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2章 污泥总是莲花国(1 / 2)

加入书签

风从竹林里吹过,阳光从细密的空隙间倾泻下来, 在竹舍的台阶前撒下一片碎金。沈独就坐在窗前, 看着面前摆着的那一只已经打开的小匣子, 里面立着的是两只不大的琉璃瓶,质地很好,剔透极了, 能清楚地看到里面盛着的一粒又一粒红莲子。

他看了很久,才忽然笑了一声。

但并没有多做什么,只是拿起来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便又搁了回去,将匣子合上,随手置在了角落里的木柜上。

简单的木柜上, 连花纹都没雕刻多少,但朴素间透着一种活泛的烟火气。除了刚放下的匣子之外,上面还堆着一沓又一沓厚厚的信纸, 码着几摞不知哪里淘来的古籍, 旁边斜靠着一柄卷了刃的垂虹剑,还有小小的、方方正正的一盒糖。

沈独拿了那盒糖便走出了门去。

下了台阶, 穿过婆娑的竹海, 顺着后山那一天爬满青苔的长道往山上去。

只是才入得禅院没两步,便看见前面千佛殿的台阶下头坐了个垂头丧气的小沙弥,看着才八九岁模样,隔得虽然不近,可依然能听见他在嘟囔什么。

沈独便一挑眉, 停下了脚步。

这小沙弥他认得,是眼下禅院中最小的一辈,法号“宏心”,性子天真活泼,现在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被人打了?”

虽然就住在不空山下,还经常顶着高僧们的白眼来禅院串门,可沈独半点没被熏陶出点什么慈悲心肠、仁善情怀,开口从来不说人话。

人往宏心面前一站,便笑着问他。

这声音太熟悉了,宏心一听就知道是谁,一时腮帮子鼓鼓地抬起头来看他:“没有,就是跟师叔们出去的时候跟人吵了一架,然后被师父骂了。”

“你师父平时不都夸你的吗?你跟人吵什么了?”

沈独是知道宏心是个什么性子的,只觉这小破孩跟人吵起来的可能不大,一时有些好奇起来,便在他旁边坐下。

一大一小就这么排排坐在台阶前。

宏心变得委屈起来:“我们在镇子里遇到几个人,他们正在说什么江湖上的事情,但是说着说着就开始骂你,说你阴险狡诈、心机深重不是好人,反正说得太难听了。小、小僧就没忍住,跟他们说不是这样,可他们又不听,骂得更难听了不说,还逼问我是不是天机禅院出来的。师父就说小僧心重,不该与人争执,是造了口业,还说小僧也该去修修闭口禅……”

不听还好,一听沈独就笑了起来:“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就这有什么好计较的?旁人骂我我都没所谓,你有什么忍不住的?你师父啊,教训你是应该的。”

“可、可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啊。”

宏心微胖的脸还带着点婴儿肥,显然还跟人理论失败又被教训了的郁闷之中,咕哝了一声。

沈独便道:“他们说我是什么样又有什么要紧?第一我听不到,第二我也不会在意,第三便是听到了我也不会改。早两天说你是个小破孩,你还犟,跟人理论,费那劲!你看善哉那么厉害,他会跟人理论吗?”

“好像不会……”

宏心有些茫然,但心里还是觉得那些人不对,他上去纠正他们也没有错啊。

他这副神情,沈独当然看得出来,一下就笑起来:“你啊,还是太傻。这世间呢,最浪费时间的便是同有偏见的人说话。不要试图去讨好或者规劝那些不喜欢你或者早有成见之人,疑邻偷斧的故事总听说过吧?在有偏见的人眼底,你做什么都有错。但也不是有偏见的人都有错,旁人又不是你,不了解你,也不清楚原委,风闻了一些传言,而后对你生出偏见,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天底下没那么多的圣人。当然了,如果将来你遇到能透过偏见认识了你本心的人,那一定得跟这个人做朋友。”

“朋友?”

宏心听得不很懂,尤其不明白只听那些捕风捉影的传言就对人生出偏见的人为什么没错,看沈独的眼神越发疑惑。

沈独却想“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跟小破孩没什么大道理可讲,所以只回道:“三人行必有我师,所谓的朋友,一定是能让你变得更好的人。诶,说起来这两天都没见你,跟我打赌的那个谜猜得怎么样了?”

“啊……”

宏心顿时哀叫了一声,忘记了先前那些烦心事,两手把脑袋抱住就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小僧真的猜不出来啊,能给点提示吗?”

前几天也不知是谁给沈独送了一盒糖来,他本来已经戒了一段时间的甜了,但看见糖还是贪吃了几口,结果没想到被宏心看见,就眼巴巴想吃糖。

沈独跟他关系不错,就逗了他一下。

他给他出了个谜面,让他猜这天机禅院里面最坏、最可怕的人是谁,猜中了就给他糖吃。

宏心头一个就猜了沈独,然后被沈独打了一顿;第二个就猜了自己的师父,又被打了一顿;之后又猜了戒律院的缘智大师,达摩院的首座缘行大师……

当然一个也没中。

到了今天他抓破了头都想不到能猜谁了,对糖的兴趣都不大了,只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宏心眼巴巴看着沈独。

沈独懒懒散散地坐在台阶上,浑然是当初坐在间天崖寒绝顶上那目中无人的姿态,想了想,又看了不远处高高的业塔一眼,到底还是发了几分善心,提示了他。

“天底下最坏的人,都是让你选择的人。尤其是明知道你鱼和熊掌都想要,但眼下只有熊掌,且二则一一定会选熊掌,还要把鱼送到你眼前让你来选的人,心特别脏。”

“心特别……脏?”

宏心还是听不懂沈独说的话,只觉得这一位平白无故就住在了他们山脚下的沈施主说话比师父师叔们说话还要高深,只是正是因为听不懂,所以他更关注沈独的表情,几乎一眼就看见了他目光所向之处,那一瞬间立刻懂了,又立刻摇头。

“善哉师叔可是院里武学佛法最精深的人,你说的坏人怎么可能是他?”

“哈……”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秃驴眼底出圣僧”啊,那和尚能操得你腿软下不了床还不坏?

咳咳咳。

算了算了,扯偏了,这种事还是不要让小孩子知道的好。

沈独咳嗽了两声,掩饰了一下:“算了算了,这个问题对你这种七八岁的小破孩来说还是太高深了,来来来,糖给你吃,没剩下多少,以后有再给你带啊。”

说着便取出袖中的糖盒打开。

宏心立刻眼底冒光地看他,但没想到沈独手一伸,竟然只从糖盒里捡出了一颗糖,放到他掌心里。

“你骗人,说好——”

“宏心你又溜出来玩!早课做完了吗?!”

他正想要跟沈独理论这糖的数目跟约好的不一致,可没料想话还没说完,左边便传来一声怒喝,不用见人,光听这声音就知道来的人有多愤怒了。

宏心一个激灵。

沈独背脊一寒,想起宏心暗碎碎念个没完能自己说上一天话的可怕师父,当下半点同道情义都没有,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儿。

原地只留下宏心一个,悲惨地站在了师父的口水下。

跑路的沈独远远看了一眼,啧啧可怜了两句,便直接向着业塔的方向走去。

善哉被罚在业塔思过三年,如今才过了几个月。

禅院里的无忧花已经过了花期,一眼看上去只是葱茏的一片绿,业塔下的那一树便像是一朵绿云挂在边上。

那法号缘起的枯槁老僧不在,沈独推门便想直接溜达进去,可没想到进去才上了阶梯,抬头就看到缘灭方丈从上面走了下来。

两人打了个照面。

沈独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看了眼前这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僧一眼,但没说话,只往旁边让了一步。

“阿弥陀佛。”

缘灭方丈也不与他寒暄更多,眉头微微皱着,也不知是心里藏着什么事情,所以显得有些沉凝,只宣了一声佛号,便从沈独身边走过,下了楼梯,一路出业塔不见了影踪。

沈独一下有些好奇起来,开始猜测这老秃驴进来是要干什么,是终于对他这种天天串门的行为有了异议?但刚才一个照面打过去他也没提半个字啊。

奇了怪。

他想了一会儿,没想出结果,干脆也不想了,直接往楼上去,到得塔顶第七层便问:“方丈找你说什么事啊?”

“入世与出世之辩罢了。”

沈独进来的时候,善哉并未在抄写经文,只是站在那一方窗前,看着外面,清晨的天光将他笼罩,沉静而平和。

风吹进来,吹动他雪白僧袍,也吹起了案上一页纸,飞到了沈独脚边落下。

沈独低头看了一眼,弯腰捡起来,却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缘灭方丈现在在考虑禅院出世、涉足江湖的事情吧?”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