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第15话 袭击与JK(1 / 2)

加入书签

不合季节的流行感冒啊,快饶了我吧……

我狂速敲击着键盘在内心嚎叫。

居然有四个人请病假……

今天财务部门也因此比往常更慌忙。

只是缺一两个人那还能想办法维持正常运转,这一下少了四个人工作量可就不一般了。

「机部个混蛋、等病好了一定让他请客……」

我对不在此处的同事抱怨。

明明一直那么生龙活虎的,完全和孱弱这种词沾不上边,这次是怎么了……

其他同事也露出僵尸般的脸色各自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驹村、麻烦你整理一下营业部的发票」

在我集中精力工作的期间,桌上已经放上了一叠发票。感觉刚才好像是佐千原的声音,但现在就连回头确认一眼的闲暇都没有。

刚开始翻动发票,就发现居然有人连商品名称都没写。

到底是谁干的,这么忙的时候还添乱。

我看了一眼手表和电脑画面,接着又看了看办公室的情况。

……看来今天是没法准时下班了……

※※※

今天向日葵休假。

午餐吃了自己做的饭团。

奏音教会向日葵用保鲜膜和小碗,不必弄脏手就能做出饭团的方法后,自己做饭团也别有一番乐趣。

对做饭一窍不通的向日葵也能做出形状优美的饭团。

用具奏音早上就准备好了。

今天做的酱料是鲔鱼沙拉和咸鳕鱼子。

「吃得好饱呀」

向日葵吃完后合上手致意。

然后不经意间发现了门边鞋柜上放着的钱包。

黑色的长款钱包,是和辉的。

正好到吃午饭的时间,他现在应该正为难吧——

就在向日葵这样想的时候。

嘟噜噜噜噜、电话响起来。

一定是和辉打来的吧。

应该是以为钱包掉了,所以打电话回来确认。

向日葵瞬间下了决断,拿起听筒。

「喂——」

但还没等到对方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向日葵放下听筒冷静下来——

意识到自己擅自接了电话,脸上瞬间失去血色。

她慌忙查询来电记录。

记录里只显示着隐藏号码

(译:日本的手机在打电话时可以设定隐藏号码,对方看到不号码,也没办法回拨)

会是谁呢。

至少能确定不是奏音或和辉。

很快就挂断,应该是注意到自己打错了吧。

那就没事了,虽然隐藏号码几个字让向日葵有些害怕。

下次再打来绝对不接……向日葵下定了决心,但之后再没有电话打过来。

※※※

友梨和上次一样,带着要送给奏音的杂物在和辉公司前等待。

但今天怎么等也不见和辉的身影。

「好慢啊、和辉……」

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许久、公司出口还是没有和辉出现的迹象。

可能是今天特别忙吧。

友梨对没有跟和辉交换联系方式这件事后悔起来。

自从半年前相遇后明明有那么多次机会,自己却总是说不出口。

和他之间的距离感也一直没有太大进展。

小学时家里离得近,母亲之间关系也很好,注意到时已经经常在一起游玩了。

初中时为了不被大家捉弄,在学校里几乎不接触,等到放学回家才一起学习应对考试。

高中时在早晨一起闲聊着去学校。

而到了大学便散开来,各自参加工作后就再也没见过面。

公司突然倒闭后,友梨一边兼职一边寻找下一份工作。

选择离和辉公司近的兼职地点并不是什么偶然。

友梨寻觅着能与和辉缩短距离的机会。

在知道和辉经常光临那家咖啡店时,友梨高兴地不得了。

能再与和辉变得亲密,友梨心中的喜悦无以复加。

还在公司上班时,每次凑数参加的联谊会上都有人要友梨的联系方式,也收到过好多次男同事的告白。

而友梨每次都拒绝了。

在她心中,一直放不下和辉。

虽然他没什么特别的,外表算不得出众。

说话也不是特别有风趣,但友梨喜欢和他对话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友梨一直都知道。

知道他向着梦想拼搏的身姿。

但友梨没有直接表白的勇气。

明明是青梅竹马,到现在才——也有过这种纠结。

但友梨还是不想放弃。

就算现在成为了大人。

「我这么缠着不放,要是让和辉知道了会被讨厌吧……」

友梨露出自嘲的笑,抬头看了看和辉公司的大楼。

大部分楼层的灯都亮着,在傍晚透出光亮。

或许今天其他部门也很忙吧。

「今天我就先过去吧……」

前段时间才去过,到和辉家的路大致都还记得。

不必久留,只要把东西交给奏音就好了。

虽然见不到和辉有点遗憾,不过总有下次机会的。

友梨做出了决定向着车站走去。

※※※

结、结束了……

关掉电脑电源的,我趴在桌上。

完成了无穷无尽的工作。

而且还比预计的时间要短。

自己都想奖励自己一朵小红花。

好想就这样一直趴着,但突然袭来的空腹感让我想家了。

今天忘了带钱包,午饭都没吃好……

只向同事借了能买食堂最便宜套餐的钱。

因为自己的原则是尽量不借太多钱。

赶紧回家吧。

还好带了电车的定期票,不用担心回家的钱。

啊—、家里好像没发泡酒了。

算了、今天就当是休肝日吧……

我沮丧地离开了公司。

※※※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奏音」

奏音回到家,向日葵便出来迎接。

她两手提着超市的购物袋,似乎是回来时顺便去超市买了东西。

「今天做麻婆豆腐哦,向日葵不怎么吃辣对吧?」

「嗯、能少放点辣就太好了,今天可以让我来帮忙吗?」

「没什么不可以的啊,不过你不用画画吗?」

「偶尔也想转换下心情」

「OKOK、那我去洗下手,等我一下!」

奏音去了洗手间,向日葵从奏音带回家的购物袋中拿出豆腐和肉末。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起。

「向日葵、去和辉哥房间里」

「好」

尽量压低声音、向日葵迅速逃往和辉的房间。

而后奏音打开门铃对讲机。

「哪位」

有您的快递

一位男性的声音。

「啊、好的」

是和辉买了什么东西吧。

奏音迅速到门边。

打开门后,面前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年龄大概在三十到四十岁左右。

但他没带任何东西。

而且身上也没有穿快递公司的制服,只是一身普通的蓝色衬衫和牛仔裤。

「…………?」

感到惊讶的奏音皱紧眉头,瞬间。

男人强行闯进了门。

「诶——」

奏音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没能反应过来。

不对,是男人的力气太大,轻轻松松就突破进门。

「什——!?」

「不准动」

男人锐利的声音和眼神震撼了奏音。

毫不掩饰的怒气足以使还不习惯男性的奏音陷入恐怖。

奏音身体僵硬的瞬间,男人穿着鞋走进了家中。

「翔子! 你在哪!」

「————!」

听到他喊出的名字,奏音心中震颤了一下。

(为什么会叫出母亲的名字——?)

奏音从没见过的男性。

母亲和他是什么关系呢,奏音完全搞不懂。

只知道他似乎是找母亲有事。

「翔子!」

人不停地呼唤着名字到卫生间和厕所查看。

这时、察觉到不对的向日葵惊讶的走出客厅。

(向日葵! 不能出来!)

奏音想大叫。

但发不出声。

向日葵看到男人的瞬间僵住了。

她与男人对上眼。

最糟的景象如洪水般在奏音脑中奔泻。

拜托了。

千万别伤害向日葵。

拜托——

不知是不是奏音的愿望生效了,男人迅速走过向日葵身边。

然后粗暴的打开客厅的橱柜。

「翔子! 既然在就出来!」

男人依然呼喊着奏音母亲的名字四处徘徊。

粗暴的确认过窗帘后,又面向和辉的卧室。

太过惊奇的情景和男人充满威势的声音吓得两人动弹不得——

向日葵最先回过神来。

男人进入卧室的瞬间,向日葵跑向奏音身边。

然后抱住了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奏音。

「没事吧?」

向日葵小声询问,奏音点了点头。

从向日葵身上感受到的体温和安全感让奏音差点哭出来。

向日葵的身体离开奏音后,食指放在嘴边做出安静的手势。

做什么——还没等奏音问出口,向日葵已经拿上了放在厨厅的平底锅。

她站上桌。

男人的脚步声从和辉卧室传来。

向日葵颤抖着双手握住平底锅,紧盯着卧室门。

「喂、你们谁是翔子的女儿? 翔子在——」

「呀啊——————!」

男人走出卧室门的瞬间,向日葵从桌上跳下来,手上的平底锅朝着男人的头砸下。

「啊——!?」

向日葵的平底锅完美砸在男人头顶。

同时向日葵的膝盖也顶在男人的胸上。

向日葵着地后依然朝吃痛蹲下的男人背上狠狠的挥动平底锅。

「居然让奏音! 吓成那样! 绝对! 不能饶恕!」

向日葵流着泪用平底锅的底面和侧面反复攻击男人。

「而且! 擅自闯进来! 太没常识了!」

「疼! 别、别打——? 别打! 别打了! 我——」

「怎、怎么了!? 奏音没事吧!?」

门口传来另一道声音。

三人一起回头,提着纸袋的友梨站在门口。

似乎是察觉到了房间中的骚乱。

友梨担心奏音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才进来,但眼前的情景远远超出她的处理能力。

奏音脸色苍白的站着。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