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十四章恐惧心里(1 / 2)

加入书签

看见左岸掏出手机对着她拍摄,何芷顿时明白了左岸又一次对她下药了。

“左岸,你太卑鄙了!”

“哦?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左岸看着手机屏幕录下的画面不慌不忙地说道。他在等何芷哀求他,那将是他不远万里飞来报复何芷计划里最值得期待的画面。

“你现在出去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浑身好像着火了,意识越来越渴望冲撞和压迫带来的释放快感。何芷忍着怒气喝斥左岸,声音也仿佛被火炙热透着**的腔调。

左岸继续拍摄躺在床上的何芷,非常享受眼前仿佛慢火烹食的画面。眼看着何芷脸颊灼红,胸口剧烈起伏,四肢忍不住地颤抖,都在表明他期待的时刻就要来了。

“何芷,我们曾经是好朋友是不是?”

“……”

此时何芷已经说不出话,喉咙里塞着的滚字就是吐不出来。

“其实你应该比我还清楚,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我以为用我的诚心可以感动你,让你明白我对你的爱不论何时何地不离不弃。”

看到何芷转过身去,左岸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走到床的另一边望着何芷。

“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你为什么就看不见我对你的好,非要和其他男人搞在一起呢?我妈说女人真是下贱货,我现在好像懂了!”

看何芷的样子就算是烈火焚身也不会向他哀求,左岸决定不再等了。侧对着大床架好手机开启自动录像功能,然后当着何芷的面脱掉衣服。

左岸的动作太突然,何芷愣了一下才想起背过身去。这时她连背转身的力气都失去了,浑身柔若无骨软绵若絮。张嘴想骂左岸,希望他能停止动作,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看到何芷由愤怒转为无助企求的目光,左岸有些得意,褪去最后一件内衣,他朝何芷压去。

左岸本来想压住何芷就可以上下其手扒去何芷的衣服成全梦寐以求的好事,没想到他赤身露体爬直床还没伏到何芷身上,突然感觉两只手肘被一股力量扭在背后腾空拎了起来。

“哎呀疼!”

左岸忍不住叫了起来。

何芷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当成一场恶梦,猛然听到左岸杀猪嚎似的惨叫声,她睁开眼睛,看到左岸凌空而立,好像被魔术师定格了一样,她也惊得屏住了呼吸。

左岸双手被反扣在背后,双腿在床上连环踢腾着。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大律师的形象了,刚刚的奋亢都被恐惧所代替。

“是谁是谁?快放我下来。”

左岸看不到背后擒他起来的人,只能放声大叫来掩饰心里的恐惧。瞪眼俯看着床上的何芷,发现何芷惊愕地盯着他的背后,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扑通!”

背后的力道突然消失,左岸不偏不倚掉到了床边的地上,好在他反应够快,在落地的瞬间双手撑住地面,身体曾自然跪姿跪在床边。

左岸扶着床畔赶忙起身穿上衣裤,这时才发现屋里除了他和何芷没有别人。

“出鬼了!”

左岸抓起手机几乎跑出何芷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里爬上床,心跳得厉害,感觉呼吸也好像不顺畅。拍了拍胸口镇静下来,翻开手机录像回放。

看到他爬上床突然身体被凌空拎起的画面,左岸的心也跟着拎了起来。画面上除了他白赤赤的身体在半空中挣扎着,没有看到任何人。

“有鬼!那个女人身边有鬼!”

左岸自言自语道。说完马上收拾行李离开酒店,决定以后再也不碰何芷。他突然想明白了,何芷不祥,凡是跟她有亲密关系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她的父母早亡,她的妹妹被害,她找的保安丈夫也入院昏迷不醒……

左岸暗自庆幸能悬崖勒马没有和何芷发生关系,马上买最近的航班逃回穗城。他决定对忘掉英国之行的恐惧经历,却忘了删掉的手机录像文件被妻子意外发现传给了他的母亲。

焦瑞凤看见儿子不堪的画面,气得肺都要炸了。以前律师楼有丈夫撑着还不觉得儿子庸碌无为,现在丈夫死了,儿子却整天只想着勾女泡妞,追美女都追到国外去了。

今天如果不教训教训儿子,只怕儿子还不知道事业危机。

左岸走进母亲的办公室,看见母亲怒气冲冲的神情,知道母亲要找他麻烦了。与其被母亲唠叨谩骂,不过主动承认错误的好。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