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5章 最终章(二)(1 / 2)

加入书签

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舒宁的伤势才转好。她出院那天,穿着白衬衫,面色肃杀的舒缓终于出现了。

舒缓双手抱着鲜花,突然出现在病房里。正在收拾东西的舒宁一转过身,顿时愣了一下。舒缓上前,将鲜花塞进她怀里。

鲜花浓郁的花香钻进她胸口处,溢满她周身。灿烂的向日葵混搭香水百合,清雅的小朵茉莉躲藏在其间,而那翠绿的长叶则装饰在花儿旁。她还是头一次收到别人送的花,却没想到这第一人会是舒缓。

舒缓将右手挂在左手臂上,明亮的光线落在她身上,她微偏过头,有意躲过热情的阳光。

“那人已经死了,我们和解吧。”舒缓薄唇动了几下,说出的话让舒宁有些疑惑。

她若没记错,先前的舒缓对她是恨之入骨,巴不得她死的吧?可如今,舒缓自己却先提出了和解了请求。

舒缓顿了两秒,她从包里拿出一份股份转让协议,递给舒宁,并平静地说:“过几天我就移居国外了,公司的股份我用不着,留给你了。我已经安排了专人帮你打理,你不必烦忧。”

舒宁听她讲完,仍旧没有如她所愿,接过协议合同。她问舒缓为什么,舒缓抿紧薄唇,正眼看她,答非所问:“他死了,墓碑在南园那边,想看可以去。”

舒缓将协议书压在柜子上后,走向门口。走到一半,她低声说了一句:“自己保重。”

空气寂静得可怕。舒宁站在窗边,舒缓慢步走在医院的小路上,路的尽头另一个与舒缓着装相似的女人走近舒缓,和舒缓交谈了几句。不知道舒缓说了什么,那女人笑了,她挽住舒缓的手臂陪着舒缓,向更远处走去。

舒宁隐约觉得那女人面熟,她略加回忆,立即找到了答案——前几天刚离开的秘书,正是舒缓身旁的人。阮玟进来时,她还呆立在窗前。阮玟隐秘一笑,放轻脚步,走到她身后,双手绕过她肩膀,捂住了她的眼睛,俏皮问道:“我什么时候来的?”

“前一秒。”舒宁不假思索地回答。阮玟继续问:“你在看什么?人还是景物?”

“你,”舒宁说,“我在看你什么时候来。”

阮玟假意说不相信,但笑嘻嘻的表情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她拉下手,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舒宁身上。舒宁身体尚还孱弱,她无奈地推了推背后的阮玟,说:“你再不松手,等下倒了我可不负责。”

“没事,我负责就好。”阮玟说是说,还是拉开了一点距离。舒宁趁机转过身,好奇地问:“不是说今天很忙吗?还有时间过来?”

“你更重要,我有什么办法?”

阮玟低下头,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她的唇瓣。舒宁垂下眼帘,复又抬起。她拉下阮玟的衣领,主动贴了上去。像是垂死的病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她缠着阮玟,狂烈而不容反抗。

阮玟没有异议,任由舒宁掌握了主控权。秋风穿膛而过,无声无息,带走了一抹香气。

舒宁收拾完东西,跟阮玟回了家。至于舒缓派人交给她的老宅钥匙,她看也没看一眼。对于舒缓她一直保有三分疑问,舒缓的种种表现,一点都不像她记忆中的人。

舒缓离开的前一个夜晚,舒宁收到舒缓的邀约。

短信上写,希望能和她谈谈。舒宁回复了一个好字,在约定的时间,到了约定的地点。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