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45章 傀儡(1 / 2)

加入书签

————————

苏太宰一死,对于昭国而言是根除病因的一劳永逸之法,但有些人死了也能给活着的人带来巨大的隐患。

仲帝跟徐秋白的血脉之事,让白衣剑雪楼都分外头疼,琴白衣本是个不爱追究隐秘的人,在言太傅等遵从天地君亲师传统的人力邀之下不得不在宫内逗留,而梨白衣则是快马加鞭赶回楼中看看书白衣是否醒来,让他来决断此事。

彼时,宗室内躁乱,许多王族近脉蠢蠢欲动,若是旁支,也联系了殊王...

两兄弟真的是褚氏血脉?万一不是呢?

万一一真一假,万一两个都是假的呢?

皇族宗室,核定血脉最为严谨,怎么可能糊弄过去。

这时候,朝堂跟宗室分裂了,本来世家也要乱,但萧容强势,稳住了世家,隐晦中等待着。

至于等待什么,谁也不知道。

而今夜这一战的结果也以飞快的速度传达了昭国整个武林,那么,大荒也瞒不住了。

仲帝当夜除了默许谢明容在中宫坤宁照顾明谨,也当机立断调遣了军部布防边疆...

但不管各方如何躁动,许多人都难以忽略一件事——谢明谨,她是死是活?

——————

谢明容是第一次来坤宁宫,不是以前没资格来,而是前皇后请不动谢家的人。

谢家女子也的确对后宫有所避讳,所以她没来过。

今天进来了,她看着分外寂寥的宫殿,看到了很多符合明谨喜好装饰的宫殿,但她知道这些都不是明谨布置的。

是仲帝提前让人修整而成。

真心?

谢明容毫无动摇,冷漠收回目光,然后看向躺在床上的明谨。

她已经替她换了干净的衣服,去掉了那些粘稠的血液,但明谨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了所有的血液,皮肤苍白,连唇瓣都失去了颜色。

仿佛没了气机。

她非武道人,看不出明谨如今的处境到底如何,但琴白衣来了。

明容知道对方能从帝国这样的危机时赶来很难,可对方还是来了。

“谢谢前辈。”

“我不擅政治,君上也能处理好事,不在也无妨。”

琴白衣嘴里的意思,仿佛是并不在意仲帝跟徐秋白之间的恩怨跟真假。

其实谢明容也不在意,所以也不问。

琴白衣把脉又输入内力,太医院的掌院也来了,两人全力配合,坤宁的灯火亮了一整夜。

清晨时分,作为宫外人,斐无道本不该入后宫,但也没人敢驱赶他。

他就这么在坤宁宫外坐了一夜,边上是第二弗念的遗骸。

天光近白,朝前殿上,所有人都察觉到仲帝有些烦躁,这种烦躁变成了暴躁。

暴躁之下,他的手段十分狠绝,直接出了三个决定,不容人罗嗦。

其一,宗室要查,随它查,但只能查,谁敢做多余动作,杀!

其二,朝廷要乱,乱的人,杀!

其三,因为这件事而导致国家不稳,兴风作浪之人,灭九族!

决策没错,站在大义公理跟国家大局之上严令,若谁过了度,第一个要被杀鸡儆猴,如此以来,蠢蠢欲动之人会被震慑,至少不敢在明面上搅乱局面,包括宗室。

毕竟仅凭着明谨三言两语无法确定仲帝身份,可同理,仅凭着苏太宰三言两语也不能定仲帝身份。

都无证据,谁敢妄言就是冒犯君王,是忤逆大罪,往上算可以是谋反!

言太傅当朝附庸仲帝后,阁部的人在失去苏太宰后,那一脉也不敢出幺蛾子,其余人尽数符合,毕竟从国局来将,一味抓着仲帝身份不放于国不利。

最想做些什么的是宗室跟各地有反心的藩王。

这时候,萧容出面了,代表世家维护了仲帝所言。

其实他开这口也可以理解,很多人恍然顿悟——谢明谨跟仲帝已成婚,仲帝有世家用户,萧容手握能打赢大荒大军的乌甲军,加上军部许多人,足以镇压宗室。

蠢蠢欲动的人一下子被泼了冷水,冷静了许多。

但...另外有一个隐患。

徐秋白。

断掌的徐秋白神色冷漠,冷眼瞧着朝堂一面倒。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