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8章 初恋58次(1 / 2)

加入书签

大年三十,鞭炮声更热烈了,一整天都是噼里啪啦的声响,小孩子在雪地里狂奔嬉笑喊叫,穿着厚重棉服的大人们提着铁锹在街道上堆雪人,物业都回去过年了,地上堆了厚厚的没过脚踝的雪没人打扫,被一个一个脚印踩得脏兮兮的,只草地上还洁白得近乎端庄。

尤嘉踩着高筒小羊皮靴,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绒线帽子歪歪地扣在脑袋上,戴一条白色的绒线围巾,毛绒绒的围巾裹着她纤细娇嫩的脖颈。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踏着雪地,往小区深处走去。

阿姨回家过年了,姜姨因为工作连夜坐飞机去了瑞士,家里只剩下陆季行一个人。

姜姨拜托尤妈帮忙照看一下阿季,于是一大早还没吃饭尤妈就把尤嘉给推出了家门,“阿季自己在家,饭都没得吃,他还生着病,你去照顾照顾,早饭你俩一起吃吧!”

她反驳了一句,“让我哥去啊,我去不合适。”

“你不合适你哥更不合适,他一混小子,哪会照顾人。”

“我……”

“你,你什么你,你大了妈都不管你,你自己扭扭捏捏干嘛呢!”

什么跟什么啊!

于是尤嘉就这样被赶出了家。

她走在路上,一遍一遍怀疑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情节,为什么跳跃这么快!

但一想到他的确还生病,大年三十家里都没有人,顿时又心软。

尤嘉站在门口敲门,陆季行出来开的门,他踢着拖鞋,里面穿着睡衣,只外面套了件外套,脸色依旧不太好,大约刚睡醒,头发有些乱,说话还带着点儿鼻音,接过她手里的食盒。

“辛苦了。”

尤嘉忙说:“没事。那我……回去啦?你记得吃饭。”她可没打算和他一起吃,她怕自己会浑身僵硬到吃不下去饭。

陆季行瞥了她一眼,“你哥给我打了电话了,说你带了两人份的饭,要和我一起吃。”

尤嘉:“……”

最后情商堪忧不知如何应对的尤嘉还是被陆季行带进去了,在玄关处脱了外套帽子手套,换了鞋子,垂头丧气地跟着他去了餐厅。

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吃饭……嗯,可以说是很暧昧了。

尤嘉觉得自己太太太不应该了,可是该死的她竟然没拒绝?虽然她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但也不是毫无原则啊!

在这一刻,尤嘉对自己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难道她内心深处其实也怀抱着不一样的想法吗?

陆季行把四层的食盒一个一个拆开装盘,然后把粥分出来端出去,尤嘉有些坐卧不宁地待在餐桌前,最后还是去帮他忙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厨房和餐厅游走,这感觉莫名怪怪的。

两个人面对面吃饭,零交流,暧昧是真的暧昧,尤嘉脸都烧红了,她清晰地感觉到,不是暖气太热,不是粥太烫,是她心跳在加速,肾上腺素激升。

吃完饭是尤嘉去洗的碗,让他去休息。

陆季行靠在厨房里看她洗碗,嘴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眼神里却是确切的温柔,尤嘉瞥他一眼,腿软了下,险些跪下来。

他扯了条干净的毛巾给她擦手。

尤嘉不好意思地挣了下,“我……我自己来吧!”

陆季行笑了笑,“给我个表现的机会。”

尤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决定……她真的决定……出于对自己的重新认识……出于这么久以来对他心意的忽视……出于事已至此,倒也没多抗拒的心态……她决定。

“要不,我们……试试?”尤嘉声音小得近乎耳语,但两个人离得那么近,陆季行怎么会听不到,他手上动作顿了下,看她。

尤嘉心跳又莫名加速了,解释说:“但我第一次谈恋爱,什么都不懂,有哪里做得不好,你可以告诉我。”

那郑重的语气,跟参加班长竞选一样。

陆季行失笑,那种血液奔腾的狂喜和对眼前人越来越深的喜欢交织在一起,反而让他显得冷静,只是内心深处无法自控地想做一件他很久之前就想做的事,他忽然勾着她的腰把人拉过来,低声问,“可以吗?”

……啊?尤嘉愣着,也不知道该回答可以还是不可以,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眨眼的时候,那长长的睫毛似乎都要从他脸上扫过去了,他眉眼逐渐漾开笑意,“你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了。”

尤嘉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接吻。

他唇贴上来的时候,尤嘉只觉得是温热湿润的,下唇先被他咬了一口,他轻轻吮吸了片刻,尤嘉觉得麻麻的,后背都是麻的,一直窜到头皮上,他往下压,唇舌整个贴上去,辗转,吮吸,舌尖轻巧地撬开了她的齿关,尤嘉舌头被他勾缠住了,舌尖被她吸得发麻,尤嘉不由自主地闭上眼,感官很清晰,整个人被他身上的气息包裹,她腿软,她喘不过来气……

陆季行终于在失控的边缘放开了她,看她红得滴血的脸,抬手擦了下她的唇角,又把她头发捋到耳后去,气息不匀地低头看她,微微笑道:“说好了,不许反悔。”

尤嘉“嗯”了声,害羞,别过眼,不敢看他。

……

尤嘉那时候没谈过恋爱,后来才知道两个人简直进展神速,从确认关系到牵手拥抱亲吻,连一周都不到……

陆季行回来最大的图谋已经到手,之后几天悠哉地养着病,暗戳戳地剥削尤嘉照顾他,趁机占占便宜逗逗她,腻歪会儿,带她去吃饭去看电影去见朋友,舞蹈社去拜访以前的老师也把她骗去了,以前尤嘉路过那个涂鸦了各种抽象图案的玻璃墙,总能透过缝隙看见陆季行在里面和人一起跳舞,那时候只觉得两个人是两个世界的,如今竟然站在里面,人生还真是到处是意外。

年初六就开课了,舞蹈室里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这时间更多的是青少年和小朋友,里面闹腾得很,有人认出了陆季行,拉他过去battle,旁边人一边调侃对方胆子真大,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

有人放了段音乐,重节奏,陆季行跳了一段breaking,无论控制力还是节奏还是踩点还是观赏度都是相当精妙,喝彩声不绝于耳,尤嘉在旁边站着,只觉得他会发光。

人有时候会困在自己的世界里,害怕踏出去,但陆季行让她看到了这世界的丰富多彩,或许这也是尤嘉为什么喜欢他的原因,他与她完全不同。

陆季行就跳了一小段就摆手走了,“陪我女朋友,改天再约吧!”

围观人一溜声地起哄叫“嫂子”,尤嘉羞窘,一直往他背后躲,被他揽腰抱到了身前,笑道:“脸皮怎么这么薄?”

……

他走那天,尤嘉反而有些舍不得,送他去机场的时候差点儿哭了,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明明在一起也才几天,却有一种地老天荒的错觉。

陆季行在入口处低头吻她,抱着她的力道很重,他说:“我有空就去看你。”

虽然这样说,之后一年两个人也就通通电话打打视频而已,真真正正的异地恋。

不过尤嘉本来就不是个黏人的性子,倒也没觉得多难熬,顶多有时候会想念他的怀抱,他身材啊,真的好,常年练舞,抱起来很舒服。

见面时间寥寥,廖慰相思,尤嘉有时候都觉得两个人都不太像谈恋爱,寡淡得不像话,有次她半开玩笑还说,如果你成了大明星有更喜欢的人了,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跟我讲,我这个人不执拗的,顶多也就伤心一小会儿,然后还是可以和你做朋友的。

他沉默很久,忽然说:“尤嘉,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我有哪里做得不好,你可以骂我,但不要说分手。”

尤嘉都楞了。

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那时候很忙,然后就把她忘了,尤嘉一整天接了爸爸妈妈的祝福和礼物,接了室友的祝福和礼物,跟朋友一块儿出去吃了饭,吃了蛋糕,等了一整天都没等来他的电话,尤嘉生气了,气得整个人都魔幻了,更多的还是恐惧,她对娱乐圈不熟悉,还停留在外行人执拗的偏见中,总觉得里面到处是诱惑,漂亮小姑娘一抓一大把。

而他那时候忙到没时间和她通电话,所以尤嘉有种莫名的直觉,好像两个人的关系就快要这样走到头了。

她一天都很开心,但晚上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就哭了,那种没来由的伤心和恐慌。

打他电话,打了好多遍都没人接,那时候他还没有麦哥,尤嘉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到他,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不停地发语音给他。

说要么我们就散了吧,你要是不喜欢了,也没关系。说她想得很明白了,他们确实是两个世界的人。说她觉得他很好,但两个人可能身份啊价值观啊作息啊爱好啊都不太合,就不强求了……

尤嘉说了很多,说得口干舌燥,头疼欲裂,她跟他说她不难过,都是屁话,她难过死了,难过得天都要塌了,她擦干眼泪,不敢回宿舍,怕被追问,就在校外开了间房,跟室友报备了自己行踪,说回去太晚了门禁了,就在外面住下了,室友叮嘱她注意安全。

她躺在床上又哭了,好久才睡着。

睡到半夜人迷迷糊糊地听见敲门声,登时清醒了,心跳得厉害,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女大学生被人xx的新闻,刚想摸电话给前台投诉,就听见外面人说:“尤嘉,是我,你醒了吗?给我开个门。”

声音沉哑,带着疲惫。

尤嘉一下子就听出来,是陆季行,他给她打了几十通电话都没人接,语音也没人回,他去她学校,见了她室友,最后才得知她在外面酒店,生怕她出事,几乎飞奔过来,押了身份证上来的,说女朋友不舒服,打不通电话,半是威胁半是恐吓地唬住了前台放他上来的。

尤嘉打开门,陆季行就抬手给了她一个拥抱,转身用脚踢上了门,把人压在门背上,敛着眉,鼻尖抵着她鼻尖,声音沉哑,“对不起,但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分手我不同意。”

尤嘉睡了一觉,头已经不是很疼了,情绪也缓了很多,看见他,整个人更多的是懵,闹了脾气,一睁眼就看见他,那是她只在梦里想过的,他虽然对她很好,但不是那种无原则的人,工作和私人冲突的时候,他还是优选安排工作的,他很敬业,尤嘉是知道的。

听他这样说,那些伤心和难过得要死的心情登时消散了,只剩下委屈,像小孩子被摔疼了,拍拍土站起来也就算了,偏偏扭头看见了妈妈,那种依赖和仰仗,会滋生浓重的委屈和类似于撒娇的心情。

于是尤嘉真的又打又骂,踢他咬他。

他任由她动作,等她累了才把人抱去了床上,哄她,亲她。

他本无邪念,但这气氛太适合干点儿什么了,加上他的后怕,那种彻底占为己有的心情格外强烈。

他压在她身上,低声说,“尤嘉,我……”硬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