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五卷 王座前的反叛者 Chapter1【背叛者与叛逆者】(1 / 2)

加入书签

「祈一一祝」

哭喊般的呼唤,伴随着长长的回响,回荡在王宫的走廊之上。

这一声声怪声的主人便是桃源誓护本人,他的肩膀之上有个人偶般大小的小女孩一一伊诺塞西亚,目前正捂住耳朵蜷缩着。事情的发生地冥府一三星树的银莲花家的宫殿。

在这个异世界的宫殿之中誓护正在寻找自己的妹妹。

擦肩而过的佣人们都露出一脸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表情,誓护毫不在意的继续寻找着。

「祈一一祝,在哪一一?」

咚的一声,后脑勺突然受到重击,怪声就此中断。

因为十分的疼以至于连悲鸣也发不出来,只能在地板之上抱头打转身体。

滚落下来的伊诺塞西亚被因为疼而打转的誓护压到发出悲鸣。

过来好一会儿,疼痛才减缓,停止打转的誓护抬头看到一位抱着手臂,冷眼的看着他的美少女。

如此美丽动人,五官如此对称,水嫩可透的肌肤,艳红的双眼世界上的任何一颗宝石都无法企及,银与红相间的头发就像丝绸一般。

艾可妮特:「太让人震惊,太震惊!!」

少女扶着额头一副很头疼的样子。

「誓护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不要因为祈祝一离开你视线就到处找到处喊,这样会让佣人们感到很困惑的。」

「怎么这么说!祈祝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被敌对势力给绑架了!」

「你这是杞人忧天!」

从艾可妮特身后一位少女探出了脸。

艾可妮特背后的少女也是一位绝世美少女,耀眼夺目的金发夹杂着紫色的头发。就像有毒植物一般的颜色,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

浑身上下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就好像生来就是支配者。

「阿萨莉亚公主,这话什么意思?」

「啊~,艾可妮特,我最爱的君主!」

无视誓护的阿萨莉亚搂着艾可妮特的脖子,用手指轻轻的划着艾可妮特的胸口用撒娇般的口气说道:

「好过分~,竟然抛下我。」

「就…就稍微出来透口气罢了!」

艾可妮特一下子僵住身子,身体往后退,阿萨莉亚往前贴。使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艾可妮特放弃般看着天感叹道。整天被纠缠着,果然还是有点害怕。

「嘛~我不介意哦,不管你去哪里,都没办法逃过我的眼睛。」

阿萨莉亚的异能「侦查之毒」telegnosis(即千里眼的意思),如果仅仅是星树范围其效果完全能包容下,不管在哪里发生了什么,还是谁在某个地方都能了如指掌。

誓护:「啊!如果这样」

誓护的表情发生了转变,看着他的阿萨莉亚就想看到了笨蛋一样。

对,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偷偷的从阿萨莉亚眼皮底下绑架祈祝的。

阿萨莉亚经常关注祈祝周围的情况这一切都是因为艾可妮特的请求。

「桃源誓护这种事情都没有考虑到,这服你了。太不像话了,在人界也是这样的?」

「平常就是这样,一旦涉及到祈祝的事情就宕机了。」

艾可妮特附和道,阿萨莉亚看誓护的眼神越来越冷淡了。

「真没出息。我本来以为你应该有点小聪明的,但是现在看来就是一个愚蠢的妹控罢了。」

誓护明显感受到阿萨莉亚的眼神已经从普通人降为垃圾了,誓护产生好想躲到墙角的想法,但是为了祈祝还是强行打起精神问道:

「那么!啊萨莉亚公主,祈祝现在在哪里?」

「你的妹妹现在正在书库呢!」

听到祈祝在书库,艾可妮特皱起眉头。

「书库?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

「不知道,难道不是为了躲避某个变态妹控的纠缠?」

唉,艾可妮特边叹气边说道:

「差不多到了叛逆期了,特别是身边有个喜欢缠着不放,还喜欢人偶的危险妹控,应该是感受到贞操危机了吧!」

「等等艾可妮特,贞操危机是几个意思?」

「对不起,我不能满足誓护先生。」

等一下,伊诺塞西亚你的发言很危险。

在轮番的调侃之后,誓护终于彻底泄气了。

「祈祝的心情,我现在能完全想象的出来。」

上个月,从铃兰一伙人那边把祈祝救了出来之后,便和誓护一起躲到了银莲花家的王宫之中。

从那时候起,誓护不管白天黑夜一直和祈祝待在一起,这种情况就好像现在的阿萨莉亚和艾可妮特一样,艾可妮特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一一这个是真的快要疯掉了。

祈祝可能也感觉到不自由了吧。

到了这边之后祈祝的行为举止有点奇怪。

表现的很安静。原本人就有一点内向,现在的她于其说内心,不如说是突然成熟了一样。经常会出现像现在这个情况突然的消失一会,或者沉默不语。

「原来是我太缠着祈祝了啊。」

誓护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露出一脸消沉的表情。

「祈祝已经成长为一个小大人了,欸?高兴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欸?」

这种情况本应该同情他,可是艾可妮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妹控到了这个地步真让人无语,好恶心~」

「就是就是,总是缠着不放,没有比这个更加烦的了。」

「阿萨莉亚公主没有资格嘲笑我吧!都是一丘之貉。」

誓护擦干眼泪站了起来,缓缓地迈开脚步,目的地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

艾可妮特惊讶的瞪大眼睛。

「什么嘛!这不是还有是要去书库嘛!」

「只…只是去看看她的样子,如果真的是因为烦我的话,我会悄悄地离开的。」

「谁知道呢?我不认为像你这种不受欢迎的迟钝男会明白祈祝内心的感受。」

誓护感觉今天特别倒霉,一直被骂笨蛋,被说过度保护以及各种各样的说教,誓护夹起尾巴逃离这个地方。

伊诺塞西亚笨拙的跟了上去,誓护一把抱起,朝着书库走去。

「对不起,誓护先生。我好像说了让艾可妮特公主不高兴的话。」

「你吗?为什么?」

「那个…·最近誓护先生一直和我还有祈祝小姐在一起,都没怎么关心艾可妮特公主的状况一一」

「啊!是这里吧,王宫的书库。」

在长长的走廊里面,有一面墙被镂空。

厚重的木制大门敞开着,嗯,就像主张自己的存在一般,据说这里是历代的银莲花家家主用作书房的地方,蕴藏着银莲花家所有的知识的宝库。

因为与阿萨莉亚打斗,曾经把这里搞成半毁状态…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修复了。"教诲师"之中持有物品修复的异能人士,只要条件凑齐,可以立马恢复到以往的状态。

「…·祈祝」

誓护偷偷摸摸的朝里面看去。

如果被拒绝了要怎么办,露出一脸讨厌的脸色怎么办…·也许已经回不到从前那个缠着我的祈祝了。

书本特有的香味与冥府这个气氛大相径庭,空气中弥漫着灰尘和霉味,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不快,反倒是有一股令人熟悉的味道。

书架嵌入到墙壁之上,其高度远远超过了(古书店)的,书本的厚度如同字典般。无数的存在形容这里在合适不过了,书架上摆满了书。

祈祝就在这个房间的中央一张被书本包围的桌子,坐在一把大椅子上,身体靠着背后的靠垫,闭着眼睛。

「睡着了呢!」

伊诺塞西亚在誓护的耳边说道,因为睡着发出了请问的气息。

眼眶周围有一圈红红的痕迹,应该是多次擦拭泪水造成的。

「流眼泪,或者…·」

在受到冲击的同时,为什么会流泪的疑问涌上心头。

在一瞬间,誓护变得很纠结。

因为之后的要做的事情,绝对不是那种能被值得称赞的,谁都会有隐私,这种事情誓护知道…但是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想法。想要了解祈祝为什么流泪的想法。

誓护下定决心,将左手缓缓地靠近嘴唇。

「嗯?誓护先生?」

无视伊诺塞西亚的警告,誓护亲吻了戴在无名指上的神秘戒指“普尔菲利希的摆钟”。

耳边传来空间扭曲的声音,于是书库到处都笼罩着苍白色的光芒如同萤火虫发出来的光,过去的残影渐渐的浮现出来。

曾经发生在这个书库的事情,被重新的投影到这里。

Episode01

到底,是何时的光景?

乍看之下,书库里面的摆设和现在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要说不一样之处那就是椅子上坐着的不是祈祝,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的外貌威严且俊美。看上去很年轻,但是具体年龄不好估计,其威严的侧脸就像一位成熟的大人,其忧愁的表情又像是一位处世已久的老人。但是肌肤就像是青年人般,没有任何褶皱。

男子的头发与艾可妮特拥有同一个特征:银和红相间。

男子扶着额头,好像在忍耐着什么一直紧闭双眼。

「森缇菲莉亚…吾之王妃」

一边叹气一边自言自语,发出抑扬顿挫的声音,听着低沉,但是声音很好听,带着一股不可思议的魅力,和伊吹伶人的声音很相似。

「为什么你要…,为什么你要选择生下那个女孩。」

他抓住自己的胸口就像是快要控制不住,力道越来越大像是要撕开自己的衣服一样。

我要诅咒她!森缇菲莉亚啊!诅咒从我身边把你夺走的她。

颤颤巍巍的背影就好像在哭泣一般。

Episode06

「 刚刚的一一难道是上一代银莲花家的家主…··?」

誓护内心莫名其妙的动摇了,忐忑不安的嘀咕着。

「也··也对,刚刚的应该是艾可妮特的父亲吧?」

伊诺塞西亚点头表示认同。

誓护本来是打算用摆钟偷看祈祝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出来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大概是受到“眼泪”这个词的影响,那是相当强烈的情感才会在这个房间残留下来。

「伊诺塞西亚,森缇菲莉亚是谁?」

「萝莎=森缇菲莉亚。是上一代银莲花家家主唯一的妻子一一也就是艾可妮特公主的母亲。」

「果然是这样…誓护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沉思起来。」

「艾可妮特有个姐姐?有个妹妹?我想也不可能吧?」

「咦?啊对,艾可妮特公主只有个哥哥。」

「王妃是什么原因亡故的?」

「这个嘛…这个我只知道生完艾可妮特之后身子大不如以前。」

「…·产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

伊诺塞西亚点了点头。

誓护了解情况之后一脸绝望。

银莲花家主诅咒自己的女儿艾可妮特。

这个光景艾可妮特看过…吗?

大概一一是知道的。

证据就是艾可妮特决不靠近这个房间。每次都会不自然的避开这个地方,艾可妮特进入这个房间誓护只知道一次一一阿萨莉亚的仪式定理的时候。

现在的片段没有出现幼年的艾可妮特的身影。如果是这样的话艾可妮特和誓护一样是看过这个回忆的,这样思考的话,艾可妮特为什么害怕使用钟摆看过去就能理解了。

得知被自己父亲否定自己的存在,并且诅咒自己的事实。

看过这个回忆的艾可妮特留下了很深的创伤吧。

誓护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来调节自己的情绪。

前些日子的记忆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Episode04

「对就是这样,艾可妮特。你的兄长在暗中帮助我们。」

这是上个月,刚刚从铃兰手中夺回祈祝之后一一

在大楼的残骸掩埋的情况之下,誓护对着艾可妮特说出了事实。

说出了艾可妮特的兄长克里斯皮里姆出手帮助的事情。

艾可妮特的脸色突然的变得很苍白,就连夜里在黑暗处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艾可妮特虽然说接受了事实,并且有了相应的觉悟。但是,到了告知真相艾可妮特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艾可妮特…,你的脸色很糟糕啊!」

阿萨莉亚从后面扶住摇摇晃晃的艾可妮特。

艾可妮特说(··没事),让阿萨莉亚退回去。

看到艾可妮特的脸色还没完全恢复,誓护向前走了上去。

向艾可妮特伸出了手。

「…·什么?」艾可妮特问道

「我带你去见你兄长,我们约好了见一面。」

艾可妮特用胆怯的眼神看着誓护。

「等等见面?与克里斯皮里姆?」

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阿萨莉亚紧紧的抱住艾可妮特。

「你刚刚说要和“亡灵丽王”会面,那个舍弃冥府的男人?」

「对!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虽然我不知道…·但是艾可妮特的兄长说有话要传达给她。」

突然,艾可妮特转过身子推开扶着自己的阿萨莉亚,摇摇晃晃的朝着出口走去。

「艾可妮特?你这是要去哪里?」

「…·回去了!」

「嗯?不去见你的兄长吗?」

「没有见面的必要。」

「等一…下,艾可妮特。」

誓护慌慌张张的追了出去,抓住艾可妮特的手臂。

誓护本以为艾可妮特会甩掉自己的手说不要碰我,来拒绝自己的关心,但是艾可妮特什么也没说,停了下来。

誓护通过手感受到细微的颤抖。

仔细观察发现肩膀也在微微颤抖,因为幅度过于细微。艾可妮特现在的状态如同一个满是裂纹的瓶子如果一不小心触碰到就可能会碎掉。

誓护小心翼翼的抓着艾可妮特,用柔和的声音对她说道。

「真的不去见上一面吗?你不是一直很在意他吗?」

「嗯不去,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和克里…那个男人。」

艾可妮特为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把脸转了过去,大喊道。

「他对我说:你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Episode08

(也是…。艾可妮特一直都是很顽固)

誓护将手放到下巴上陷入沉思。

你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誓护所了解的克里斯皮里姆一一伊吹伶人是一个对人诚实,而温柔的人

是一个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妹妹着想。艾可妮特在人间陷入苦战的时候,他会暗中守护,有时也会直接出手相帮忙,一直默默地守护着艾可妮特。

这样的伶人怎么会对艾可妮特说出你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的话。

思考着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那个是记忆深处的一段回忆,当时还不了解其中的含义,是不可理解的部分。

那是冬天的时候,誓护带着艾可妮特和祈祝一起去(点心之家)参加点心公司企划的情人节活动。

在那里艾可妮特的异能突然暴走,出现在艾可妮特面前的是一个谜一样的幻影,让艾可妮特内心动摇精神受挫。

会想起让艾可妮特动摇的那个幻影。

与艾可妮特拥有相同的发色,同样的瞳色的青年对着艾可妮特说道:

「可以哦,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青年应该就是伶人吧。

原来,在那个时候伶人说了让艾可妮特受伤的话。

誓护先生!外面!请看外面。

外面的走廊突然嘈杂起来。从敞开的大门口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士兵们的身影。伊诺塞西亚那个小手指的向的是更远的地方,在墙壁之间的地平线上。

一望无际的沙漠配上被落日烧红的天空很是美丽,第一颗星星已经开始亮起来了。

然而这个美丽的时间…·

灵庙的军舰过来了,准备迎接。

士兵们互相告知,远处一个小小的黑点慢慢的变成一艘巨大的军舰。

在执政官官邸的办公室里。

一三星树“临时”执政官奥德拉一只手托着自己的头,一只手吃着大福。难得露出一副忧郁的表情,现场气氛也很紧张,伸展性一直很好的大福也感觉没有以往那么好了。

现在的他正客客气气的看着办公桌前的人,让人感觉他不是一个傲慢无礼的人。

办公桌前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剑士,怒气腾腾的来回踱步。

「最近阿萨莉亚小姐在想什么?」

感觉任何时候这个女剑士——艾可蕾儿都在发火。

「从政务中解放出来,不分昼夜的粘着艾可妮特小姐一一不,那个应该没问题。那不影响。不是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也就是说,简而言之,就是不能过分亲密。」

明明没有被吐槽,缺莫名其妙的改口道

「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情让我难以想象,虽说是为了解救艾可妮特小姐但是没带护卫就跑到人间去…··」

「前辈您的心情我理解。」

「不要叫我前辈!!!!」

「为什么突然变得吵吵闹闹,艾可蕾儿自言自语的走到别处。」

「还有你,为什么给她去人界的摆渡许可。」

啊!自找麻烦了,被矛头指到的奥德拉情不自禁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那位可是杜鹃花家家主啊,我的意见不可能听的进去。」

「那为什么不通知我!如果告诉我的话,我可以陪同她一起去。」

「那边有誓护在,所以我判断没有这个必要。」

想要反驳但是还是放弃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