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45章 傀儡(2 / 2)

加入书签

他早知这种结果——自打他被毁容替换身份,他就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变回褚律了。

哪怕他没有绝对的证据证明自己,而他也明白,昭国并不一定非要褚律当这个帝王。

除非仲帝不姓褚,可若是明谨所言属实,他们是双生子,一个不姓褚,那另一个也不是。

苏太宰一死,这些都是无解的谜。

他,这辈子都是一个笑话。

徐秋白努力让自己去追究这件事,但他的思维十分紊乱,总夹杂着另一件事。

仲帝雷霆手段,压制了躁乱,决议之后就让各方官部司长管好各自门下,然后就走了,顺便让禁军统领带走徐秋白。

他匆匆过去的时候,见太子在坤宁宫殿外站着。

“你在这做什么?”

太子行礼,道:“母后情况不明,儿臣...也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

仲帝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因为坤宁宫殿门打开,里面气氛沉郁,宫女们惶惶不安,而太医院的女官秉承掌院的命令前来通报。

“君上...现下情况不好,娘娘的气息已近绝灭。”

仲帝身体摇晃了下,扶住了墙,后头赶来的萧容神色一凛,顿足站在原地。

会死吗?

“孤不信,你让掌院不顾一切施展手段,要什么孤都会给!”

“琴师傅怎么说?对了,国库里面有很多千山雪莲,去,给孤拿来!快!”

琴白衣跟掌院都出来了。

两人神色疲乏,亦是无奈。

“九天在吞噬她的血气。”

“那就拿掉九天!”

“若是无九天,她的躯体会自行崩解。”

“...”

仲帝还欲说什么,却见斐无道提刀过来了。

护卫们紧张无比,姚远也挡在了君王跟太子面前,却见斐无道对琴白衣问:“若是有另一个人替她承受,是否能救?”

“救不了,九天看不上你的躯体。”这话不是琴白衣,也不是掌院说的。

声音老迈。

琴白衣直接朝一处行礼,“师傅...”

只见书白衣带着梨白衣从外面跃来,风尘仆仆。

他辈分高,庇护了三代帝王,许多人朝他行礼,他摆摆手,“别来虚的,救人要紧。”

仲帝眼镜一亮,“书前辈,您能救她是吗?”

“没,我不能,论医术我还不如我徒弟,但...”

斐无道忽然说:“我说的不是自己,是另一个天人之体,九天只认天人之体,那么同理,它渴望的也可以由另一个天人之体满足。”

书白衣意识到了什么,一眼看向斐无道后面的遗体。

“第二弗念?”书白衣固然已经从梨白衣嘴里得知大概,却还是被惊住了,但看向斐无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斐无道木然道:“蝶恋花正统一脉只剩下她了,她若是死了,既绝户。我以前一直以为死人比活人重要,现在不这么想了。”

书白衣似乎能懂他的复杂想法,毕竟斐无道再记恨谢明谨的谢家血脉,却也永远无法否认她身上的蝶恋花血脉,不管她学的剑法,心法,还是认她为主的九天,亦或者最后她不顾一切斩杀苏太宰,这一切都让斐无道无法将她再看作谢家人。

“或者,从一开始,从简无涯不肯拿起屠刀开始,你就无法对这个孩子保留恨意了,蝶恋花之人素来一脉相承。”书白衣赞叹之后,同意了这个法子。

太子在后面,见到仲帝并未因此松一口气,更紧张了,跟着进了坤宁殿。

太子跟着要进去,却被姚远拦住了,后者沉声道:“殿下,您是外男,进去于理不合,君上并无御令。”

太子回神,想了下,点点头,跟着姚远走了。

——————

又是一天一夜,太子得到消息,仲帝连朝都不上了,任由背后的人捣鼓密谋,他自己倒是每天都在坤宁殿蹲着。

“还没有消息么?”太子问姚远,后者低头躬身道:“还未,但娘娘天赋超绝,福泽深厚,又有昭国最强的人庇护着,一定能转危为安。”

“福泽深厚么?也不见得。”太子听说过这位“母后”很多事,泉山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姚远抬头,看了太子一眼,看到这个年轻俊逸却心思秉正的太子爷面上有过惆怅,他又低头,轻轻道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