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第12话 青梅竹马与我(1 / 2)

加入书签

公司附近有几家早上就开门的咖啡店。

我在其中一家茶色外壁,满溢着时尚气息的咖啡店前停下脚步。

时间还充足,久违地去一次吧。

仔细一想,自从和奏音、向日葵开始同居生活后就没再来过。

之前倒是每周都有两三天会去吃个早餐再到公司上班。

(或许还让她担心了)

我推开了大门。

安装在门框上的铃铛响起清脆的叮铃声。

好久没听到这声响了。

「喔、欢迎欢迎」

刚走进店里,正往杯子里倒咖啡的店长就注意到了我。

花白的发丝和胡须显露出雅致稳重的气质,就算是去演电视剧也一点不违和。

在我这个男性眼中也觉得他十分帅气。

我和店长身边的女性店员对上视线。

她在看到我的瞬间露出笑容。

她——友梨,是我从小认识的好友。

半年前,友梨所在的公司破产,所以现在她一边在这里兼职,一边寻找新工作。

没想到居然能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再相遇,当初在这里见到她时我真的很惊讶。

不过公司居然倒闭了,这世道也挺艰辛啊……

嗯、今天要坐哪里呢。

为数不多的小桌都已经被像是上班族和OL的人占据了,所以我到吧台边的位置坐下。

「好久不见」

友梨端着水和毛巾过来,笑着说。

「是啊」

「今天点什么?」

「热咖啡就行」

「咦? 不吃早餐吗?」

友梨的反应和我预想的一样。

我当然也想好了回答。

「嗯、在家吃过了。最近要节省开支」

「是嘛……」

姑且不算是说谎。

家里现在多了两张嘴,真得尽量减少支出才行。

当然,有女高中生为我做早饭这种事我可不会说出来。

「和辉很勤俭嘛,之前也只是每周来个两三次左右」

「这样一来,我们店里的营业额可又要缩水了」

店长边往杯中注入热水边说。

瞬间,一股咖啡的浓香飘来。

「实在不好意思、店长。所以我才想至少来喝杯咖啡也好」

「开个玩笑,哪能让顾客为我们的营业担忧呢」

这样说确实有道理,但毕竟是常来的店,多少还是会有些担心。

而且店里的早餐味道很棒,特别是火腿面包。

恰到好处带微焦的火腿再配上满量黄油的吐司面包。

略微简朴,但正适合做早餐,还附赠沙拉。

不过嘛、为了优先自己的生活也只能对此忍耐了。

「不必在意、和辉一个人的亏损很快就能恢复,毕竟我们店有这么可爱的看板娘」

「店长……我早就过了被夸可爱的年龄……」

友梨困惑的回答。

确实,她和我同年,身上总是带着一种成熟的气质。

但绝不是看起来衰老的意思。

怎么说呢——柔媚。嗯、没错,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柔媚。

唇边和下颚间的一颗黑痣或许更放大了这一点。

只是在我心中对友梨的印象已经固定,就算别人对我说她「看起来很成熟」「很漂亮」,我也觉得是夸大其词。

「在我看来,年轻的女性都在可爱这个阶段哦。嘛、不过对我来说有时也适用于年纪比我大的女性」

店长说笑着往我这边推过咖啡。

今天也准时结束了工作。

最近准点下班已经成习惯了。

快到年底,或许是不该再这么悠闲,不过离真正忙起来还早着呢。

我走出公司大门,正准备去车站的时候。

「——————诶?」

发现有个眼熟的身影站在公司门前。

那是、友梨? 她怎么会在这里?

「啊、和辉,工作辛苦了」

友梨注意到我,露出笑脸迎过来。

「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嘛、其实是在等你」

「诶、等我……你工作应该不会留到这么晚吧?」

「嗯、今天只工作到下午三点。所以我去附近的商业街打发了会时间」

「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等了快两小时,肯定是有事来找我商量吧?

想到这点,我认真的问她——

但友梨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

「听说你要节俭生活,所以想去帮你做饭」

「…………………………诶」

过了快十秒,我才理解友梨的话。

她来帮我做饭。

去我家。

而我家里,有奏音和向日葵在——

不、不行不行不行!

这可不妙!

要是向日葵的存在被发现了,真的就全完了。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点还不用担心,我没问题的」

「但和辉以前不是说过自己不怎么会做饭吗?」

呃————

这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就连早餐我也大多是去友梨店里解决。

真想给以前说这种话的自己两耳光。

「对、对啊,不过也不能总靠友梨,毕竟人总得自己成长才行……而且也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

「我倒是不介意哦? 偶尔想休息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吧?」

为什么呀。

为什么友梨偏偏就今天这么缠人呢。

我看上去过得有那么惨吗?

「不过、那个、要到家里来还是……」

该怎么说才好? 怎么说友梨才会放弃呢?

我脑中一片混乱。

「和辉……难道说有什么藏着……?」

友梨讶异的目光盯着我。

糟了、表现得太明显了。

怎么办? 该说什么,越是拒绝,越会引起友梨怀疑吧。

要阻止友梨到家里来——

我坚定了决心。

「那个…………好吧。我就老实说吧,其实现在有个表妹住我家……」

「表妹?」

友梨歪了歪头,她不认识奏音。

「嗯、她家里出了点事——」

然后我一五一十地向友梨说了奏音的事。

听完我的话,友梨露出复杂的神色。

「是这样啊……那我突然登门拜访会给她添麻烦吧……」

「那个、抱歉……那孩子有点难相处……」

擅自把奏音说成难相处的孩子感觉良心有点痛,但一切都是为了度过这次危机,原谅我吧。

「这样啊、那今天就算了吧。我也知道和辉为什么要节约了」

「抱歉、所以暂时没办法去店里消费了」

「好的,要是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

「好、那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友梨摆了摆手走了。

我目送着友梨的背影消失,长舒了口气。

总算是熬过来了,刚才太险了……

友梨出于好意关心我,知道了这点让我生出一股罪恶感,不过这种情况也没办法。

毕竟家里有个威力足以匹敌炸弹的向日葵。

突然、我想到。

向日葵的存在要瞒多久呢。

再说我为什么要为向日葵这么操心呢。

因为奏音的请求——

或许是有这个原因,即使如此,一旦事实暴露那也是犯罪。自己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

只是脑海里浮现的,是向日葵每天拼命画图的样子。

或许她的努力不会得到回报。

说到底也只是个高中生。

不可能这么顺利就能实现梦想,得到幸福的。身为大人的我产生了这种想法。

但、即使如此、即便是知道了这点,我还是想守护她——

这种感情在我心中强烈翻涌。

第二天。

工作时间结束,走出公司的瞬间,我的视野捕捉到某个身影。

友梨提着一个大纸袋站在公司门外。

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的警觉信号在我脑中回响。

这是感知到危险的信号——

代表自己接下来将遭遇大危机的预

测。

但悲伤的是,我没办法回避这个危机。

真是恨死了,就没条暗道吗。

完全被将死了。

这可怎么逃呀……

出公司只有这一条路线,绕道去后门——这种办法是不可能的。

我第一次这么怨恨守卫着大楼的灌丛。

也讨厌这么想方设法逃避青梅竹马的自己。

但现在我没法迎合她爱操心的性格。

友梨从小就个性温顺,我也受过她很多帮助。

我坚定好决心去和她会面。

她绝没有恶意。

我一定能走出条活路。

友梨注意到我的身影,露出亲切的笑脸来到我身边。

「和辉、工作辛苦了」

「啊、嗯……友梨也辛苦了」

我露出生硬的笑,友梨毫不在意的慢慢打开提着的纸袋。

「这个啊、是我想送给和辉昨天说的表妹的,带了好多来呢」

「谢谢你的心意——是什么啊? 食物的话没必要这么担心哦?」

「去家里给你们做饭」这种事,奏音自己就能解决。

这点要强烈拒绝才行——

「不是啦、是女高中生会喜欢的东西哦。有很实惠的化妆品、发饰之类的,和辉应该不懂这些吧」

「嗯——」

友梨猜对了,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确实,我一般只顾着生活,完全没想过这种兴趣饰品。

不。

应该是从来没觉得这种东西有存在的必要。

奏音和向日葵也从来没在这方面提过要求——现在想来,应该是在顾虑我吧。

因为不是生活必需品。

我会买的最多也就是洗面奶而已。

但一般来说高中生果然还是对这种可爱的东西感兴趣,也想化妆,想要化妆品吧……

而且友梨有个正在上高中的妹妹,很会挑东西。

她有个大两岁的哥哥和小八岁的妹妹。

我还记得小学时她因为有了比自己小的妹妹那开心的表情。

「谢谢友梨的这份心意,我一定转交给她」

「这个嘛,我还是想亲自去和辉家里一趟,可以吗?」

「…………………………为什么?」

我不禁反问出口。

真的是不懂到底为什么啊。

「诶? 她一定会问哪种化妆品好吧,虽然我带了很多来不过可能还漏了什么,与其通过和辉,还不如直接问我更快吧。啊、不用担心钱,都是些便宜的小东西」

「……………………」

说的太对,我都不知道怎么否定了。

感觉奏音应该会毫不客气的提要求。

但我也没想到友梨的「帮忙」会是这种形式……

我全力思考该怎么办。

——没办法。

还是带友梨回家吧。

我再拒绝下去,反而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那个……真的没关系吗?」

「嗯、不用客气。要是这样能让你表妹开心点我也觉得值了」

看到友梨露出灿烂的笑,我的心中隐隐作痛。

回家前,我们先到了超市。

为了买生活用品——表面上是这样,其实我是要给奏音打电话。

「我去一下厕所」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