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第6话 意外与JK(2 / 2)

加入书签

是前两天去买东西的时候买下的吗,我都没注意到。

「都说不要盯着看了」

「抱歉抱歉,只是觉得奏音以后一定是个贤惠的妻子」

「什——!? 别、别说这些奇怪的话赶紧去洗澡!?」

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但奏音的脸比我预想得还要红。

这气氛似乎有点奇怪。

在奏音抱怨前,我急忙离开了厨厅。

洗完澡,晚饭已经做好了。

刚出锅的炒蔬菜加上味增汁。

在我房间画画的向日葵也来到餐桌,晚餐时间开始。

「边吃边听就行,关于以后白天的这段时间——」

「啊、这点我也有要说的」

基本上我白天都在公司,而奏音在学校。

只有向日葵在家里。

昨天和今天没有细想就过去了。

「洗衣服已经由我负责了,打扫卫生也可以交给我来负责吗?」

「这倒是帮大忙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不能用吸尘器。不然吸尘器的噪音可能会向邻居暴露向日葵的存在」

「啊、这样啊……。我知道了」

向日葵的存在是最重要的机密事项。

一旦她的存在对外暴露一切就都完了。

「还有就是、午饭要怎么办? 虽然这两天都是奏音早上做好饭团留给你——」

奏音做自己的午饭便当时会顺便做好饭团给向日葵当午饭。

向日葵不像奏音一样会做饭。

往杯面里倒热水这种事倒没问题,但白天用换气扇的时候就和用吸尘器一样,必须要注意邻居才行,还是放弃为好。

「没事的、奏音。饭团这种东西我还是能做出来的,明天就由我自己做吧」

「嗯、好吧。那我做便当的时候就多做一些菜留给你当午饭」

「嗯、谢谢。而且我还想去找一份兼职」

诶——

听到向日葵的话,我和奏音同声发出惊叹。

「你还在离家出走,这样做不会出麻烦吧?」

「就是啊,太危险了……」

「谢谢你们担心,但我想了一天,不能总是让你们照顾我,至少也要能支付自己的生活费才行」

「但是——」

看见向日葵严肃的表情,我没办法再说什么。

她的眼神是认真的。

向日葵有着能为了梦想离家出走的行动力——

想改变她的决定很困难,看到她的眼神我就明白了。

奏音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决意,露出不安的表情看着向日葵。

「意志很坚定呢……。但真的没问题吗? 要是被发现,梦想可就泡汤了」

「之前也说过,这点应该不成问题。我家里人真的很在意脸面的……。绝对不会想张扬到利用公众手段来找我。我也上网搜索了下,现在还没有出现寻找我的信息」

「原来是这样……」

其实我也去派出所偷偷观察过,确实如向日葵所说,还没有发现相关的信息。

仔细一想,我还不知道向日葵的姓氏。

或许就连向日葵这个名字也是假的。

但我并没有深究这点。

这种事还是等有人发现向日葵住在我家的时候再考虑吧。

我不知道她的真名。

她没有告诉我真名。

我是被她骗了。

到时候还可以当个理由来辩解。

……算计着这种事的我或许有些卑鄙。

一边帮助她,却又在考虑背叛她——

「呃、所以能让我去找兼职吗? 我不去便利店,尽量找父母难以发现的地方……」

「既然向日葵都这么说了……。那我明天就买简历纸回来,但是……真的没关系吗? 要是被父母找到,大概我也帮不到你了」

向日葵闭上眼,过了一会又睁开点了点头。

「没问题」

「……好吧」

就在我确认向日葵觉悟的时候,奏音静静的起身。

「我吃饱了」

停下筷子的我和向日葵慌忙继续吃饭。

奏音做的无名炒蔬菜。

蛋黄酱的味道不浓不淡,黑胡椒入味的猪肉很下饭。

我还是第一次尝到这个味道,真是太美味了。

不过自己什么都没做就有饭吃,太感谢了……

一想到此前靠便利店的便当和超市的副食度过的生活,这种感想就越强烈。

还是女高中生亲手做的。

而且家里还有另一个虽然不会做饭,但是会负责洗衣服打扫卫生的女高中生。

要是让其他男人知道了,会嫉妒到想杀死我吧。

我又一次在心里下定决心,决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洗完餐具,我坐在沙发上休息。

正好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电量不足的提示音。

插上充电线,我忽然想起来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奏音的联系方式。可以告诉我吗? 不然万一有事联系不上就麻烦了」

坐在地板上看着电视的奏音回过头。

「啊、嗯」

她把显示着自己电话号码的手机给我看。

我迅速存好号码,给奏音打过去后又立刻挂断。

奏音也立刻存下我的号码。

操作完,她又若无其事的看向电视。似乎是很喜欢这部电视剧。

我好像从高中过后就没看过电视剧了。

完全不认识现在的演员,不过主角都很帅这点还是没变。

看到这种美男去演清爽系男角会感到违和,应该就是现在和十多岁时

的区别吧。

嘛、或许也只是嫉妒而已吧。

对了,奏音还没给SNS的联系方式——算了。

(译「SNS」社交平台的统称,在日本一般指推特、脸书、LINE这几家)

虽然注册了账号,但是我几乎都不怎么用,只是用来接收一些官方账号推送的通知而已。

现在和朋友同学也几乎没怎么联系了。

收到的同学会邀请总是在必须工作的时候,每次我都回不参加,这类邀请也就逐渐减少了。

虽然是自己导致的结果,不过还是觉得有些落寞。

「对了、向日葵没有手机吗?」

我向在房间里面对着电脑的向日葵问道。

「我的手机留在家里了,因为不想被GPS系统暴露位置……」

「是这样啊……」

但这样就没办法和向日葵联系了。

——不、等一下。

「那我告诉你家里座机的号码吧。奏音也顺便存一下这个号码」

「好、我一会再问你要」

我走向放在客厅角落里的带传真功能的固定电话。

现在几乎都没怎么用过,上面已经蒙了一层灰。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当时的上司很少用电脑,都是通过传真和邮件联系,这就是当时留下来的东西。

那时候可难受死了……

之前还想着差不多该解约了,不过也推迟到现在。

「要是有事的话就联系我。你应该也会用,有人打电话进来不要接,我设置的是留言接听模式」

我将写好座机号码的纸条交给向日葵。

她看了一会,点了点头。

「啊、我的号码你也记一下」

奏音从包里取出可爱的记事本写上电话给向日葵。

「谢谢」

向日葵把收到的纸条放到了电脑旁。

今天的洗澡顺序是奏音先、向日葵后。

我刚回来就洗过了,不过还是确定好洗澡的顺序更好吧。

但是有加班的话,我回家的时间也会变晚,所以还是视情况而定。

奏音洗完澡后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看上去快要睡着的样子。

我还以为是看电视太专注了,怪不得那么安静。

我也差不多该洗漱了,一口喝完发泡酒。

「爽」

起身时不自觉就发出了这种声音。

自己也快大叔化了啊,真是无奈。

算啦、要是明天也能悠闲度过的就好了——

这么想着,我无意识的打开洗手间的门。

真的是处于无意识中。

只是为了去洗漱——

在之前的生活习惯下最自然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完全忘记了洗完澡的向日葵还在卫生间——

「诶!? 啊!? 哇!? 诶!?」

「————!? 对不起!」

我慌忙关上门。

心脏的鼓动速度达到难以置信的频率。

……全裸。

年轻健康而又白净的身体。

纤细柔弱的腿。

不大但形状美妙的双峰,峰顶粉红的两点——

————! 不行、别想起来、快忘掉、赶紧忘掉。

想点什么能让我冷静下来的事。

有吗、有什么事能让我冷静下来吗?

对了,今天早上在电车里站我旁边的大叔,那个条形码发型的大叔。

……嗯、感觉好点了。

电车满员,和那个大叔贴身到一点间隙都没有。

当时出了一身汗,我都快难受死了。没想到那种体验居然会在这时候起到作用。

那个大叔应该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我用在这种事上吧。

「呀——————!?」

数秒过后,卫生间里响起向日葵的悲鸣。

看来她终于理解发生了什么。

是大脑瞬间短路了吧——所以说别给我想起来啊!

大叔、再帮我一次……

「怎么了、向日葵!?」

听到向日葵的尖叫,奏音慌忙赶过来。

然后看到了蹲在卫生间门口的我。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我低头正坐,接受如仁王般站着的奏音怒骂。

至于向日葵,从卫生间出来就立刻到我房间关上了门。

不过这完全是我不对,我也只能低头道歉。

「对不起、向日葵。真的很对不起」

我以在房间里的向日葵也能听见的音量低头道歉。

「不过我不是故意的,这点绝对是真的」

「真的吗……? 不是因为看到我之前和向日葵一起洗澡,就觉得自己也能一起吗?」

「我怎么可能有这种想法!? 虽然听上去像是在找借口——不过和弟弟一起住的时候我进卫生间没这么多顾虑,所以现在才……。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以后我一定多注意。真的很对不起」

「嘛、没有偷窥而是堂堂正正的开门反而说明你没有下流的想法……。总之以后要注意了! 别忘了家里还有我们!」

「当然、我绝对不会再犯了」

「——不过,向日葵怎么想? 我是觉得要用平底锅揍一顿才能原谅」

奏音提了个好恐怖的提议。

不过要是这样就能让向日葵消气我还是能接受的……

「啊、不用。我只是稍微被吓到——。呃、现在已经没事了、没错……。我才是、总觉得有些抱歉……」

房间的门打开一条缝,向日葵害羞的从门缝里看着我们。

「向日葵没必要道歉」

「没错,一切都是我不对」

「呃……驹村先生已经足够反省自己了……。那个、嗯,我已经没事了。呃、今天我就先睡了……」

这样也好。

老实说这种气氛继续下去实在太痛苦了。

因此在难以言喻的气氛中,我们都开始准备睡觉。

※※※

——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奏音还醒着。

关灯已经很久,眼睛都已经习惯了黑暗。

看了看身旁的向日葵。

她似乎也睡不着,来来回回翻了好几次身。

「……没事吧?」

奏音忍不住问道。

向日葵因为刚才发生的事,应该受到很大打击吧。

「奏音……。老实说,有点伤心……」

向日葵的声音很消沉。

果然没办法那么快恢复过来啊——奏音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向日葵又继续说。

「我果然只是被当做小孩子一样看待……」

「…………诶?」

奏音没能立刻理解向日葵的话。

「驹村先生就算看见我的裸体,态度也没什么变化……应该就是没把我当做女性看待吧……」

——原来如此。

确实和辉自始至终都是在道歉,发自内心的在道歉。

一点都感觉不到「虽说是偶然,不过能看见女高中生的裸体真是太幸运了」的态度。

如他本人所说,和辉或许真的不是Loli控。

总是听有男朋友的同学说「男人都是狼,会突然兽性大发的哦?」,但或许这点并不适用于和辉。

那是因为和辉是个成年人吧。

对男人还持有警惕性。

但对和辉——开始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奏音的意识迷失在睡意中。

※※※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