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24章 无声的还击(1 / 2)

加入书签

近距离对视的两骑从者都使用了宝具,没有想象中可能发生的锋芒相对情况,相反激战的压抑感也骤然下降数个等级。

Berserker身上受的损伤连带在她制造的绝对安全圈内复原,她就站在那里,不做任何反击行为,即便两者距离接近到了任何一方往前冲刺就能挥拳打中另一方的程度。

“继续啊!无效了我的宝具,为何不乘胜追击?快点过来打我!我不会躲闪,来吧,用你携带的武器或者之前那样拳头往我脸上揍。”“战争”骑士叫嚣着动用了嘲讽能力,它的言语和行为都显得违反常理。

铃木友纪通过僵持的时间,解析出了Berserker的真名南丁格尔,及这位历史上著名的战场护士从者拥有的能力,其中一项“战斗豁免”令他倍感意外。居然还有如此特别的豁免攻击技能,刚才Berserker南丁格尔能硬顶“战争”骑士的宝具冲刺接近,显然得益于这项能力。

但也存在着明显的缺点,一旦进入战斗,此能力将临时下降等级。

铃木友纪相信“战争”骑士也清楚了为何Berserker能硬顶宝具攻击,因此期待着南丁格尔攻击它,没了“战斗豁免”以铃木友纪的视角评价,Berserker南丁格尔只能算是一介二流从者,根本没法与全方面优秀的“战争”骑士交战。

“来啊,继续,刚才你不是英勇地冲刺到了我面前,不会是为了问我要签名吧?我们是明确的敌对关系吧?打我,我给你提供增益能力,让你可以有着媲美大力士的力量。勇气不足吗?我可以给你追加与勇者相称的胆识。还是使用一次宝具就耗费了你不少魔力?这也不是问题,我来给你补满魔力。继续啊!你不敢对吧?”

“战争”骑士见自己的嘲讽无用,很干脆地跳下战马,将圣剑收回剑鞘,步步逼近站在前面的女性Berserker。

“你们这种又要上战场又不参与作战的医疗人员最让我讨厌了,英勇无畏的战士们在相互厮杀,而你们却把他们拖下战场中断他们的生死决斗!战争因为你们而蒙上了尘埃,辉煌的色彩暗淡,你们的存在让战场上每一位英勇的战士都感到厌烦!就像现在,你不敢打我,却干涉了我和其他几位从者御主之间的交战。你没有羞愧心吗?”

面对“战争”骑士的叫嚣,南丁格尔并不回应,她可能都没听清对方在叽叽歪歪说些什么,听清了也因为过高的狂化等级难以理解。代表“战争”的天启骑士直接打进了己方本营,盟友们都顶不住,便只有她一人来应对如今的状况了。

但唯独攻击“战争”骑士不行,经过之前的再次交手,她了解到了“战争”骑士的变化,远不是她这种二流从者可以正面抗衡的,想要消灭战争,就不能用简单直白的暴力方式。

Berserker南丁格尔站在“战争”骑士面前,不回应,不出手,无视对方的叫嚣和嘲讽,即便自己的宝具营造的绝对安全圈时效结束,也不做其他可能引起“交战”概念的举动。

奔跑至他人面前并非攻击行为,她特殊的宝具也同样不是攻击行为,目前相互瞪眼敌视亦不是攻击行为,只要南丁格尔不主动攻击,她的特殊能力“战斗豁免”就一直处在生效状态。

“战争”骑士主动用剑砍向了南丁格尔,结果跟当初河岸一战一样,它的圣剑砍在南丁格尔身上造不成损伤。疼痛与否光看表情无从得知,但看“战争”骑士的愤怒模样,可想已经是使足了力气挥砍。

一次接一次,“战争”骑士在看似普通的挥砍中加入了激发战意的双向祝福,它的目的也很明确,只要引得Berserker南丁格尔动手打它,麻烦的“战斗豁免”能力将逐渐下降等级,没有了豁免的保护,“战争”骑士有的是办法杀死碍事的战场护士。

可它自己挥砍到了目露凶光的程度,被它攻击的Berserker南丁格尔依旧不为所动,任凭对方拿圣剑劈砍自己。“战争”骑士目前拥有的神圣属性同样起不到效果,南丁格尔一不用魔术,二不带有恶的属性,哪怕要以天使名义圣裁,它也早不到合适的理由。

从铃木友纪视角,既然Berserker南丁格尔不会因普通的攻击击伤,干脆不理睬南丁格尔,寻找击杀其御主的方式,或者靠速度优势绕过挡路的南丁格尔快速击杀目前无法逃离的自己在内3对主从。可“战争”骑士就跟自己受到了嘲讽一样,因为Berserker南丁格尔出现就一直对着后者打,僵持的时间里埃德曼中校已经在治疗他的从者拿破仑。

“它为什么非要跟南丁格尔交战?”铃木友纪略显诧异,回想一遍自己已知的两名从者情报,“战争”骑士虽存在部分无法解读的内容,但整体看下来偏执的限制,之前的宣战也一样,它不提没有向南丁格尔宣战,即便宣战也能靠拉开距离巧妙破除限制。

“Master,你不懂。你想你吃饭时候遇到只苍蝇停在餐桌上,你还有心思吃饭吗?还是只怎么拍都拍不死的苍蝇。”古斯塔夫理解目前“战争”骑士放弃其他人,一门心思针对Berserker,她出于自己主体武器部分的立场,也很讨厌南丁格尔,但也不得不承认目前必须依靠Berserker的能力。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