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第9话 名字与JK(1 / 2)

加入书签

那之后的几天都过的很平淡。

奏音做饭,向日葵洗衣服打扫卫生,而我负责买生活用品。

买菜的钱都给了奏音。

她每次买完菜都会给我看发票,这点应该不必担心。

要说有什么大变化,就是终于看到了向日葵的画。

她一直都说「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画画的过程」而把笔记本屏幕的角度换了个方向。

第一次看到向日葵的画——对此一窍不通的我只能发出「好厉害」的感叹。

精细的背景,明亮温和的色彩。

那是一幅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触摸的女生的画像。

和油画不同,但又不像是漫画。

我不太懂插画的分类,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风格。

只能和奏音惊叹连连。

向日葵的画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新鲜的刺激感。

她害羞、又开心笑着的脸让我记得很清楚。

和往常一样结束工作,步行回家的途中。

手机突然响起来。

来电人处显示着奏音的名字。

出什么事了吗?

这还是第一次接到奏音打来的电话。

我立刻接通。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正在车站附近的超市买东西——

嘟。

她的话才说道一一半,电话就突然挂断了。

…………诶?

不小心按到挂断键了吗?

我有些担心,又回拨过去。

但——

您拨打的电话因个人原因暂时无法接通

听到的是声调毫无起伏的提示音。

怎么回事? 拒接?

是她先打过来的啊。

以奏音至今对我的态度看来,她应该不会做这种恶作剧。

我等了一会,但奏音没有再打过来。

——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一股寒意瞬间蔓至全身。

到底是怎么了? 该怎么办? 出什么事了?

……她好像说在车站附近的超市买东西。

实在放心不下,我握着手机跑起来。

奏音提着两个购物袋站在车站附近的超市前。

看到她的瞬间,安心和担忧的感情交杂在一起让我仿佛是脱力了似的。

注意到我跑来的身影,奏音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怎么了,那么慌张」

「还不是、你突然挂电话,之后就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我快速呼吸着回答她,跑一趟下来太难受了。

刚才应该比甩向日葵那时候还要拼命吧。

「啊、对不起。好像是没交话费,刚好停机了」

「就这样吗……吓死我了」

不过那个提示音,是手机欠费的时候的提示啊。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还好你没出什么事」

「你、在担心我啊……」

看到奏音一脸惊讶,我有点生气。

她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啊,再怎么说我也会担心下表妹安全的吧。

「这不废话嘛」

「啊……对不起……」

「算啦、还好你没出事。对了,你打电话是想跟我说什么」

「呃、想问你可不可以买点零食。向日葵的午饭只是些剩菜和饭团,我怕她会饿」

「嗯……」

确实有道理。

为了避免暴露向日葵的存在,白天不能开换气扇也不能起火做饭。

要是有电磁炉至少还能吃泡面,但不巧家里没有这玩意。

「所以我自作主张买了一点」

「你已经买了啊」

也没什么,我本来就不打算反对。

「电话断了我只好来外面等你嘛,而且东西都已经放进购物车里了,要是再放回去不是会被店员怀疑吗,还不如赶紧结完账到外面等你」

「好好好,那你都买了什么?」

「呃、有布丁、巧克力、爆米花和薯片,还有小麦饼和曲奇饼干和——」

「停一下、你买太多了吧?」

「不、不过你看、多买点屯着也比较方便向日葵」

「其实是你自己想吃吧?」

「诶——才、才没有哦?」

「……你也太好懂了」

算了、又不可能一天就全吃完,买了就买了。

……应该不可能一天吃完吧?

心里飘过一阵不安。

「买这么多,至少一周内——」

「诶? 只能吃两天、最多也就三天吧?」

「诶?」

「诶?」

我们都呆住了。

这么多的零食才两天——

奏音的表情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该不会、你是属于、比较能吃的类型……?」

「才、才没有! 我之前做的饭量也很正常啊!」

「确实没错、难道说一直都在忍着饿吗」

「才没有、去吃自助餐倒是能吃平时三倍的量,但是平时普通份量就足够了,绝对不会想再吃……」

「三倍!!」

我被这个数字吓到,不禁跟着重复了一遍。

奏音漏出「啊——」的一声,垂下慢慢染红的脸。

应该是不小心说出了实话吧。

不过、原来这样啊……奏音原来是个大胃王啊。

说起来,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就是她的肚子最先响起来。

我也想过要让奏音吃满足。

不过还是以后再去考虑吧,我一把抢过奏音提着的购物袋。

「诶——」

「我来拿吧,回去喽」

「嗯」

奏音跟在我身后。

「对了、我的份也有买吧?」

「啊————」

「啊……」

「不是、我开玩笑的,给你买了好几个。嗯,好几个……」

「你这样说我有点担心啊」

我们就这样闲聊着回家。

感觉这是第一次和奏音好好对话。

晚饭时,我向炖鲭鱼伸出筷子时说。

「奏音的手机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缴费单应该已经寄到我家了,明天学校放假,我回去看看吧」

「那我也一起去一趟吧?」

「诶——为什么?」

奏音停下筷子,眉头挤成波浪。

「这么不情愿啊……早点付款解决比较好吧」

「不过……连话费都要你付有点——」

「这时候就别客气了,现在女高中生没手机联系朋友也不方便吧? 而且叔母可能也会打电话给你……」

特别是对年轻女孩来说,手机不只是个联络设备。

奏音从没提过学校和朋友的话题,不过我看到过她边看电视边在SNS上和朋友聊天。

要是没了手机奏音应该比较困恼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叔母联系奏音的可能性应该要比我们这些亲戚高。

「嘛、说得也对……不过真的没关系吗?」

「我不是一直都在说没问题吗」

老实说,要是每个月都得加一笔这样的支出确实会有点拮据。

不过考虑到奏音还未成年也只能这样了。

等找到叔母的时候,就让她付这笔钱吧。

「那就这样定了,不过——」

我看了看向日葵。

「啊、我就看家吧。马上就快画完一幅了,而且我也得尽快找个兼职……」

「这样啊」

向日葵在我们出门的白天都在画画。

虽说曾经给我们看过一次,不过让人旁观自己画画似乎还是很害羞。

然后到了晚上,她就专注于在网上寻找兼职信息。

不过还没发现条件合适的兼职。

「那我先把午饭做好再出门。我家离这里比较远,可能得晚上才能回来」

「嗯、好的。我还是照常洗衣服打扫就好了吧」

「拜托你啦」

这样就决定好了明天的安排。

※※※

和辉与奏音出门后,向日葵开始打扫房间。

平时都是用抹布来擦地板,不过今天是周六,就算弄出声响也不会惹人怀疑。

拿上无线吸尘器走

到客厅后——

嘟噜噜噜噜、家里的电话响起来。

「呀!?」

向日葵吓了一跳。

畏手畏脚的靠近电话。

和辉说过电话响了也不要接,所以她并不打算拿起听话筒。

但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太让人紧张了,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电话旁。

画面上显示着公用电话

现在还会有人用公用电话吗——

惊讶的同时,向日葵也对没怎么见过的词汇感到畏惧。

响起无人接听通知的瞬间,电话就不再响了。

「是谁打的呢,会不会是打错了……」

轻轻嘟囔了两句,向日葵又回到了客厅。

※※※

我还是第一次去奏音家里。

当然也不知道她家在哪里。

所以只是跟在奏音身后。

从没坐过的车次,从没来过的地域。

访问未知的场所这事不论年龄大小,都让人紧张不安。

坐了大概三十分钟的电车。

下车的车站就是在周六,人流量也很少。

然后又在幽静的住宅区走了差不多十分钟——

走在前方的奏音终于回头说。

「到了,这里就是我家」

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建筑。

一所两层高的白色楼房。感觉像是有三十年以上的历史。

奏音立刻往墙壁上的邮箱里看去。

里面塞满了传单,看样子投递没多久。

奏音一把拿出传单。

「有了、是这张,你先拿一下」

奏音拿出一封邮件打开,将剩下的传单递给我。

「啊、果然是欠费了」

「这么快就被停机了吗」

虽然现在才问有些晚了,但我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的话费是直接从银行账户自动扣款,从来没有欠费过,所以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

「嘛……先进去吧」

奏音不作答,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催促我。

确实在外面谈论金钱相关的话题不太好。

虽然是无所谓的一点,以前为了避免隔墙有耳的情况,都是把手机叫做电话,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又是怎么叫的呢。

(译:「スマホ」是智能手机的简称。「携帯」一般是移动电话简称,也可代指其他移动设备)

奏音应该也能理解两者间的细微差别,不过应该还是称呼手机吧……

真的是毫无意义啊。

奏音转动钥匙打开门后,室内独有的气味扑鼻而来。

「哇!? 怎么一大股榻榻米的味道」

最震惊的是奏音。

应该是家里一直没人,自然就突出了这种味道吧。

经过玄关直接就是客厅和厨厅,还摆放着双人桌和椅子。

再往里走是宽敞的和室。

从房间布局来看应该是一室一厅。

奏音放下包,走进深处的和室。

我则把手上的传单放在桌上等她。

不一会,回到客厅的奏音拉开厨厅里的餐具柜,又立刻关上。

她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吗?」

「这个嘛……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有种违和感」

「有叔母回来过的迹象吗?」

「这倒应该不会……我大致看了下,也没少什么东西」

奏音回头环顾室内,我也循着视线看去。

虽然我也不知道会有哪里奇怪。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