觉。

不过、我又突然想起来。

之前去奏音家里时,她也察觉到了村云进入的痕迹。

她的直觉那么准,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吧……

「呀……!?」

突然,奏音发出惊呼。

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我立刻明白了原因。

电视剧进展到了不可描述的情节。

半裸的帅气男演员和女演员坐在一张大床上。

之前的内容我没看过,不太清楚角色关系。他们私语着阴谋,双手在对方的上半身爱抚——

随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淫靡,两人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

「………………」

我和奏音都有意避开视线。

这情况…………好尴尬…………

尴尬程度堪比小时候跟家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镜头开始转到亲吻场景……

——想到这里,就像是读取了我的大脑一样,电视上的二人倒在床上开始热吻。

拜托了,别再往下做了——就在我这么祈求的时候,画面变暗,切换到了下一个场景去。

这段情节并不长,反而算是比较短。但屋内的气氛却因此骤变。

这时,又响起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向日葵洗完澡了。

我不禁看向浴室的方向。

当然,向日葵还要换衣服,不可能马上就出来。

确认了这个事实,我莫名松了口气。

自己又没做什么羞愧的事,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心情呢……

回头又看向电视,却正好和奏音对上视线。

奏音的脸上已经一片通红,似乎下一秒就会冒出热气来一样。

随后电视剧又切换到了广告。

欢快轻松的广告词一扫屋内微妙的氛围,但还留下几份尴尬。

「那、那个……」

「嗯?」

「和、和辉哥……呃……」

奏音说到一半突然停住。

广告切到下一条,播放着我似乎在哪听过的高雅古典音乐。

不知奏音是否在听这首曲子。

正好在曲子结束时,她才再次开口。

「和、和人接过吻吗?」

「——!?」

这问题可太突然了。

没想到居然会从奏音口中听到「接吻」这个词。

这是什么事,我可不记得自己是这么教育女儿的。

不对、自己本来就没教育过。

混乱到在脑子里吐槽自己。

先冷静下来,这时候可要展现出大人的余裕。

「呃、这个……没……」

说好的大人的余裕呢?

这不是老老实实坦白了吗。

虽然太迟了,但这时候或许该以大人的身份稍微吹嘘几句才对,太迟了。

「这、这样啊……」

奏音的表情看上去安心了许多,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

「女朋友、也没交过吗?」

「学生时期一心参加社团活动……工作后又没机会」

「友梨姐呢?」

「我和她只是从小比较亲近而已」

「是嘛……」

奏音的语气听起来兴致缺缺的,脸上却露出喜悦的表情。

这决不是看不起我这个什么都没体验过的男人。

我清楚她的心思。

这种时候或许迟钝些会更幸福吧,但遗憾的是我比较敏锐。

……这样下去可不妙啊?

我无法回应她的感情。

不能回应。

因为我是个成年人。

「我、我说啊,如果——」

「我洗好了!」

「呜哇!?」

向日葵突然出现在客厅,奏音吓得抖了抖肩。

「啊、吓到你了吗,对不起」

「啊、嗯、没事的,那我、去洗澡了!」

奏音拿上要换的衣服慌忙走向浴室。

向日葵看着她的背影,歪了歪头。

「……? 刚才怎么了吗?」

「没什么……应该是看到电视剧里的恐怖场景了吧?」

为了避免向日葵猜中,我适当敷衍了两句。

「啊、这样啊。奏音很怕这一类呢」

我会不会给向日葵心中的奏音多加了错误的设定啊。

嘛、去奏音家里时她还被我一句「幽灵?」吓到,应该没错吧。

奏音的问题就先放着吧。

接下来是向日葵。

她用毛巾擦着湿发,插上吹风机电源。

我装作在看电视,悄悄观察着向日葵。

奏音刚才说向日葵不太对劲——

刚才她和奏音的对话倒是和以往没什么区别。

向日葵打开开关吹头发。

我转头看向电视。

一直盯着看可能会引起怀疑。

刚才播放的电视剧刚好结束,现在是新闻节目。

向日葵吹头发的时间很长,大概花了有十多分钟。

不止是她,奏音也是这样子。

留长发的女性吹头发也不容易啊——

关掉吹风机后,向日葵梳着头发突然叹了口气。

这叹息就像铅块一样沉重。向日葵从没像这样唉声叹气过。

这、很明显——

「怎么了?」

「诶?」

「你这么唉声叹气的,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吧?」

「啊、没……呃……」

向日葵真不擅长撒谎啊。

一举一动也太老实了。

「……工作上怎么了吗?」

「这、这个——」

我深入询问后,向日葵逃开视线。

果然、她也太好懂了……

人因工作苦恼时,比起工作内容,更多时候是因为人际关系。

所以我试着往这方面问了一下。

「有人欺负你吗?」

「怎、怎么会! 大家都对我很好!」

「那是为什么?」

「呜——」

向日葵轻轻地呻吟一声,沮丧的说。

「……其实、那个……有前辈向我表白了……」

「诶?」

我可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思考一瞬间停滞了。

不过确实、客观来看向日葵的外表也算是可爱,而且很招人喜欢。

这样一想,有异性喜欢向日葵也不奇怪。

「让你这么烦恼,是讨厌的人吗?」

「不、他是个好人。但是、我——」

向日葵说着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沉默。

但她却不肯移开视线。

向日葵的眼睛闪着微润的光。

我突然觉得这双眼睛很漂亮。

同时,也理解了她心中的感情。

「我、已经喜欢上——」

……不行、不能这样、不要再说下去了。

说出来,就会崩溃。

我们三人的生活、我们的关系,一定会崩溃的。

就像迎着巨浪建造的沙城渐渐被海水侵蚀。

我无法忍耐,避开了她的视线。

我逃了。

我觉得这是正确的。

沉默——

这时候,又响起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奏音走出来。

感觉她这次花的时间比以往要短,真是帮大忙了。

「对、对不起…

…没什么……」

向日葵站起来,小声说了句「……我去、画画」就逃一般去了我的房间。

自己的判断真的正确吗,现在已经不得而知。

直到准备就寝,向日葵才从我房间里出来。

奏音问过我「向日葵的情况怎么样?」,我只回答她「确实有点萎靡的样子,但还不知道原因」。

是为了把刚才和向日葵的对话当做没发生过。

(——这样真的好吗?)

脑中也曾闪过疑问,但我还是对自己说这样就好。

一片漆黑的房间。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换了好几个姿势,却总是睡不着。

向日葵刚才的表情一直留在我脑海。

不行、不能再想起来、得想些其他的事。

要是能不知不觉间就睡过去——

和人接过吻吗?

突然间,奏音的话在我脑中回响。

为什么这时候又想起这句话啊。

人的大脑真是难以理解。

我的记忆回路逐渐展开——

……我确实没接过吻。

因为我还从未和女性交往过。

虽然没有——

「我们、牵手了啊……」

突然,我想起来。

上小学的时候,和友梨。

那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很冷的时候。

踢着石子,猜拳赢了才能前进几步——我们玩着这种游戏回家,渐渐地夕阳已经完全沉没。

我们一起走在寂静的夜路上。

天色这么晚,我和友梨也知道「不妙」了。

天黑了呢

友梨轻声打破沉默。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