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漫长的思念(下)(番外)(1 / 2)

加入书签

早上六点整,齐乐人准时睁开了眼睛,三个小时的睡眠对一个领域级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但齐乐人毕竟不是真正的领域级,所以他难免觉得困倦。昨晚是建立日前夜的庆典,生怕有狂信徒和恶魔混进来捣乱,他整夜都带人四处巡逻,忙得无心看烟火,直到半夜才在办公室的休息隔间里睡下。幸好累极了,没吃安眠药他也顺利睡着了。

如果是平时,他会多睡一两个小时,但今天不一样。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齐乐人利索地从床上起来,放在枕边的手抄版《教典》让他的视线停留了几秒,那是陈百七送给他的礼物。齐乐人抚摸了一下坚硬的外封,然后下了床,像平日一样快速高效地刷牙洗脸刮胡子,穿上审判所的制服。他犹豫了一下,掏出了一枚蓝宝石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平日里他很少戴戒指,但这一天,他总是会戴上它,带上烟和酒,也带上小蛋糕,去一个特别的地方,见一群特别的人。

齐乐人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大步流星地朝着审判所外走去。

“齐先生早。”

“先生早。”

“齐先生今天出去啊?”

一路上,审判所的执行官都和他打招呼,齐乐人微笑着点头。相比起幻术师和司凛,他在审判所的人气可高多了,他不会像司凛那样因为泡的茶不合口味就阴沉着脸,也不会像幻术师那样工作惫懒还特别爱戏弄人。执掌异端审判庭的他平日里温和又耐心,碰到下属无心犯下的错误,他也不会大发雷霆,而是摆事实讲道理地将事情的严重性说清楚,极力让人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这种工作方式和性格,总是给他的下属带来一些错觉,以至于见识到他心狠手辣痛下杀手的一面时,总有人吓得瑟瑟发抖。

据说,他吓哭过七八个新来的年轻执行官了,但奇怪的是,他们被吓哭后反而……成为了他的粉丝。

离开审判所,齐乐人坐上了飞行器,开飞行器的执行官向他问好,没有问目的地就起飞了。

他知道齐乐人要去哪里,每年的这一天,他总会去那个地方,见一些人。

齐乐人坐在窗边,摩挲着无名指上的蓝宝石戒指,看着黄昏之乡越来越远。

朝阳已经快升起来了,曾经夕阳不落的黄昏之乡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黄昏之乡,如今的它碧海蓝天,日升月落,一切欣欣向荣。

三年的时间不长,但已经足够淘汰掉一大批实力不够的玩家,后来的新人对那一场大战知之甚少,只是依稀听说曾经恶魔在建立日这天进攻了黄昏之乡,险些导致这片人类净土沦丧。幸好最后关头有一群玩家力挽狂澜,击退了进攻的魔王,保住了黄昏之乡。

这就是关于三年前的那段故事,最简单的总结。

飞行器在亡灵岛的口岸降落,这里是他被允许离开最远的地方,齐乐人下了飞船,徒步朝着墓园走去。

现在时间还早,所以一路上很少见到人,再晚一些这里就会热闹起来,大批玩家成群结队地来到亡灵岛,祭奠自己死去的亲朋好友,整个亡灵岛都被白色的花朵淹没。

齐乐人拾级而上,来到了一方墓碑前,放下了一盒包装好的蛋糕。

“喏,蛋糕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你喜欢的那家蛋糕店没有了,好消息是,我把老板送来陪你了。上个月他涉嫌参与恶魔信仰事件,在蛋糕里添加了类似致幻剂的魔药,造成大量无辜人员陷入疯狂,查清事实后我亲自批准了死亡执行令。以后我是吃不到这家店的蛋糕了,你倒是有口福,幸运值高就是不一样。”齐乐人站在吕医生的墓碑前,一边说着,眼前不禁浮现出了吕医生贪吃蛋糕的模样。

“这个蛋糕是另一家店买的,前几天我路过你原来的诊所,那里被一个小姑娘租了下来,开了家蛋糕店,我尝了尝,味道真不错。”

齐乐人叨叨絮絮和吕医生说了好些话,最后惆怅地叹了口气:“三年了,这三年里我也认识了不少人,有几个算得上朋友的,可惜死得只剩下同事了。”

说着,他无奈地笑了笑,温柔地看着吕医生的墓碑:“处来处去,还是你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最合我心意。现在你一定回家了吧?吹着空调打着游戏,还有吃不完的蛋糕,这日子很惬意了,可怜我还在这里给司凛做牛做马,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能再见到宁舟。

齐乐人摸了摸无名指上的戒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朝着陈百七的墓碑走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点了一支烟放在陈百七的墓碑前,然后也给自己点了一支。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一把掐掉了烟头,苦笑着说:“差点忘了,我最近戒烟了。”

“前两年抽得特别凶,谁劝都不听,一天能烧掉两三包,结果上次在任务里遇到了一个嗅觉特别敏锐的家伙,任务里还禁止使用领域半领域,差点阴沟里翻船。那时候还以为自己要不行了,可我不甘心啊,宁舟还在魔界等我,我还没有……嗯,睡到他,真的很不甘心了!你说他人渣不人渣?结完婚就跑,三年来不闻不问,要不是让阿娅寄了一块他的生命水晶给我,我还真以为他死哪儿了,竟然连化身都不肯来见我一面。”齐乐人说着,自嘲地笑了笑,“最前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长了一根白头发,吓得我仔仔细细检查了三遍,还以为自己未老先衰了。我天天这么拼还不是为了早点凝结化身,然后气势汹汹地杀到魔界去,拎起那个混蛋的领子把他扒光了推到床上去,让整个魔界知道我就是毁灭魔王的男人!谁不服,我就让宁舟杀谁!”

齐乐人说着说着忍不住愉快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渐渐笑不出来了:“三年了,这和平的三年,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太奇怪了,也不过是三年啊,弹指间而已。可就算是这样短暂的和平,也是无数人的鲜血换来的……我们,付出了太多牺牲……以后只会更多,这样平静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幸好,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去年开始半领域的旧伤基本痊愈,恶魔之力也清理干净了,凝结化身不会太远了,很快我就可以去魔界了,既然他不肯来见我,那就只好我去找他了。有时候想想,三年前的我真是天真幼稚,好多事情明明可以避免,可是我总是做不好,想起来就懊悔,司凛这个完美主义者都来劝我放宽心别太逼自己了……不过现在不会了,总算轮到我说教别人了,还挺有成就感的。谢谢你把我介绍给了牧羊人先生,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不过真没想到他的来历这么特别……”

“茜茜很好,她在情报方面很有天赋,接手了你的生意,等到她成年了就会加入审判所,我会多关照她的。她一切都好,只是很想你。我也很想念你,老师……”

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会儿,远方已经传来了熙熙攘攘的人声,前来扫墓的人陆续来到了亡灵岛,齐乐人准备离开了,他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