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卷 ✸第八话 美浓彩华(1 / 2)

加入书签

──那家伙正带著一脸忧郁的表情看著窗外。

高中二年级。

2-C,放学后的教室。

理论上应该谁都不在的、被夕阳染红的教室里,有一个人影伫立其中。

因为不知道她究竟在看著什么,我忍不住出声向她搭话。

「在看什么呢?」

小小的肩膀缩了一下后,那家伙回过头来。

锐利的视线让我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干嘛?」

仅仅二个字,就清楚传达出不要再靠过来了的想法。

我耸了耸肩,在旁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

「我们是从高一开始就同班的同学吧。别那么冷淡嘛」

「……同班这件事,换班的隔天就说过了吧。更何况我也不记得在高一的时候有跟你说过这么多话」

看到我不再靠近,也或许是想起了曾经在班上看过我的脸,多少解除了一点警戒心的那家伙再次看向窗外。

──美浓彩华。

在这间高中里,第一美女的呼声很高的女学生。

像这样实际亲眼看到的话,光是背影就有种想让人靠近的感觉。

「连续二次都同班的话,我觉得一般来说在这个时间点关系多少都会变好一点吧」

我说完这句话后,就从包包里拿出最近父母新买给我的手机。

虽然原则上禁止在校内使用,但因为已经放学了所以老师也管不到。

「……你留在这里还有其他事吗?」

彷佛在说著可以的话希望你赶快出去的语调,让我不禁有点想笑。

美浓彩华的确被认为是美女,人气也很高。

但是在此同时,性格稍微有点好强也满有名的。

「我今天值日啊,所以我要负责关好教室的门。美浓同学不出去的话,我也没办法离开」

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虽然值日生被交代要负责锁好教室是真的,但就算交给别人来做也没关系。

因此如果我在这里把钥匙交给美浓彩华的话,我就能不受阻碍地直接去参加社团活动了。

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想试著跟传说中的美浓乃华说说话。

由于这家伙身边总是有人围绕,像这样只有二人独处还是自从进了高中以来第一次。

「这样啊。给你添麻烦了呢」

「但你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对吧」

对她轻轻地笑了笑后,我把两张桌子并在一起躺了下来。

美浓彩华见状眯细了眼睛。

「不用担心也没关系的,这是我朋友的桌子」

「……那样没有比较好吧」

我没有理她,开始在新买的手机上安装APP。

美浓彩华也彷佛对这样的我完全失去兴趣似地,把视线转回窗外并把手搭上了窗框。

──美浓彩华,性格有问题。

那种谣言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呢。或许是传出一年级有个超级美女的流言几个月之后的事情吧。

的确像这样实际跟她说过话以后,会觉得她的用语和一般容姿端丽的人稍微有点不同。

但绝对不是让人不舒服的那种差异。反而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有话直说,让我觉得我这边说话也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

虽然不知道这个谣言的出处,但只是因为长得五官端正就被传出那样的谣言,看来是个美女也有辛苦的地方。

「美浓同学性格有问题吗?」

对我那过分老实的问题,美浓彩华头也不回地这么回答。

「那种事情,是自己决定的吧?」

「……您说的是」

那句话,让我瞬间忘了一切跟美浓彩华有关的谣言。

自己亲眼看见的东西、感受到的东西才是全部。

我直觉觉得如果不那么想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跟眼前的美浓彩华说话的机会了。

在那之后,我跟美浓彩华一起度过了数十分钟几乎没有对话的放学时间。

虽然篮球社的练习时间早就开始了,但今天是体能训练的日子。

不仅没有罪恶感,我甚至还一边为了有正当理由避开以长跑为主的体能训练而欣喜,一边玩著手机的拼图游戏。

「羽濑川君对吗」

「嗯?」

突然被叫到自己的姓,我从桌上起身。

美浓彩华一边拉上窗帘一边看了过来,不久后开口了。

「我啊、今天被告白了」

「欸─。嘛、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

美浓彩华非常受欢迎这件事,最近在校内很有名。听说高一的最后一天,甚至有三个彼此关系很好的男学生一起组团,同时向她告白了的样子。

然后三个都同时被甩了。这样的轶闻趣事,开学典礼的时候在学生之间传遍了。

但姑且不论那个传闻,额外产生的真假谣言好像更多的样子。

「……我是认真的不要开玩笑」

「不不,为什么是认真的啊。我们没有那么熟吧」

「哎呀,不要记仇嘛。我们是连续二年同班的伙伴对吧」

「你好意思说啊!」

我大声吐槽以后,美浓彩华就这样笑了好一阵子。

「嗯、不错呢。羽濑川君给人的、这种感觉」

从窗帘的缝隙溢出的一缕夕阳,在美浓彩华的身后闪闪发光。

拍了拍我的肩后,美浓彩华说道。

「从今以后、请多指教呢」

那是一句在哪里都能听到的、普通的问候。

想要加深彼此关系时能够发挥作用的、平凡的话语。

正因为如此,才真切地感受到了。

──语调里的哀伤。

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由于之前很少有机会跟她说话,所以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她。

尽管如此,我还是一边看著美浓彩华离开教室,一边这么想著。

跟校内的人气还有评论无关,纯粹就只是想著。

想要知道更多、美浓彩华的事情。

想要知道一个人的事情,不需要明确的理由。

需要的只有,想要知道的心情而已。

我在那个时候,对美浓彩华产生了兴趣。

就只是、仅仅如此而已。

听著窗外传来的篮球社的吶喊声,我也离开了教室。

◇◆

──跟美浓彩华成为朋友了。

要是被问起变成朋友的契机,只能说是因为那个平凡无奇的放学后吧。

至少的确没有发生什么戏剧性的事情。

随著日子的过去,不知不觉间我在周围的人的称号就变成跟美浓彩华关系很好的篮球社社员,并从此固定了下来。

因为关系变好之前只被认为是篮球社的男生,所以要说是进步的话可能确实是进步了也说不定。

连没有说过话的学生也听说过我的称号,这种感觉很奇妙。

如果是因为在篮球社留下优异的战果而出名的话,那么我也会感到自豪。不过实际上我只是跟有人气的女学生关系变好而已。

所以能不能因此感到高兴实在有点难以界定,但尽管如此我倒也不讨厌这种状况就是了。

「被告白了」

高中二年级的夏天,午休时间。美浓又这样跟我报告。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告诉我那方面的事情的时候,她的脸色总是很差。

「这样啊。很厉害嘛」

当我不假思索地这么回了她以后,美浓叹了一口气。

「才不厉害好吗。是说万一羽濑川被朋友告白的话,你会作何感想呢」

既然都被这么问了,我乾脆闭上眼睛好好想像一下。

脑里浮现的是女性球友。但一开始想像她对我告白,就突然有点心痒难耐。

「嘛普通─的令人开心吶」

「啊是喔。像笨蛋一样」

「像笨蛋是怎样!」

我有点生气,所以把正准备夹进嘴里的日式煎蛋卷姑且先放回便当盒。

美浓倒是不太在意似地继续吃著春卷。

──午休,我跟美浓一起在中庭的长椅上吃午餐时。

虽然这时候的美浓几乎总是被各式女性和男性朋友包围,但偶尔也会有短暂像这样跟我二人独处的时间。

一直以来,都是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才会跟我说她被告白了。

或许是因为曾一起度过的那个放学后的时间也说不定。

但是,被

信赖的感觉并不错。

这样的美浓对谁都没有改变直率的态度,也因此被朋友们信赖著。

不管不认识的人怎么说,美浓都会直接说出她的想法。

正因为她是一个不会因美貌而自满、性格开朗的人,因此能够理解为什么很多人会被她吸引。

被告白的次数,也反映出了这点吧。当然,也不能否认有不少男生单纯只是喜欢她的长相。

「话说、榊下人呢?」

榊下是一直以来都会在午休露面,在班上八面玲珑的男生。我们连续二年都同班,从一年级开始他就很积极参加活动,可以说是班级中心的存在。我也满常跟榊下说话的。

因为午休时很少不见他的身影,所以我有点在意地问了问美浓。

美浓静静地吃完春卷以后,盖上了便当盒。

「谁知道。大概不会再来这里了吧?」

「欸?」

打从心底发出了傻眼的声音。

美浓应该和榊下关系特别好才对啊。不仅两个人都是回家社,也常常看到他们一起放学的身影。但是。

她说这样的榊下再也不会在午休时间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或许是把疑问表现在了脸上,美浓一对上我的视线就苦笑了起来。

「怎么一脸傻样?」

「不、才没有一脸傻样好吗。没礼貌欸你」

「啊哈哈、抱歉抱歉」

美浓乾笑几声后,抬头仰望上方。

中庭里巨大的树木伸出的枝叶,遮挡了炙热的夏日阳光。

尽管如此多少还是有些刺眼,美浓用单手遮住了眼睛。

「……跟我告白的、就是榊下。然后我拒绝了。所以他大概,再也不会来了」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由于一时想不出来要回应些什么,所以我不由自主地跟著美浓一起仰望上方。

突然,一阵风吹来,从树上卷走了郁郁葱葱的枝叶。

绿叶在风中翻滚飞舞后,就这样静静地落入池中。

「就这样了。嘛、羽濑川不用在意也没关系哦」

美浓静静地笑了笑,然后这么说道。

那个语调,跟之前在放学后的教室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不仅那个时候,还有高一时被三人同时告白的时候也是一样。

说不定,对美浓来说,这一切都是烦心的事情。

美浓拒绝榊下的时候,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小彩!」

「啊、由季。好慢啊,都快吃饱了说─」

我的思路,因一起吃饭的伙伴登场而烟消云散。

一如往常的午休时间开始了。

榊下的缺席,从今以后一定会被追问吧。

被追问的时候,美浓会摆出那副表情吗。

至今为止对美浓的告白,也同样成为了谁就此缺席的契机吗。

仔细回想的话,不知不觉间再也不来这个中庭的学生有好几个。

因为和那些人也没有特别熟,所以直到刚才听到美浓的话为止都没有在意过这件事。

──不知道谁曾经这么说过。

美浓彩华的身边,经常有著一大群人。

那群成员,频繁地变动著。

◇◆

「吶,羽濑川对我是怎么想的?」

文化祭结束、树叶开始转黄的时节。

结束篮球社沿著操场跑完30圈的体能训练后,我被美浓这么问了。

「……我现在超累的说……」

连接操场跟教室的坡道上,跑完30圈的社员一个接著一个抵达终点。

我一边仰躺调整呼吸,一边感觉到身体正在大量出汗。

虽然想在著凉前把汗擦乾,但不巧装有毛巾的包包放在体育馆的前面。

现在别说是去拿了,连动都不想动。

当我用钝钝的脑袋思考著美浓的问题的意思时,一条毛巾从天而降。

「哇噗」

「辛苦了。借你毛巾」

「Thank you。这个,是美浓的?」

覆盆子的香味搔著鼻腔。脸上传来了毛巾柔软的触感,说真的非常感谢。

瞥了一眼美浓。美浓在制服外面穿了一件长外套的身姿,以高中二年级生来说看起来非常成熟。

「对啊。不把汗擦乾的话,会感冒的吧」

美浓带著微笑回答以后,有点麻烦似地顺了顺随风飘逸的长发。

……最近,男生们几乎都不怎么聚集在美浓的身边了。

其中一个原因是男性朋友跟美浓告白后就直接被甩的事情反覆发生,因此开始有谣言说美浓的性格有问题。

尽管是那种传到美浓耳里一定会让她不舒服的恶劣谣言,但是相信的学生却不少。

不仅是因为谣言,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高中二年级的冬天开始准备考大学的学生也有很多,因此对谈恋爱的兴趣变淡了不少。

靠近她的话,可能就会喜欢上她也说不定。

但心里却又很清楚一定会被甩,所以乾脆尽量避开。反正社团最后的大型比赛、还有考试也接近了,刚好──

当我从离开美浓身边的一个学生口中听到他的主张时,在愤怒之余,也感到了一些共鸣。

──对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依然产生共鸣的自己感到厌恶。

男生们离开美浓的身边,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不想被甩。

不想受伤。

既然如此,一开始不要接近就好了。

只是那样的想法并没有考虑到美浓的感受。

在男生里宣扬这个想法的是,夏天时被甩了的榊下。

在无论好坏的方面都有很大影响力的榊下的一句话,不仅在私底下让很多男生认同,甚至还因此出现了在背地里敌视美浓的学生。

为什么大家会对榊下的想法产生共鸣呢。

虽然不太确定,但理由应该是直接顺著这股风向既简单又轻松吧。

想逃避讨厌的事情,是人的天性。

大家都喜欢轻松愉快的道路。

──然后,那也包含我自己。

我觉得像榊下那样,把离开美浓身边的原因全部推给美浓本人,是完全无视对方感受的肤浅想法。

但是,我没能当场反驳榊下。

要是反驳他的话,这次可能就会换成我被扣上某种理由,然后在背地里被人说闲话了。

或许,会变成对学校生活产生障碍的事态也说不定。

这个念头让我无意识中吞下了反驳的话语,在当时点头同意了他。

「羽濑川、刚才的问题,答案还没想好吗?」

我一边用毛巾擦著汗,一边想著。

我继续像这样长时间待在美浓身边的话,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喜欢上美浓。

现在没有这种心情,是因为很清楚这份喜欢的心情不会获得回报。

一般来说男生如果跟漂亮女生关系好的话,八成都是因为喜欢上了对方。所谓男生就是这种生物。

今后要是我喜欢上她的话。

尽管如此,我觉得我还是会想待在她的身边。

不告白也没关系。

仅仅只是待在身边,就很幸福了。

「……朋友喔。不要让我说出口啦,很害羞的」

至少,现在还是。

话里藏著这样的想法。

在我回答美浓的同时,从操场回来的社员三三两两地从我们身边走过。

美浓对曾有一面之缘的社员「辛苦了」地打了声招呼。

结果男生们都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让我再次认识到男生也不过就是这种生物。

「走吧」

把毛巾还给美浓,我拖著沉重的脚步往体育馆走去。

由于今天的训练是跑操场30圈,所以跑完后就可以各自解散直接离开。

美浓把毛巾收进包包里,一起跟了上来。

「说我是朋友,是真的吗?」

「在这里说谎干嘛啦」

「和我的关系可能会变得更好喔」

「……傻吗你」

我知道美浓在问什么。

对自己有意思吗,她想知道那个。

如果知道对自己没有意思的话就可以放心地以至今为止的方式相处,如果有那样的倾向的话就会自己主动拉开距离。

美浓从以前至今,曾有过像现在这样测量人跟人的距离感的言行吗。

答案恐怕是没有的。

对于感情好的人一个接著一个疏远自己这件事,什么感觉都没有的人应该不存在才对。

因为不想受伤,所以乾脆自己主动拉开距离。

讽刺的是,美浓正在做的事情,和那些离开她身边的人一样。

「为什么美浓你把那些对你告白的人全甩了啊」

毕竟如果有男朋友的话,理论上被告白的次数就会直线下跌才对。

那样一来,从自己身边离去的男性朋友应该也会减少。

这只是个单纯的解决方法。为什么不交个男朋友呢。

我一这么问了以后,美浓就轻轻地皱起皱眉。

「什么意思?」

「我觉得一般来说,应该会有想试著交往看看的念头吧。既然那么多人跟你告白,难道都没有觉得交往一下也不错的男生吗」

不管怎么说,那个被告白的次数可不一般。

有那么多人的话,一般来说应该至少有一个觉得不错的人吧。

但是,美浓这次却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我非得跟我不喜欢的人交往不可?」

她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再回些什么。

大概美浓对恋爱的看法,在心中早已有了定论。

这样的话,不管我再多说什么都不会有影响吧。

但就这样默默接受总觉得有点不甘心,所以我硬是挤出这句话来。

「嘛、虽然或许是那样啦。不过我觉得也有交往之后才喜欢上对方的这种恋爱就是了」

「我只想在确定喜欢对方以后再开始交往吶」

「所以你并不喜欢跟你关系很好的家伙吗?」

「朋友的喜欢,跟恋爱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吧?」

如果是羽濑川的话应该懂吧。

她的表情彷佛这么说著。

「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说什么呢?」

面对我闪闪躲躲的问法跟话语,美浓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看过来的视线里也带著疑惑的色彩。

这种时候的美浓,是没有办法用谎言随便敷衍过去的。

之所以能够了解,是因为跟美浓一起度过的时间密度很高。

我死了这条心,坦率地开口了。

「……我很讨厌啊」

「讨厌什么?」

「跟自己关系很好的人,被其他人在私底下说闲话的这种状况」

我一这么说了以后,美浓眨了眨眼睛,然后微笑了。

「抱歉。让你感到痛苦了」

「该道歉的不是美浓吧。那也令我生气。烦死了。不过不只现在这个状况,主要还是对自己」

明明最痛苦的是美浓。

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但我却为了自己,竭尽全力地逃避了这个事实。结果,我也和那些人一样,优先考虑了自己的事情。

「我啊,真心觉得美浓是很好的朋友。不过,我却一直以自己的事情为优先考量。就像之前──」

──我也没能反驳榊下。

本来打算说出口,但转念一想。

即使美浓已经知道榊下在背地里是怎么说她的,但再次从我这里听到那个事实,会进一步增加她的负担吧。

事到如今我还去加重她的负担是怎样。

再次对自己的不成熟感到气愤,我用力地咬紧了嘴唇。

稍微有一点、铁的味道。

「……傻瓜」

美浓叹了一口气,往我的嘴边伸出了手。

光滑的手指,沾上了红色的血。

美浓毫不犹豫地,用手帕擦掉了手指沾上的血。

「说真的,你没有必要在意喔」

「但是、是朋友吧」

「嗯。你能那样说我很开心」

被她带著微笑道谢了。

是到目前为止看过最柔和的表情。

彷佛在开导、又好像在安抚我似地,美浓缓缓地编织著话语。

「不过呢、羽濑川以自己为第一优先没关系的。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大多数人都会在无意识中这么做哦。如果只有你每件事都一个一个地烦恼的话,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美浓顺了顺头发。

这次她直接一边把手帕押上我的嘴唇,一边苦笑著。

「而且啊,我本身也是优先考虑自己的。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虽然可能因此变成了这·样·,但那也只是我自作自受,所以依然不是羽濑川的关系哦」

美浓的视线在那一瞬间,彷佛在看远方的什么似地变得虚无飘渺。

很明显并没有在看著她视线停留的地方。

是在看著过去呢,还是未来呢。

那双眼睛里,现在正映照著什么呢。

「……真是自作自受呢,真的」

美浓一边喃喃地说著,一边摺好了手帕。

「……尽管如此,我也没有想要改变的想法。因为,这就是我」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被打动了。

越是擅长待人处事的人,越是容易改变自己的处世之道。

说好听点是适应性很高,说难听点就是没有主见。

因为那是成为大人必备的能力,所以学校也可以说是培养那种能力的场所。

不过,世上却没有几个。

不扭曲自己的本性融入世界,并成功建立起社会地位的人。

至少我知道自己办不到那种事情。早就放弃了。

正因为如此,才会希望跟自己不一样,似乎拥有些什么东西的美浓彩华,能够继续保有自我的本质。

毕竟我觉得,隐藏自己的个性,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

「……美浓继续保持这样就好。我觉得、现在的你比较好。绝对」

我知道这是很自私任性的说法。

就继续保持那样,即使结果造成美浓失败了,我也没有办法负起任何责任。

更何况像这种连我都想得出来的话语,美浓想必已经从其他很多男生那里听过了。

那样的话,也没道理光靠我的话语就能够特别打动美浓的心。

尽管如此,我还是说了。

只是为了自我满足。

美浓对我说出口的话瞬间一楞,吓了一跳后打了我的肩膀。

「不要说得这么嚣张啊,笨蛋」

「痛欸」

我摸著疼痛的肩膀,然后笑了起来。

一想到这疼痛是美浓原谅自己的证据,不好的心情就烟消云散了。

对上了美浓的视线。美浓似乎想说些什么而开口,但话语却彷佛卡住了似地,又跟著唾液一起吞了回去。

然后她很有气势地,把头靠上了我的肩膀。

「喂」

虽然不过是几秒的时间,但我的肩膀瞬间热了起来。

当我正因为不知如何是好而决定贯彻沉默的时候,美浓静静地说了。

「……谢谢你」

美浓就那样藏著脸上的表情,头也不回地从我身边离开了。

我说的话没有错。

这样如果能让美浓稍微打起一点精神的话,应该没有错才对。

「喂、羽濑川。弄完社团活动的话,就早点回去啊」

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篮球社的伙伴们纷纷一边擦著汗一边站了起来。

「噢、辛苦了」

这么回应了一声以后,我往放行李的地方跑去。

一阵看不见的压力从背后袭来。

我并没有说错什么。

明明应该是那样才对,讨厌的预感却无情地涌了出来。

「……可恶」

为了掩饰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砸了砸舌。

不知不觉间,太阳被云遮住了。

骤雨前的空气,大大地加深了我心中的不安。

◇◆

隔天,当我一走进体育馆,立刻感受到跟平常不一样的气氛。

一般的话,已经开始自主练习的社员,会大声地跟走进体育馆的伙伴打招呼。

虽然我也跟平常一样,在走进体育馆的同时大喊了一声「辛苦了!」,但是。

「辛苦─」只得到了几声零零落落的、几乎要比球落地的声音还小的回应。

很明显,跟往常不一样。

即使换了球衣站在球场上,也没办法抹去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只好就这样在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下开始打球。

「……」

控球的手冻僵了。

因此,表现比平常差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今天的状

况比往常来得更糟糕。

「羽濑川。你今天还是回去比较好吧」

练习时间经过一个小时的时候,队长把我叫出来跟我这么说了。

「……抱歉。没办法专心」

虽然现在叫他队长,但在高二冬天的时候,他就会卸下职务变回一个普通的同学了。

因此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的话,是不会被那样说的。

大致上,我之所以没有办法专心是因为外部因素的影响。

传球的时候队员会从我身上移开视线,闲聊的时候笑容也有点不自然。

虽然我不是对周围的感情非常敏感的人,但是当事情跟自己有关的时候,就又另当别论了。

更何况不是只有一人,而是好几个人都这样,所以就算不想注意也会注意到。

「队cap长tain。队上气氛跟往常不太一样,是我的原因吗?」

我一度犹豫到底该怎么开口,但最后决定直接问个清楚。

队长是个以顶尖大学的推荐名额为目标,非常优秀的同学。

所以我用了既不会冒犯周围的人,又直接明瞭的问法。

队长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的话,我也比较容易说」

这句话让我完全懂了。

虽然这时候不希望自己的直觉猜中,但似乎不能如愿。

队长很过意不去似地皱著一张脸。

「现在到处都在传你跟美浓交往的谣言吶。不知道真假就是了。但是你看,队上有好几个曾经跟美浓告白过的家伙对吧?那些人啊,把美浓跟羽濑川说得有点难听啊」

我一准备开口,队长就挥著手说「当然我有阻止他们」,然后又继续说了下去。

「其他的社员,偏偏又藉此煽动那些被甩的家伙们,说他们不管再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不值得同情。简单来说呢,就是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一点小冲突」

不由得轻轻地笑了出来。

大概是昨天和美浓说话的时候,被社员看到了吧。

如果直到我进入体育馆之前,都在为跟我有关的事情吵架的话,那么在我进来后会变成这种微妙的气氛我也能理解。

站在队长的立场上,为了让社员们的头脑冷静下来,我今天不在现场的话也会比较好。

「明明都尽量避人耳目了,不过是日常交往一下就给我来这·个·啊」

「欸?你们真的在交往喔?」

「……没有在交往啦。措辞的问题」

我一边这么说著,一边把球放回篮子里。

放进去的时候,有几个球从篮子里溢了出来。

「那么我先回去了」

我一这么说,队长便带著苦笑回应了。

「不好意思啊、有注意到帮大忙了。就只有今天一天所以拜托了」

我没有回应那句话,就这样离开了体育馆。

都已经高中二年级了,还随著谣言起舞,难道不觉得丢脸吗。一想到后辈们那毫不在意、甚至比平常还要更成熟、一心一意地投入练习的身姿,让我不禁觉得,比起从训练里被赶出来,同学轻信谣言反而令我更加生气。

「……蠢爆了」

实在是蠢爆了。

都已经是高中生了还这样,真可悲。

在心里忿忿地骂了以后,我又叹了一口气。

一旦真的像这样被社团活动排挤,对精神的伤害比我预期的还要更加严重。

早知道一开始不要接近美浓就好了。我对浮现这种想法的自己,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不想要因为跟美浓变成朋友这件事感到后悔。这份心情毫无疑问是真的。

只是刚好跟美浓变成朋友的人是我。其他的男生或许迟早也会遇到一样的状况也说不定。

不过那样的话,那个人是我也可以。是我就好了。我认真地这么想著。

但是,如果现在处在我的立场的是别人。比如说、是榊下的话。

虽然自从榊下被美浓甩了以后,就再也没看过他们说话了,所以这个假设是没有意义的,但我还是忍不住试著这么想。

如果我有榊下那样的声望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不仅应该不会被队长赶出社团的团练,而且可能连队员之间的那些小冲突都不会发生。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