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卷 第1话 A4纸与JK(1 / 2)

加入书签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余火

那是五月快结束的时候。

「和辉哥、看这个」

吃完晚饭后,我正在沙发上惬意时,奏音递过来一张A4纸。

什么啊,学校发的通知吗。

高中也会有家长会之类的吗?

实在不行的话,就由我作为监护人——我绞尽脑汁思考着,看到A4纸上的文字后又瞬间呆住。

「这是——文化祭?」

A4纸上描绘着可爱的熊和气球。

而在气球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祭字。

文化祭啊,好怀念的词。

参加工作后,我和这种学校的节日就完全无缘了。

「在六月底的时候举办哦」

「诶—、六月底就办的不多吧」

「是吗?」

「我们学校是到秋季才办」

向日葵在我身旁盯着A4纸。

然后,又注意到自己和我的脸贴得太近,红着脸离远了一点。

对此佯装不知,我又看向A4纸。

「我以前读的高中也是到秋期才办,在运动会前」

「这点不一样呢,我们高中是运动会结束才办」

原来如此。

学校不同,举办的时间也不一样啊。

是以什么标准来决定的呢。

「所以呢、我们学校的文化祭是邀请制……那个、你们方便的话,要来看看吗?」

奏音怯生生的递给我们两张淡蓝色的邀请券。

「那我就先收下了」

「诶嘿嘿、多谢惠顾」

「奏音、我也可以去吗?」

「当然啦、你能来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嗯!」

向日葵收下邀请券露出笑脸。

奏音也害羞的笑了笑。

「邀请制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制度」

我当时读的高中在文化祭没有设限,完全开放。

「好像是因为我们高中以前是女校,女生占的比例很高,经常出问题……所以前年开始就采用这种方式了」

「是这样啊……」

就是普通的男女共校也会有别有用心的男性参加。

女生比例高的话就更是如此。

「你们要做什么活动呢,果然还是小吃店那一类吧?」

「这种好像有其他班做,我们班是开COSPLAY咖啡厅」

「COSPLAY咖啡厅?」

向日葵的眼睛一下亮起来了。

果然她对这种事很感兴趣啊。

「没错、应该和向日葵的兼职差不多吧? 要是有不懂的可能还要请教下向日葵」

「完全没问题,只要有我能帮到的,随便什么都可以问!」

听到奏音的话,向日葵兴奋的握紧了拳。

「COSPLAY是什么样的?」

在我看来女高中生就差不多是纯天然的COSPLAY了。

要是说出来说不定会惹人嫌,还是算了吧。

「嗯—、好像有很多种吧? 其实我当时在发呆,也没有听太细」

「喂、这点你倒是认真听啊」

奏音很少参加班上的会议啊,这点倒是清楚了。

但我对此也没什么不满,奏音本人对此应该也无所谓吧。

「剩下的邀请券要给谁呢……友梨姐怎么样?」

「之前她说明天或者后天会来一趟,到时候问问她吧」

——到了工作结束后等友梨回家的这天。

友梨带着一个似乎又装了许多化妆品的白色纸袋和我一起回家。

她说要当我的「共犯」时我还有一点慌张,不过从那以后也没出什么问题。

而且能有个人聊聊向日葵的事也让我心里轻松了点。

绝不是因为讨厌向日葵,不过不知不觉间还是会积累压力。

嘛、毕竟暴露的话就得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了……

就这点来说,友梨值得我信赖。

「那个……友梨姐下个月最后一周的周六有时间吗?」

奏音抬头窥探着友梨的脸。

正坐在沙发上从纸袋里拿出化妆品的友梨愣了一下,抬起头思考。

「这个嘛、好像老家有一场法事要参加……怎么了?」

听奏音说了文化祭的事,友梨皱起了眉头。

「……好想去……! 但是法事也不能缺席……但是……奏音的文化祭……啊啊啊」

友梨半哭着抱住奏音。

这么大的人了干嘛呢。

「友、友梨姐。胸、胸……」

友梨的胸和奏音的脸颊互相压迫着摩擦。

哇…………………………

——别再妄想了。

面对友梨的态度,奏音也只能苦笑着。

话说到一半就没了后续。

不知为什么,向日葵紧紧盯着她们。

该不会是觉得奏音被抢走了吧?

「这么美好的一幅画面……必须刻在心里……」

她露出严肃的表情轻声嘟囔。

果然向日葵的感性不太一般啊……

「和辉要去文化祭吗?」

友梨抱着奏音看向我。

为什么呢,感觉她的眼神有点恐怖。

「嘛、嗯」

「哼、不公平……」

「友梨不也有妹妹吗」

「她们高中的文化祭完全不让外人进,我连一次都还没去过……」

「是这样啊」

「毕业后就从来没机会去高中文化祭看过……我也好想吸好多好多年轻能量啊」

「别说得像是吸血鬼一样」

听起来感觉像个变态哦。

说起来友梨应该每天都有妹妹这个女高中生能吸取养分才对……这样的话、那我也有啊。

还是别再想下去了。

「奏音,明年还会有文化祭吗? 明年能再邀请我一次吗?」

「大概吧……要是还和今年一样的话我会的」

「谢谢—。哇……忍耐一年……」

友梨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奏音。

奏音呆呆的摸着友梨的头。

到底谁才是大人啊……

就是因为她有时候会这样,有人评价友梨「成熟」时我才无法苟同。

不过明年啊——

友梨说出的词让我不由得深思。

别说明年、还不知道下个月这场同居生活会怎么样呢——我完全无法想象。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