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0章 买药(1 / 2)

加入书签

这附近就有药店,没一会儿骑手就送到了。

陈楷拿着药凑到陆惊宴跟前:“药到了,你现在要吃吗?”

陆惊宴喝酒喝的有点难受,摇了下头:“等会儿吧。”

“要不咱还是去医院?”陈楷见陆惊宴不接话,“那要不,我送你回家?”

陆惊宴被陈楷吵得有点头疼,她摆了摆手:“你玩你的吧,不用管我,我在这儿待会,要实在难受,我就喊司机来接我回去。”

陈楷:“行,要实在难受,你随时叫我。”

陆惊宴点了下头。

陈楷端着酒杯站起身。

陆惊宴看了眼欲走的陈楷,想问他刚刚盛羡说了点什么,是不顺路还是不方便买,但话到嘴边,却又被她咽了回去。

她可真奇怪。

盛羡给不给她买药,她干嘛要这么在意。

她的目的是让他哭。

怎么搞的反而自己先在这里纠结了起来。

陆惊宴觉得大概是自己生病了,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有点矫情。

真没这个必要。

可陆惊宴还是觉得很烦,烦到她想出去抽根烟。

陆大小姐一向是个随心所欲的人,想出来抽根烟,十分钟后,她从旁边的超市出来,撕开一盒女士烟的包装,从里面敲出一根,咬在嘴里点开打火机。

外面挺冷的,她找了个背风的地,头靠在柱子上,慢吞吞的对着天上吐烟圈。

旁边传来一道很嫩的声音:“妈妈我头疼。”

陆惊宴转头,看到一个小姑娘,穿着红色的棉袄,大概六七岁的样子。

“怎么会头疼呢?”小姑娘的妈妈就在她旁边,听到这话,伸出手摸了摸她额头,看她没发烧,就把她衣服领子往上拉了拉,顺便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裹在了小姑娘的脖子上:“可能是穿少了,明天记得多穿点,现在换季,早晚温差大,很容易生病。”

小姑娘乖巧的“嗯”了声。

妈妈摸了摸她头发,牵着她的手往前走了。

走了一段距离,妈妈蹲下来:“累不累,妈妈背你。”

妈妈背着小姑娘走起来,比牵着小姑娘走快多了,没一会儿,母女两个人就不见了踪影。

陆惊宴好半天收回视线,把手里的烟摁灭在旁边垃圾桶的烟灰缸里,又单手敲了一根烟出来。

她把烟放在嘴里,摸出打火机,刚想点烟,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把烟从她嘴里抽走了。

陆惊宴拧着眉反应了片刻,才往前看了一眼。

那人就站在她跟前,她视线抬的没那么高,看到了他的手。

手腕上的手表,虽然她才见过几次,但她还认了出来。

那只手很漂亮,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捏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画面莫名的有点欲。

陆惊宴吞了口口水,抬头对着盛羡,把手往前一伸:“还我。”

盛羡连话都没说,直接把烟丢旁边垃圾桶里。

陆惊宴摸出烟盒,还没来得及敲烟,烟盒又到了盛羡的手里,然后这次都不等她看他,烟盒也进了垃圾桶。

“……”

陆惊宴瞪着垃圾桶,一句脏话卡在喉咙处,一时间不知当骂不当骂。

一阵风出来,冷的陆惊宴打了个寒颤,禁不住抽了抽鼻子。

盛羡往旁边挪了两步,“不进去?”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