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八卷 中 后记(1 / 2)

加入书签

如此这般为各位献上境界线上的地平线八中。剧情中的暑假也即将从中盘进入后半,那些家伙跟其他各位,都在思索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又不禁让我感叹,所谓暑假或许就是拿来做这类事情的时间吧。但总而言之,能够好好地写到这里,也都是拜各位的支持所赐。非常感谢各位。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正因为是暑假才让我发现,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媒体以及其他各种事物的邂逅也时常发生在这阵子,这让我不禁开始思考在战国时代与三十年战争当中,又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毕竟那个时代没有什么可以信赖的通信手段。就算在京都出现了什么流行或者是什么东西不流行了,也不太可能传到关东附近,就这层意义上来说,佛道或神道的“思物”之事,书信往来,收集书籍等等,应该收集了相当充分的信息吧。信长虽然以喜欢珍奇事物闻名,但在那个缺少娱乐的时代,除了单纯自己打发时间以外,我想这种行为同时也成了填补部下们的好奇心与无聊情绪的手段。换句话说,就是类似“会直播从没见过的游戏的领导”这样的感觉。光是稍微拿出一些异国的玩意,就能一整晚谈天说地让人看得见梦想的话,也难怪大家会喜欢信长。

那么接下来就是惯例的聊天环节。

“你有什么关于学校的,有点白痴的话题吗?”

哈?你想听听我差点在幼稚园的入园考试上落榜的事吗?

“一上来就是很猛的料啊,那是怎么回事?”

嗯,自由课题里面叫我们“来画画吧”,其他人都画车子啊动物啊,所以我就想说,来画摆在我家和室墙上挂着的水墨画好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