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8章 你害怕了?(1 / 2)

加入书签

盛羡捏着那张菜单看了半晌,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点什么的他,抬起手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

盛羡,你神经病吧。

你拿个菜单回家做什么?

...

进入十二月份,陆惊宴变得特别忙,尤其是公司的年终庆典,简直忙到她头皮发麻。

那天在大学门口,她偶然遇见盛羡后,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她都没再见到过盛羡。

不只是盛羡,就连宋闲和陈楷,她也就只是见了一面。

庆典是在晚上,邀请了不少人,陆惊宴包了个场地附近的酒店给从四面八方邀请过来的嘉宾住。

头一天忙到很晚,陆惊宴那天晚上也在酒店住的,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有约,就在顶楼的餐厅。

聊完事,她刚准备从餐厅出来,就接到了陆鸿程的电话。

餐厅对面是露天花园咖啡厅,春夏秋开放,冬天太冷不营业。

陆惊宴跨过栏杆,走到花园尽头,接听了陆鸿程的电话。

“我跟杨公子约了明天的饭,你过来给他道歉。”

这半个月里,陆鸿程有回来过两次,对她的态度不算好也不算差,也没再提她上回相亲那事。

陆惊宴以为陆鸿程跟以前一样会把这事不了了之,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回陆鸿程居然这么较真。

陆惊宴今天一大堆的事要处理,没心思跟陆鸿程因为这事争吵,她想着反正是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就嗯嗯啊啊的敷衍着陆鸿程挂断了电话。

陆惊宴收起手机,刚想回室内,结果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辱骂声:“你个臭婊子。”

随之而来的是很响亮的把掌声。

陆惊宴顺着声音看去,两个中年人正扭打在一起。

那两个中年人应该是一对夫妇。

说是扭打,其实是丈夫单方面殴打妻子,妻子只不过是在自保式的躲避而已。

那丈夫嘴里骂的话很难听,妻子哭哭啼啼的一直在求饶,他不但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反而更变本加厉的对着妻子拳打脚踢了起来。

露天花园有很多裹着防寒布的绿植,陆惊宴正好隐藏在后面,那对夫妇没发现她。

丈夫下手是真的狠,每一下都是冲着妻子要害去的。

陆惊宴安静的看着,一脸的无动于衷。

完全没有要上前去阻拦的意思。

也没有任何要报警的意思。

就好像眼前的画面,是在演电视剧一样,和自己毫无关联。

丈夫殴打了妻子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终于累了,收手了,指着妻子骂骂咧咧的用言语侮辱一阵儿,拢了拢衣服,转身走了,留下妻子蜷缩在地上很小声很小声的嘤嘤嘤着哭泣。

陆惊宴本来想等着妻子哭够了走掉之后,再从暗处出来。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