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2章 喝两杯(1 / 2)

加入书签

两个人互相沉默了会儿,陆惊宴正准备挂电话,盛羡喊住了她:“陆惊宴。”

“啊?”

“你这电话打算打给谁?”

盛羡喊她名字的时候,语气有点严肃,陆惊宴还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

哪知她全神贯注的等了半天,竟然就等来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关键这话还是她最不想听到的。

她就随便扯个谎,他怎么还当真了。

陆惊宴只能继续扯谎:“陈楷。”

盛羡:“这么晚找他什么事?”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时候盛教授变得这么事多了。

早知道他会这么刨根问底,她刚刚就扯个公司的人说有公事。

陆惊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扯谎:“没什么事啊,就是看看他在哪儿,找他喝两杯。”

陆惊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听,她竟然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很低的冷笑声。

特短促,没等她来得及确认,电话那边就静了下来。

过了两秒,盛羡的声音传了过来:“除了喝酒,还有别的事吗?”

盛羡这语气乍一听挺正常的,仔细一品,陆惊宴总觉得这话的字里行间夹杂了那么一丝丝的火药。

隔着手机,看不到盛羡的神态,陆惊宴不好确定自己这感觉是对还是错。

她本来也没计划着找陈楷,就顺着盛羡的话往下说:“我跟他能有什么事,除了吃吃喝喝,就是喝喝吃吃。”

盛羡在电话那头顿了会儿,问:“非见不可?”

陆惊宴摸不清盛教授这话是什么意思,说他像是在警告她吧,又不像是,但她明显的感觉到那股火药气更浓了:“那倒不是,我跟他有什么非见不可的。”

说着,陆惊宴那种撩人的毛病又犯了:“真要让我找个非见不可的人,那肯定是哥哥你啊。”

陆惊宴感觉今晚的自己有点过于敏感,她竟觉得自己刚刚那话一说完,手机那边的火药味没了。

意识到自己想太多的陆惊宴,忍不住在心底嘲讽了自己两句。

陆惊宴,你可真能耐,隔着手机凭空捏造人盛教授的情绪也就算了,还捏造的一套一套的,连人情绪变化的波动起伏都捏造出来了。

自我唾弃了一番的陆惊宴,见电话那边的盛羡没说话,又说:“那个,没事的话,我挂了?”

“怎么,着……”盛羡连忙收住到嘴边的话。

他这是怎么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