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外传3 珀拉的戴冠式 10.珀拉的戴冠式-后篇(1 / 2)

加入书签

珀拉的孩子们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会做实用的家务活。

九岁的保莱特帮妈妈做饭,六岁的阿拉贝尔也自己生火。

七岁的塞德里克会用刀来削蔬果的皮。

十岁的费尔南和父亲一起去打猎,近来也学会帮忙处理捕获的猎物。

父亲对此没有任何不满,这对于国王说是非常罕见地。

原因主要在于母亲珀拉做的思想工作。

“这些孩子虽说是国王的儿子,但并不是正式的身份。肯定有很多人认为萨伏亚公爵的孩子更适合继承王冠吧,所以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无论人生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想让他掌握一种谋生的技能。”

聪明伶俐的珀拉不会把这种想法表露出来。

让孩子们帮忙做家务的事自然是会被知道的。

有人皱眉指责说简直就像平民,但国王完全赞同妻子的教育方针。

国王自己作为地方贵族的孩子成长,童年时代身边的事情都是自己来做的。

“我妈妈除了绣花以外,还做了很多缝制品和编织物,地毯都织了。父亲也很擅长做架子和椅子。因为家里的教育方针是,如果是自己做的东西就会珍惜。我也从家畜的照顾开始学习,也会给仓库和墙壁上漆,冬天除雪之类的,什么都会做。多会一点没有什么不好的”

在寇拉尔城的本宫,仓库不需要上漆,珀拉也不是每天都做三餐。因为身边工作的侍女们有很努力地请愿了。

“如果家里的一切都让珀拉大人做了的话,寇拉尔城的宫殿的仆人就变成了懒惰的人,会被世人所唾弃。”

因此,早饭是由仆人准备的。

那天,珀拉像往常一样起床,在内殿的一个房间里和孩子们一起吃了早饭。

这在国王的家族中也是相当罕见的。

如果是平时的话,国王也会在,但是现在没有国王的身影。因为战后处理很忙。

所以和孩子们一起到了餐桌上,但是珀拉马上发现情况很奇怪。

孩子们都很喜欢母亲。平时总是唠唠叨叨地说话。

特别是现在关于王妃的话题是不可或缺的。

尽管如此,明明四个人的眼睛都亮得出奇,却好像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却不说。

于是,珀拉对女儿们微笑了。

“保莱特,阿拉贝尔。久违的,今天和妈妈一起吃午饭吧?”

如果说平时女儿们会很高兴的。和母亲一起欢闹着烤薄饼和馅饼,年幼的阿拉贝尔发出悲鸣般的叫声。

“今天不行!”

珀拉感受到的气势实在太强了。

“哎呀,有什么事吗?”

紧接着稍微大一些的塞德里克慌慌张张张地加入了对话。

“什么都没有,妈妈!真的什么都没有!”

珀拉的眼睛越来越圆。

肯定不是什么都没有。停下吃饭的手,追问道。

“阿拉贝尔,塞德里克。怎么了?”

两个人的举动更加可疑了。同时,比较大的两个人用可怕的表情看着弟弟妹妹。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视线里全是“嘘!”“不行不行!”的意思。

但是,这两个人也明显处于紧张与喜悦交加的状态。

虽然很想向母亲倾诉一些重要的事情,但却拼命忍耐着——因为有这样的感觉,珀拉笑着催促她。

“什么?你们,有什么秘密吗?”

孩子们全都跳了起来。

“我吃饱了!”

“不去上课不行!”

匆匆吃完,四个人都匆匆离去了。

女孩子现在开始是礼仪和刺绣的时间。

男孩子也有算数和历史的课,所以相当忙。

在发呆的同时,珀拉情不自禁地嘟囔着。

“怎么了?那些孩子们”

珀拉的侍女收拾起餐具,温柔地微笑着。

“孩子们有什么开心的事呢。珀拉大人,您要去芙蓉宫吗?”

“是的。”

今天也是晴天。

盛开的本宫在阳光的温暖下,散发着浓郁的花草香气。

跟随侍女从里屋出来的珀拉,将芳香味吸入胸口,向着芙蓉宫走去。

芙蓉宫的庭院也很美。

这里有面朝生阳光的阳台,为了在外面享受茶的乐趣,放着圆桌和椅子。

波拉没有坐在那里,而是进了客厅。

侍女打开窗户放进空气。

珀拉坐在能看到院子的长椅上,悄悄地打开了没有让侍女拿而是自己带来的包。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