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十五卷 #11 春夏秋冬的“恶作剧”(1 / 2)

加入书签

因为知道季堂锐太的缘故,一份「惊喜」正在悄悄进行。

九月十五日。周日。

上午七时五十分。

国立神通大学的正门前。

考试会场与某医学部大楼最近的入口,四人的少女身穿私服集合。

春咲千和。夏川真凉。秋篠姬香。冬海爱衣。

演出自己人生的少女会的四人,休息日一大早就在这里集合的理由,只有一个。

「锐君,会吓一大跳呢绝对!!」

唔嘻嘻,千和的笑声。

布置恶作剧的小孩子那样的表情,不过确实是她们布置的「恶作剧」。

为迎接考试而来的锐太的惊喜,最后的鼓励。

千和最初提出,两票赞成,一票反对决定的idea。

唯一的反对者,当然是这个女人。

「真是的这么忙的时候,为何还要在这里」

真凉叹气说道。一身精致藏青色西装。大人般的容姿,作为高中生度过休息日可不常见。之后还要从东京起飞,与周刊少年jump的代表还有约会。

「都说啦,夏川不来也没关系哦」

真凉投以冷酷的眼光,注视着远低于自己的rival。

「别开玩笑哦。这种场面不在的话,未来永劫,这次的事会被锐太念叨呢。只有你那时不在呐—,真冷淡呐—,什么的。锐太还是这样的小孩子啊」

「锐君才没那么小哦!中等程度哦!!」

春与夏在一旁争吵,秋与冬正参观大学的稀奇建筑。

「这钟楼,真漂亮。好像画下来」

「医学部大楼的象征,荣光之塔正如名字一般啊。神通大学的小册子的封名也刊载了,非常有名哦」

「荣光。确实,配得上锐太的名字」

姬香深深地点点头

爱衣的目光落在手表上。

「八点。考试开始一小时前呢。小太差不多,该来了吧」

「master,发邮件吗?」

「那样的话,就不是惊喜啦?」

稀稀落落,接受考试的学生身影陆续出现。

通过大门时,学生们都望了一眼稀奇的四位少女。只有这些美少女,还是个性各异的四人集团,大概哪里的高中都没有吧。特别是真凉聚集的视线截然不同,目光被银发所吸引的男生中甚至出现惊掉眼镜的被害者。

「那位,眼镜掉了哦」

真凉。无慈悲的宣告。

「果然夏川,还是别来更好吧?」

「那怎么行呢。假如那位落榜的话,对锐太也有利」

爱衣摇摇头。

「从风纪委员的前辈听说了,这个推荐入试是绝对通过的。出席推荐都是胜利确定,百人接受的话就是百人通过」

「话说回来,殴打教官打到面试官大腿骨脱臼的话就会落榜的吧?」

「小太才不会那样的吧!」

「不知道哦。中学时代再次发作的话,不祥的“宿命的黑炎”说不定会炸裂」

哈唔,姬香微微叹气。

「Point EKME锐太的奥义。好怀念」

「那已经,过了两年以上呢」

千和眯起眼睛。

「这两年间,锐君,一直都在学习学习呢。好想有回报呐」

这份言语,即使是真凉,也没有异议。

「内爱衣。锐君的合格,什么时候知道的?」

「十月上旬哦。学校发来联络」

「还没有正式发表呢。那么,让学校的大家一起来庆祝吧!」

「就我们?还不行吧」

「誒—?四人的话可以的!」

传来千和与爱衣的笑声。受验生们,望以惊讶的表情。

姬香一脸期待地说。

「考试结束后,想和锐太一起去玩。巡礼书店,吃好多好吃的」

「誒—,好狡猾哦公主亲」

「我们还要考试完全没时间呢」

真凉突然插话。

「那这样,轮流的话不就好啦。每周周日决出一人,可以和锐太一起去玩」

「噢噢。会长。Nice idea」

姬香钦佩地点点头。

「对吧?四周内每个人都有机会。这样的话春咲桑和冬海桑的考试也不会收到妨碍对吧」

「确实不错呢!……等等哦夏川。为什么是四周一人?居然把自己算进去了?」

「不好吗?」

「相当不好!明明刚才还对锐君一脸没有兴趣的表情!!」

「没什么兴趣哦。只不过,如果我不偶尔去见见的话感觉他会寂寞」

「全是说谎!只是自己也想去玩的吧!?」

吵吵闹闹无法停止。

只要是锐太的事情,四人聊多久都行。

时间轻轻流过,考生的数量渐渐变多。也有亲人专车接送的考生,和朋友一起来的考生。各自都一脸紧张地进入考场。

话说回来——。

「锐君,好慢呢」

望向车站方向的千和说道。

时间已经快八点三十分了。

考试开始在九点。再不进入考场,就没有余裕的准备。

「锐太,睡过头了?」

公主一脸担心地喃喃自语,千和的脸色大变。

「果然我还是发一封邮件吧」

这次谁也没有阻止。

「小太,明明说好会提前一小时进入考场」

爱衣隐隐地不安,不停地确认手表。

看过手机后,真凉说话了。

「冬海桑。锐太来这里的路线是,羽八线对吧?」

「誒誒,没错」

「因为人生事故,电车要晚点呢」

其他三人脸色大变。

「延,延后多久!?能赶上考试吗?」

「大概二十分中,勉勉强强」

燥热的空气流过。知道了迟到的理由。虽然没有多少余裕,但还是能勉强赶上考试。

但是——。

上午八点五十分。

等待的人,还没来。

「邮件还没有回复!!」

千和的声音,包含着悲痛。

考生的人流早就断绝。门前不再有人气,只有中年门卫用可疑的眼光打量这边。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