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番外(1 / 2)

加入书签

第78章 管家

作为一位管家,希尔顿自认还算合格。

从他爷爷那辈起,他们家族就从事着管家的行业,他的父亲、兄弟甚至堂亲都是管家。

他接受算数、拉丁文的学科教育,然后继承了父亲的职务,跟随上一位男爵大人,继而又服侍小少爷。

布鲁斯家族的恩恩怨怨不需要仆人插嘴,希尔顿深知这个道理。

主人永远只是雇主,不应该在他们身上放太多感情。

但一辈子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的希尔顿总是难以放下那个孩子。

他是男爵大人唯一的儿子奥斯卡,一个安静又敏感的小孩子,很聪明也很善良,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读书,他那么幼小,那么无害,不应该有人狠心到去伤害他。

但这个世界上总有残酷的人,像是失去了活着的意义,不但糟践自己,还糟践别人。也许从糟践别人身上获得快感,就是这些人还坚持活着的全部动力了。

少爷在寒冬雪天被男爵夫人的情夫赶出了大门,等到希尔顿发现时,小孩子已经冻得发高烧了。那情夫喝醉了酒,摇摇晃晃指着他们大笑,那冷酷的笑声希尔顿至今都清晰的记得。

小少爷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总算是能下床了,可是他脊背很弱,就此落下了残疾。

外表的残疾对一个人的影响是终身的,人们并不需要花时间去理解一个人,单纯的外表就意味着一切。

这个世界对待与众不同的人总是比想象中的还要严苛。

但他的小少爷不是轻易被命运打倒的人,他安静的长大,在蛰伏中丰满羽翼,等到他的手臂足够结实的时候,他强力的回击了每一个曾经伤害过他的人。

他再度回归了他的位置,尊贵而富有的奥斯卡男爵大人,他让人们敬畏,再也不敢因为他的外貌鄙夷他。

德尔曼庄园的生活很平静,平静的像一个老人,只有跟男爵有公务往来的人会在偶尔拜访,再就是永远都不消停的爱丽丝夫人,她只有在缺钱的时候才会想起她的儿子。

这样平静的生活很好,只是偶尔,希尔顿会忽然想起,他的小少爷跟他不一样,他已经很老了,没有几年就会走入坟墓,而他的少爷才二十岁出头,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有一天他会离开小少爷,到那时候还有谁能留在他身边呢?

希尔顿从那时候起就很积极的在少爷耳边提起结婚的话题。

他会不经意的说起某位贵族绅士家中漂亮的女儿,或者提一提邻居家里刚诞生的小继承人。

少爷很聪明,他明白他的意思,可是他从来不明说。直到某一次他又提起这个话题时,少爷对他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

他说,不希望让自己将来的妻子不幸。

希尔顿一直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少爷又怎么会让他将来的妻子不幸呢。

直到几年后,他把那个漂亮的男仆人带回家时,希尔顿才忽然想通了这一切,过去不明白的地方也都清晰了。

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年轻男仆,有着金色的卷发,碧蓝的眼睛,挺拔的身躯,俊美的像摆在艺术馆里的雕塑。他一来就引的女仆人们躁动不安,他甚至命女管家训斥了女仆们好几次。

也许别人看不出来,可是从小照顾奥斯卡长大的希尔顿一眼就看出来了,少爷喜欢那个男仆人,他的眼睛总是跟着他转。

简直像他几岁时,期待母亲来探望他时的眼神一样。

那黑亮的眼睛带着期待的光亮,那样的光亮早在很多年前他对爱丽丝夫人失望的时候就暗淡了,而现在这种光亮又回来了。

他静静的期待着,等待着,眼中的炙热一目了然。

希尔顿非常焦急,他应该劝诫他的,结婚生子才是正途,他不应该走入那些崎岖的道路,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很艰难的事情。何况,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叫欧文的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这世上外表人模人样,内在像野兽一样邪恶的人不知凡几。如果他只是在利用男爵呢?用他那年轻美好的面孔欺骗少爷单纯的内心,借以获得权势和金钱,甚至是让少爷身败名裂。

少爷和他越走越近,希尔顿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许多年来,这是第一次他在少爷眼中看到那样鲜活的光芒。

如果他真的能让少爷幸福,也许这一切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在内心深处,希尔顿希望他照顾长大的孩子能够真心快乐,而不是像这座城堡一样,还未有过春天,就已经步入腐朽。

可惜……那个男仆并不让人省心,他似乎一直耍弄着男爵的感情,希尔顿一次次听到男爵房间传出忧郁的琴声。

在某一次他又惹少爷大发雷霆后,希尔顿决定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希尔顿要让欧文知道,没有男爵大人的重视,他根本什么都不是,想要仗着男爵大人的喜爱就自以为是,那根本是做梦。

他吩咐低级男仆欺负他,什么脏活累活都推给他,他命厨房拖延他的伙食,把他排挤出城堡。

然后在一位英俊的律师先生来拜访的时候,他当面训斥了欧文。

“不要自以为抓住了男爵的弱点,你就可以利用他,不管你是要钱,还是要别的东西。如果让我知道你怀了不可告人的心思,而危害到男爵,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年轻小伙子像是被重重的踢了一脚,脸色当场苍白的像纸一样。

希尔顿有些犹豫,也许自己说的太重了,但是至少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他今后应该会谨守本分,不会再仗着少爷的喜爱让少爷难受了。

谁知道他因为这个走了,在节日里,连夜冒雨走了。

当希尔顿捡起那小子留在男爵窗外的灯时,他忽然后悔了,也许这个小子并不如自己想的那么卑鄙,他对少爷也是有感情的,他也没有耍弄少爷。

少爷像疯了一样到处找他,希尔顿从没见过他这幅样子,他动用了一切能找的关系。

希尔顿明白,少爷已经爱上了那个人。

那就是少爷一直在等的人,他也许不能给少爷家庭,不能给他继承人,但他能让他快乐。有一天自己离开了少爷,他将会是那个一直陪伴在少爷身边的人。

希尔顿想,他不该用自己的臆想去影响别人的人生,如果少爷就此失去了他的爱人,那么他今后该怎么面对少爷呢。

好在,少爷把那人找了回来。

他有些狼狈,始终低着头,似乎很不好意思面对这里的人。

不过少爷总算是露出笑容了。

希尔顿觉得只要少爷高兴就行了,其他总有解决办法。

不过事情在少爷头一次找他要欧文房间的钥匙时,就变得有些诡异了。

希尔顿还记得那天的事情。

平时沉稳内敛的少爷突然把他叫去了书房,左顾右盼,迟疑犹豫后,红着脸问他要男仆人居所的钥匙。

他只是愣了一愣的时间里,他家少爷就热的耳根都红了。

磕磕绊绊的解释说:“我觉得……我可以拿一下备份钥匙,免得……免得有时候用到……”

“哦,当然,大人。”希尔顿利索的解下了一大串钥匙。

在少爷急忙要接过来的时候,希尔顿又收回手,取下了其中一把递给他。

“我想这一把就足够了。”他说:“其他钥匙您也用不到。”

看着少爷被堵得哑口无言的样子,希尔顿忽然觉得很有趣。不过作为一位严肃认真的管家,他从不轻易在主人面前表露情绪,所以他竭力忍住了笑容。

偶尔取笑一下严肃的少爷很有趣,但是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节制。

希尔顿也有过年轻的时候,他知道小伙子们陷入热恋是什么样,更知道年轻人冲动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

可是大半夜隔壁传来暧昧的声响,难耐的呻|吟和床头碰在墙壁上的声音,到半夜三两点钟还不停息就太过分了。

他家的少爷一直都是谨慎保守的绅士,如果不是那个没教养又多事的漂亮小子整天勾引,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有失体面的荒唐事。

他们得庆幸隔壁住的是他这个老头子,而不是其他人,否则早就被人发现了。

为了提醒一下他们,希尔顿不得不在第二天一早堵住欧文,不需要言语暗示,男仆人都很机灵,只要多看他一眼,这个小伙子就明白了,当场脸红的像新酿的酒一样,羞愧的跑到比兔子还快。

从这天起,希

尔顿再也没在夜晚听到过隔壁传来奇怪的声音。他终于可以不必心惊胆战,去睡个好觉了,要知道他一直担心其他仆人夜里醒来,发现这件事。

他之前甚至做好了准备,如果小伙子们还不管不顾,他就要不顾他们的脸面,当面斥责他们了。幸好他们还残留了些理智,而不至于真的头脑发热到什么都忘了。

少爷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了,你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快活的力量,仿佛整个世界都改变了。

他们住的城堡不再沉默如坟墓,它因为这里主人的幸福,焕发出春光一样的温暖。

只是偶尔还有不得体的事情发生,还需要他这个管家看着他们。

所以,希尔顿觉得,自己距离退休还要很久很久。

第79章 奥斯卡的烦恼

奥斯卡大人最近有些小烦恼。

他的爱人已经很多天不肯跟他亲热了,原因不得而知。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