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卷 第6话 意外与JK(1 / 2)

加入书签

第二天、回到家——

「欢迎回家、驹村先生」

向日葵站在门口露出灿烂的笑脸迎接。

「啊、我回来了」

还以为她一定会在房间里画画呢——

是听到开锁的声音特意跑出来的吗。

被这样迎接总觉得心里痒痒的。

不过、那绝不是厌烦的感情。我反而觉得很开心。

「我帮您拿包」

不等我回答,向日葵就从我手中接过包。

「唔——还有点重呢」

「嘛、毕竟放了那么多文件」

「每天都带这么重的包去上班…… 驹村先生好厉害」

「这点程度还算普通吧……」

和我一样带这种包上班的人还多得是呢。

没想到只是带包去公司上班也会被夸奖。

「您累了吗? 请来这边坐吧」

向日葵引导着我到餐桌边的椅子上坐下。

……她这是做什么呢。

不过总觉得这个气氛下还是听她的好,我顺从的坐下。

向日葵将我的包放到房间后又回来。

然后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往杯子里倒。

「请喝吧」

她笑着把杯子递给我。

感觉根本不容我拒绝。

「非常感谢……」

我都不小心说成敬语了。

一口气喝完。

食道中流过冷水的感触产生出一种与喝啤酒或发泡酒时不同的爽快感。

「好喝吗?」

「啊、嗯」

瓶子上也显眼的写着好喝的水……

当然不会不好喝。

我这才发现一件事。

「对了、奏音呢?」

这时候她应该已经在做晚饭了才对,但却不见人。

「奏音去买东西,好像是什么料酒没有,她慌慌张张就出去了」

「这样啊」

既然和我错过了,那可能已经出去很久了。

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驹村先生」

「嗯?」

这次又要做什么?

向日葵在我对面坐下——

「那个、先吃饭——要等奏音回来,呃、先洗澡吗? 还是说……先、先吃我?」

噗。

我忍不住将口中的水喷出去。

「你、你突然说什么呢!?」

「诶? 但是迎接下班回家的男人时,不都要这么问吗?」

「你上哪学的这些!? 一般是不会说这些话的!」

新婚夫妻应该会经常这么做吧……

不过本来我也没结婚,而且还是听到高中生这么说哪能顺着回答啊。

「是这样吗……」

向日葵消沉了一会,又立刻开心的抬起头。

「那、那热水已经准备好了,请先去洗吧!」

「我得先把桌子擦了才行——」

餐桌上散落着我刚才喷出的水。

「我来擦我来擦! 驹村先生先去洗澡吧!」

我拿起抹布却被向日葵拦住。

「啊、好。我知道了……」

面对向日葵激动的气势,我选择了服从。

「呼~…………」

泡在热水里,我不禁舒了口气。

果然因工作和挤电车变得疲劳的身体,还是要泡热水来治愈。

不过向日葵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一回来她的行为就怪怪的。

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

「驹村先生、那个……」

卫生间传来向日葵的声音。

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上能看见向日葵的身影。

「我进来了哦」

——————————啥?

在我理解这句话前,浴室门就已经打开了。

「喂喂喂!? 等一下等一下!?」

我慌忙在浴池里正坐。

向日葵单手拿着毛巾。

看到她这幅样子,我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必须得拒绝才行。

「我、我来帮您擦背……!」

「不用擦的! 我自己会洗的!」

「但是、至少这种小事——」

嘎吱。

这声音比向日葵的句尾还响亮,是玄关门打开的声音。

也就是说——奏音回来了。

……………………

我陷入绝望模式。

然后如我所料——

「喂!? 你们干嘛呢!?」

注意到浴室情况不对,奏音提着购物袋走进了洗手间。

「我说啊……」

太阳穴不停鼓动着,奏音交叉双脚坐在椅子上。

我和向日葵在她对面正坐,沉默的等待奏音的下一句话。

现在、我们没有发言权。

「以后别再这么做了、向日葵」

「是…………」

听到奏音的斥责,向日葵沮丧的低下头。

「不过、我只是想为驹村先生做点事报答他……」

「这我懂,但是呢,你做那种事是会引起误会的」

「知道了……对不起……」

向日葵更消沉了。

奏音看着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转而瞪着我。

「你倒是拦着她啊」

「不是、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阻止——」

「这种时候就要态度强硬、像个大人一样拒绝。懂吗?」

「……知道了」

我实在没办法还嘴。

她说的确实有理。

如果最开始不被向日葵带偏的话……

以后必须要多加注意啊。

我又侧身面对向日葵。

「向日葵,以后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之前也说过了,只要你能认真画画就够了」

「是……我知道了」

向日葵用力点了点头。

这下大概没问题了——我刚这么想,向日葵就扑闪着双眼看着奏音。

「那个、可以让我给奏音擦背吗?」

「诶!?」

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的奏音从椅子上摔下来。

不至于吧。

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有人能真的吓到从椅子上摔下来。

「………………不行吗?」

她泪眼汪汪的看着奏音。

也想为负责做饭的奏音做点什么——我很快察觉到向日葵的心情。但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她们只是两个相处得很好的女生吧……

「呃、这个……我、我……」

「……不行吗?」

「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就这一次啊!就这一次!」

「嗯!」

向日葵听到奏音的回答露出笑脸不停点头。

……我站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完全被排在话题之外的我只能孤寂的看着她们。

她们很快就亲密的走进了浴室。

「哇……奏音的皮肤好细腻啊」

「喂!? 别、别突然摸过来啊!?」

「啊、对不起。一不小心就……。不过真的好舒服啊」

「向日葵的皮肤也很光滑啊,而且腿也又长又细」

「呜哇!? 好痒啊奏音!」

「哼哼哼、这是为了报仇」

「啊……」

浴室传来她们打闹的声响。

虽然很想让她们小声一点,但说出口的话肯定会被奏音说「死变态不准听」。

所以我只能忍耐…………不行、绝对不能去想。

无欲无为。只要能达到这种境界,不管她们说什么在我听来都只会是杂音——

「好、那我就开始给奏音擦背了」

「啊、好的。谢谢」

就和刚才说过的一样,向日葵似乎在给奏音擦背。

「奏音、呃——我可以提一个请求吗?」

「嗯、做什么?」

「让我摸一下」

「诶——呀!?」

「嘿嘿嘿、这位客人胸部发育得很不错嘛,也给我分一点」

「为什么突然成变态了!? 你等等、等一下……。别那么用力揉——」

「呼、好软好滑好舒服」

「向、向日葵也很光滑啊,看我的!」

「呀! 别、别突然摸人家屁股啊!」

………………要达到无的境界……好远啊……

今天是个阴天。

记得奏音和向日葵到我家那天傍晚的天空也是这样。

她们才来几天,但我却有种已经过了好几周的错觉。

和她们在一起的生活我对来说就是那么新鲜。

这很正常。

本来回家空荡荡的,现在突然有两个人等着自己。

我眺望着灰色的云层发呆,机部拿着几份文件慢慢靠近。

「喂、驹村。这里有一行数字出错了—」

「诶——」

我慌忙确认机部递过来的文件。

这——还真的错了。

从上往下数第三行开始忘记输入数字,后面的跟着全错了。

「你可是从不会犯错的,刚才还在发呆,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的。不好意思、我马上改正」

「是吗……? 嘛、那就麻烦你了。这可关系到大家的工资,认真点啊—」

看到我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机部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不行不行。居然连工作的时候也分神去想她们的事了。

我深呼吸一口,强行转换状态。

拼命弥补出错耽误的时间,最后总算是准点下班了。

回到家时,奏音已经在厨厅开始做饭了。

「……欢迎回家」

奏音并没有看我。

但对我来说这样就很开心了。

「欢迎回家—」

房间深处传来向日葵的声音。

「我回来啦」

说这句话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又再一次觉得回到家有人等着的感觉很温暖。

我松开领带,站在奏音斜后方看着她做饭。

平底锅里有几块剁碎的五花肉,在微火下已经开始出油了。

她正好将切好的小蘑菇倒进锅里。

然后又从微波炉里取出花椰菜倒进锅。

原来如此。

放盘子里加上水用保鲜膜包上再放进微波炉,煮花椰菜还可以这么做啊。

「干嘛? 影响到我了,别盯着看」

「我就是想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顺带问一下这是什么菜?」

「没名字啦,就是味道浓一点的炒蔬菜。用蛋黄酱代替了油而已」

这菜要用的奇门秘技也太多了吧……

不过真要说起来,蛋黄酱也是算油吧。

在我感叹着的时候,奏音混了一点蛋黄酱和蒜泥倒进锅里。

开始用强火炒菜。

过了一会又撒上黑胡椒。

对了,家里应该是没有蒜泥和黑胡椒的。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